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

加拿大學員

【正見網2018年05月08日】

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每當家人同修問我今天有沒有煉過功時,我很少能夠爽快地回答「煉過了」,有時還說: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裡沒有提「煉功」呀。後來再次學法時才悟到:不煉功還算什麼煉功人呢?

師父講過「人往往輕易得到的東西是有不太珍惜的毛病。」(《美國第一次講法》)。我是一開始就不重視煉功,覺得太容易了,五套功法誰都可以學會。我雙盤一下子就可以坐半小時,看到有的同修痛得齜牙咧嘴、東倒西歪,有的淚水連連,還覺得奇怪,我要是痛成那樣早就放下來不坐了。記得那時還沒有讀完一遍《轉法輪》,我有一次打坐入靜後想不起胳膊在哪裡了,腿好像也沒有了,睜開眼看看吧,低頭一看腿還盤著呢。後來才學到《轉法輪》中有那麼一段描述,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雖然還沒到坐在雞蛋殼裡的感覺,確實非常美妙。當時的聯繫人說我很可能是過去修煉過,帶到此生來了。因為自己看上去比同齡人年輕,三四十歲了看上去就像二十幾歲的,自己覺得動作好看一點,參加洪法活動時比較願意排在前面,只是不太喜歡抱輪,自認為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路人看不到什麼很快就走了。讓我意外的是一次有位老朋友來公園找我,不知道他等了多久,過後他對我說,其他動作伸伸胳膊很容易,看你們在那裡抱輪站那麼久,紋絲不動的,不容易呀。漸漸地,我對抱輪也習以為常,不再感到吃力了,覺得時間過得挺快的。

時間過得可是真快呀!一晃20年過去了,突然有一天看到鏡子裡的自己怎麼變得這麼老了?煉功人應該向年輕人方向退,我怎麼看上去比那些不煉功的同學還老了呢? 反思這麼多年修煉過來好像什麼事都沒有落下(除沒有參加改字),還有同修以為我很了不起,可以「拋家舍業」到外地去支持神韻項目,過後又離家專職做大紀元的銷售工作。可是我知道自己長期以來煉功不靜心,特別是打坐時,坐的很舒服,一會兒想東,一會兒想西,想到要做的正法項目,更是思如泉湧,就差點兒馬上爬起來,把這個好主意寫下來了。後來事情多了,壓力越來越大,學法也靜不下心來,每天學一講《轉法輪》像完成任務一樣走形式。師父說過,「有些人在讀《轉法輪》的時候,思想不專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夠專注的在修煉中。這等於是浪費時間,不但浪費時間,本應該是提高的時候,卻用思想想一些不該想的問題、一些事情,不但沒提高,反而還在往下降。如果學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我一開始就認同大法,希望所有人都知道「真善忍」的美好。神韻是師父指導的救人項目。人間還有比這個更偉大的嗎?本來我就沒有啥」事業」可拋,有幸可以參與神韻工作,當然可以「拋家舍業」全力以赴的去做。但是長期不能靜心煉功學法,那就不算是煉功人了。在此我要找找為什麼靜不下來的根本原因。我在歡喜心,顯示心的帶動下,把做事當成了修煉。事情做好了覺得自己能力強,有辦法,被同修夸幾句,沾沾自喜,內心深處有不易查覺的求名之心。忘記了有師父在看護著弟子,還有同修們的互相配合,過分看重自己在整個項目中起到的作用,從而導致煉功學法時靜不下來、常會想到要做事情。

每年神韻結束後回到家就提不起精神,對常人工作不感興趣,於是每周離家去大紀元做全職銷售。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天天看到別人的業績報告,自己很著急,心浮氣躁,整天想著如何讓客戶簽單,常常在辦公室呆到很晚。自己要付房租,還有新車貸款和每天出車的油費。漸漸暴露出「為助師正法」努力工作下掩蓋著的利益之心。有一件事直到離開大紀元後很久還耿耿於懷。那一次我好不容易接了一個萬元廣告訂單,正趕上紐約法會,找不到做事的人,我非常生氣,認為這幫修煉人太不敬業了。結果經理還批評我不去參加法會。我嘴上不說,心裡憤憤不平;法會年年都有,你們為了自己的提高,放下工作,放下的還不是一般的常人工作。參加法會還不容易嗎?坐在會場裡聽聽別人發言,有的人還打盹。參加遊行不是負責人也不怎麼操心,遊行時有的還與同修聊天,像逛大街似的。而我的這張為大紀元創收一萬,努力了近一個月的訂單就這麼泡湯了。看看這樣執著的我怎麼可能靜心煉功學法啊?!還算是個修煉人嗎?

當我靜下心來認真學法向內找後,發現自己把做事代替了修煉,好像事情做成了就代表修得好,所以努力做事。現在理解師父講的;你們的修煉才是第一位的。每一次機會都是考驗,就看當時那顆心怎麼動的,從中看自己把什麼看的更重要。我沒有把法會看得那麼神聖,就好像太容易得到就不知道珍惜一樣。同樣,因為煉功對我來說太容易了就不重視。師父傳法救度眾生,做為一個弟子自己的身體都救不了嗎?我這個身體不是也由無數細胞組成的嗎?裡面也有無量眾生呀!我應該對他們負責,認真對待。再次學法用心體會師父講的「大道至簡至易」(《大圓滿法》),深刻感受到師父慈悲普度,大門敞開,沒台階,沒門檻,開得都沒有門了,真的是洪恩浩蕩。

回想我第一次讀完《轉法輪》的感受是要能「拿得起放得下」,當時我也不知道要拿起什麼、更不懂得放下什麼。也就是不知道怎麼修。現在理解是在救度眾生時要「拿得起」,在學法煉功時要「放得下」。要聽師父的話,「可是我告訴你,你為了得這個法,可相當不容易,也許你前半生吃的苦都是為了得這個法,這是你知道的;還有你不知道的,也許在你前幾世甚至於更長的時間,都在為得這個法在吃苦、受罪。還有的人為得這個法遭受過更大的痛苦,這是你不知道的。將來你圓滿後,你會知道的,也會看到的,很不容易的。」(《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所以千萬不要「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 (《轉法輪》)。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