第一次到外地發真相

長春大法弟子 淨蓮

【正見網2018年05月15日】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學法一週,我神清氣爽,走路好像有人推著一樣,身心受益,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可好景不長,九九年七二零後,邪黨鋪天蓋地的無端打壓大法,向大法弟子無端的發難,我當時沒能及時的到北京護法,還自以為這是替我們弘揚大法,太不應該了,但心生一念:堅修到底,永不言棄!也許就這麼一念,師尊始終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跌跌撞撞走到今天,無論在任何條件下,我都能很幸運的碰到同修,記得在二〇〇〇年十一月初,東北的天氣已近初冬,我們迎來了第一批真相傳單《江澤民的十大罪狀》、《江澤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等,同修們很高興,決定大批到外地去發放,已經定好了人選,那是個周一,突然已經定好的人選——一位年輕的女孩兒忽然有私事兒了,去不了外地了,正好讓我不期而遇了,那天正好趕上我休班兒,大家就不約而同的說,那就你去吧!我毫無思想準備,就義無反顧地答應了!

那天我住在老同修家,我們五點早早起床,準備了兩紙箱將近五百份真相傳單,(頭天晚上已經裝好信封和塑膠袋子),老同修六十多歲了,她丈夫不修煉,在省廳工作的處級領導,聽到我們起床要走,拿了二百元錢遞給老同修作為路費,語重心長的囑咐我們:要保重!我們打車去的長春黃河路客運站,街上行人很少,去老同修老家永吉縣的一個小鎮,一路上我們談笑風生,心情非常愉快,到吉林倒車時,只吃了碗熱湯麵,來到永吉小鎮已是下午了,老同修找來了當地一女學員,該學員剛剛從北京正法回來,我倆打算撒完傳單,就去北京,當時我的工資很低,生活很拮据,老同修答應幫我買火車票,我沒答應,當地女學員非常嚴肅的提醒我:必須到北京去,我們這個法必須走出去!當時我雖然沒意識到,不以為然,但後回想起她說話那嚴肅的語氣,似乎是師尊借她的嘴在點悟我,快到北京去正法。可見,當時我的悟性有多差!

我們稍作休整,晚上七點左右就出去發傳單,上半夜我們只發了三分之一,十點左右,我們回到住處,不斷向內找:幹事心、顯示心、害怕心,找到很多執著,打算下半夜我們兵分兩路,她做路南,我做路北,下半夜,我們發的很順利,奇怪的是:那天晚上一點兒不冷,徐徐小風,就如春天的天氣,大概早上六點左右,我們發的差不多了,發現附近早起的居民,拿著門把上的傳單,就像拿炸彈一樣,悄悄的進屋了,還剩下幾十張傳單,我倆產生了分歧:我說留給當地同修,老同修說帶走,我當時沒能為同修著想,還責怪同修有怕心,我們就這樣匆匆離開了,我的我行我素的個性,導致我一路上沒與同修說話,到長春後,各自獨行:我到單位,她回家了,我們去北京正法的計劃也泡湯了,後來,老同修不修煉的老父親,直接追到她家,質問她:為何去老家發傳單?而不到別處去發?同修回答:要救家鄉父老!我呢?剛一到單位,人事科長大姐就找上門來說:「省委禮堂今天有一個幫教團(就是第一批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邪悟人員的亂法演講),在那兒開幫教大會,關於你們法輪功的。」我心想:幫什麼呀!我幫你們怎麼做人吧!我說我不能去,就這麼一念,就聽科長大姐說:「某某,我派別人去!」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十八年來,這段經歷讓我刻骨銘心,每當發真相出現不正確狀態時,我就會回想起我第一次到外地發傳單的情形,因而信心倍增,義無反顧。

謹以此文,獻給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恭祝師尊:生日快樂!家鄉弟子想念您!師尊您辛苦了!弟子跪謝師恩!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