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母親節想到的

加拿大學員

【正見網2018年05月07日】

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即將來臨,看見母親的遺像,使我思緒萬千。我母親從2004年到2010年先後三次來加拿大看望過我們,她是2012年離開人世的。

我是1998年3月在加拿大通過國際網際網路得法的。記得當時加拿大首次召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法會,自己也曾寫過一篇修煉體會,因為正式走進大法,並開始學煉大法五套功法的時候正是明媚春天,那一日正好是我的生日,因此我就把我38歲的那次生日說成是我的修煉新生。因為當時對法理認識不清,起了嚴重的歡喜心,說自己得法前的38年都不知道是怎麼渾渾噩噩的混過來的,結果父母看了我的修煉體會後很傷心,特別是我母親,說38年含辛茹苦,一切的苦勞和愛心都被我無情的抹殺了,因此對我修煉法輪大法產生反感。

99年江氏流氓集團夥同中共邪黨在中國大陸肆意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慘無人道的迫害政策,耗費巨資,並利用媒體製造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等一系列謊言為迫害找藉口,蒙蔽、毒害了許多大陸中國人,其中也包括我父母,他們雖然都是大學教授,但也中毒較深,完全相信了中共的謊言。我原工作單位的系主任是我父親的一個學生,他特地轉告我父親,說市公安局曾派人去我原工作單位調查我的情況。因為我是本地法輪功義務聯繫人之一,我的名字和電話在網上是公開的,因此我很可能上了中共邪黨的黑名單,這使我父母變得更加恐懼,他們通過越洋電話和電子郵件企圖阻止我們修煉。同時,我們也在向他們講真相,但根本無法溝通,誰也說服不了誰。直到後來他們來加探親,來時帶來很多污衊大法的各種剪報,企圖轉化規勸我們「迷途知返」。等到他們看到了大法真相,以及和本地大法學員接觸後,才消除了他們以前對大法的誤解,並也學煉了法輪大法五套功法,並閱讀了師父各地講法,還參加了一次加拿大法會。只可惜回國後,他們迫於邪惡環境的壓力沒能繼續修煉,2012年我母親不幸得白血病,住院三個月後離世。

當得知我母親得病時,因為擔心回國後會受到邪惡迫害,我沒能及時回去看望她,住院期間,我們遠水救不了近火,我同我母親永別前的最後一次通話,是我領她念誦九字真言,她的聲音很微弱,但是還是能夠聽得清她在跟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雖然奇蹟沒能在我母親身上出現,但相信有九字真言陪伴,我母親一定會去一個美好的地方。她出殯時我也沒能為她披麻戴孝,送母親最後一程,這是我人生的一大遺憾,更讓我感到內疚的是:作為在世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大法弟子,連自己的親人都救不了,還怎麼能去救度其他眾生,一直為自己的修煉狀態不佳而自責。

翻開家庭相冊,我的目光停留在一張我們家的全家照上,思緒帶我回到了84年的一個夏天,在我父母原工作單位的一幢新建大樓前,我在教我父母和兩個弟弟打太極拳。大學期間我醉心於學練太極拳和氣功,每次暑假回去都教父母練,想望通過氣功的特殊療效能使父母延年益壽,還學了腳底反射按摩法為我母親按摩。

因為我外祖母得胰腺癌,離世前非常痛苦,而我們也無能為力。後來修煉了法輪大法後曾想:我外祖母如果能生在大法洪傳年代就有救了,現在我父母趕上了,認為這下上了保險,最起碼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但事與願違,我母親最終還是被病魔奪去了生命,這不得不令我深思。

從我父母這方面來分析,他們很容易受環境影響,他們在我們這裡的修煉環境中,甚至也能勸國內的家人和朋友三退,他們每天學法煉功,我母親煉功狀態很好,渾身發熱,打坐容易入靜。我母親還說過她做過兩個奇怪的夢,夢中她赤腳再趕停在岸邊的一艘大船,很多人都在往上爬,她也爬上去了;還有一個夢是她掉在河裡被兩個人用竹竿救上岸。

但由於長期受中共無神論的思想教育,對法輪大法的一些超常法理還是接受不了,比如對輪迴轉世的問題,特別是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你在六道輪迴中,你的母親是人類的,不是人類的,數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兒女有多少,也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對我們修煉人要放下情不理解。還有就是某個他們曾經敬佩過的科學家學員的事,他們原來覺得她在科學領域證實法非常了不起,後來回國後聽信了中共對那位學員離世的邪惡宣傳,就對修煉產生懷疑,我們也沒能給他們更好的解釋;再加上我母親來加探親前曾發生過兩次癲癇病,一直靠吃藥控制著,學法煉功後慢慢開始減少藥量,最後停了,但在最後回國前又發了一次,雖然症狀比以前輕多了,也許是對他們的一次考驗(同時對我們也是一次考驗),但對他們的正信還是打擊不小,回國後失去了修煉環境,又沒有當地同修幫助,就回到了常人狀態,直到犯病住院。

師父說:「有人來煉功的時候不抱任何治病的想法是最好了,因為修煉要求不執著,無所求而治。一有所求就是執著心,效果反而不好。說我就是來治病的,你就是有執著,因為大法傳世可不是來給人治病為目地的,是度人來了,去病是給被度者在調整身體。為執著而來,等於抓著這個病不放,病就無法去。」 (1)

在一個接觸不到當地同修的邪惡迫害猖獗的環境中,光靠我們在遠在海外通過電話和電郵,要想讓我父母保持正念、繼續修煉是非常難的。我母親曾一度情況好轉,她自己也產生了戰勝病魔的信心,還說她要活到能看到當時上小學的我小弟的女兒上大學。當時我還很興奮,認為出現奇蹟,就放鬆了發正念。還曾勸我家人讓我母親出院,我父親說這怎麼行,在家裡又病重了誰來管,再說好不容易住進了理想的醫院病房,那是不會主動退出來的,我說醫院天天死人,難道你想讓我媽死在醫院裡嗎?我家人當時根本聽不進去我的作為一個修煉人的標準的建議。我從大法網站找來的十幾篇有關白血病患者同過修煉大法而康復的文章,希望能通過我父親和我弟弟念給我母親聽,從而增強她修煉的信心,但最終干擾很大,他們一篇也沒轉給我母親,這使我非常沮喪,不僅如此,居然還用佛教的東西進行干擾,在我母親離世這件事上,我對我的家人一直耿耿於懷,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因為他們是常人,要他們按修煉人的標準來做事,那真是異想天開。其實我對我母親離世最大的遺憾就是她沒能真正的趕上救人的度船,雖然她在夢中曾趕上了渡船,但畢竟在現實社會中失去了一次能夠真正返本歸真的萬古機緣。師父說過「是凡延長來的生命就得百分之百用於修煉,不是為了在常人中生存的。那麼他又不知道自己生命是延長來的,他又把握不住,不能夠百分之百的按照煉功人的要求去做,那麼他時時都面臨著去世的危險,這就是這個年歲很大的人面臨的問題。」(2)

再從我自己這兒分析,我父母說我從小就脾氣很犟,不會待人接物。修煉後,我自己也認識到自己缺乏善心,遇事不會為別人著想,還自以為自己前世是修道的,重在修真。加上黨文化的思維習慣,自己覺得對的就強行要父母聽從,有次竟然跟父母拍起桌子來,氣的我母親立刻就要乘飛機回國,後來多虧我女兒出來打了圓場,他們才消了氣。這種強烈的強加的別人的思想,其實是摻雜著親情的一種黨文化「控」的表現。我對親情的執著,這是對法輪大法要求真善忍同修的法理認識不清,沒修出善心,更談不上慈悲心,所以講真相的效果不好,而且常常講得很高,讓相信科學的父母覺得很玄。雖然心裡急切地想讓父母走進大法修煉,並在法理上有所提高,但那是對親情的一種強烈的執著。師父說:「我說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3)

師父還說:「你們心裡頭不能想著那些,我修成了要度誰呀,度我們家裡人啊,度我的親朋好友呀,度眾生啊,我說那是想入非非,那是執著,強大的障礙,會使你修不成。放下一切觀念,放下一切執著,你才能夠在你修煉的路上沒有任何阻擋的前進。」 (4)

記得在我母親的第一個清明祭奠日前,我曾悲痛的用毛筆寫下了一首祭文,並加了邊框,發給國內家人,他們上墳掃墓時由我大弟弟代讀,向我母親的在天之靈表達了我對母親大人的懷念。其中最後兩句是「他世若能重侍奉,再為母子苦甘同。」意思就是來世再結母子緣。有天突發奇想,這白字黑字寫下的是不是我跟舊勢力簽的約,讓我在正法的最後修不成,再做常人進入輪迴苦海。說來也巧,我母親離世後不久,我小弟媳就懷上了孕,並來我們這兒生下了我的小侄女,我們隱約猜想可能是我母親又轉生了,如果真是這樣,再過二三十年,等我小侄女結婚生子時,我不就得兌現承諾再去轉生嗎?這樣一聯想還真是嚇一跳,我這不是走上了舊勢力安排的道路了嗎?再轉生時孟婆湯一喝,腦袋一洗,來生還能接上修煉的緣嗎?

所以我對親情的執著是我修煉中的很難過去的一大關。正如師父在回答弟子問題時說的:「人一生出來就被這個情泡著,它是浸透你一切細胞的,三界內所有的分子與細胞都被它浸透著,所以修煉中就很難擺脫。修煉的人,你要放不下這個情,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人的行為。其實,重情就是在維護這個情,你就是常人;你要能放下它,你就不在它其中,就是神。就是這個道理。」 (5)因此借這次地區小型法會交流之際,特此嚴正聲明:我以前寫過的這最後兩句話作廢,不給邪惡舊勢力任何可乘之機。我若能修成,我家人自然會得福報,修不成一切等於零。

我很慶幸自己是在1999年邪惡迫害之前得法修煉法輪大法的,不然的話,很可能被謊言障礙進不了大法的門,說不定還會走向對立面,最後造業深重下無生地獄。也許我生生世世都在尋找解脫的法門,今生有幸能與創世主同在一世,並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如不精進實修,最後圓滿隨師還,六道中輪迴,哪還會再有修成正果的機會? 

最後我想以師父《洪吟》中的一首歌與大家共勉。

什麼是你的想往(6)

情是越掙越緊的網  
名利把人一生捆綁  
執著中被傷的太重  
什麼才是人的想往  
做人不是為了爭搶  
危難時神在把難擋  
今生為見創世的主  
你生生世世在尋訪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1)《休斯頓法會講法》
(2)《雪梨法會講法》
(3)《轉法輪》
(4)《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5)《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6)《洪吟三》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