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救我出苦海

山東大法弟子:清蓮口述/潔玉代筆

【正見網2018年05月09日】

我叫清蓮(化名),現今已是八十多歲的老人了。我的前半生一直是在苦海中掙扎,直到一九九四年在師父的引領下,走進了濟南傳功講法學習班後,我才從苦海中掙脫出來。我對師父感恩的心情無法用人間的語言表達。在慶祝「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首先恭祝師尊生日快樂!叩謝師尊慈悲救度與再造之恩!

苦難的前半生

我於一九三八年出生在農村,姐弟五人。五八年「大躍進」我被派工到了大西北,後來當了工人。在六零年大饑荒的年代,父母雙親先後被餓死在家中,撇下4個弟弟,大的15歲,小的只有2歲。我一個女孩兒家,背井離鄉把他們帶到了大西北,承擔起了這個破碎家庭的重擔。那時的收入很少,吃穿住一切費用全靠我來負擔,經常吃了上頓沒下頓,饑寒交迫。好不容易將幾個弟弟和我的兒女帶大。

在家庭及生活的壓力下,剛三十歲的我,已經白髮蒼蒼,多種疾病纏身,如靜脈曲張、心率過緩、胃痛等,有時胃痛伴噁心、嘔吐,不能進飲食,身體狀況越來越衰弱,整天頭暈、四肢無力。經常在當地醫院打針、吃藥對症治療也不見效。

一九七零年三月,我因腹痛休克送醫院急診搶救。當時測量血壓很低,全身皮膚發黃,腹腔大量液體,醫院大夫立即急診剖腹探查。術中發現膽囊破裂,急性腹膜炎伴腹水。因腹腔粘連成團,無法再手術,吸出腹水後,只安放了一根引流管。術後消炎、觀察治療四個多月才出院。回家休養半年。

一九七零年十一月,家人把我轉到一所部隊大醫院行第二次手術,經探查後確診為:膽總管結石、梗阻。手術切除了膽總管結石,同時做了膽管與十二指腸吻合術。第二次手術後,身體虛弱到連風都能吹倒,出院又在家休養半年才勉強上班。

一九九二年八月,我舊病復發,再次住院搶救,又做了第三次手術。術中將膽管與空腸互相吻合。手術後,上腹時有隱隱作痛。為了儘快康復,我曾經練過十幾種氣功,也去過五台山求佛,並皈依佛門,但什麼效果也沒有。三次手術共住院一年多。在那漫長的日日夜夜中,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有時我在夜暮中對著蒼天喊:老天爺啊!我怎麼這麼苦啊!您快救救我吧!思想中也經常出現輕生的念頭。每當看到這幫孩子有的還不能獨立,這念頭也就放棄了。我每天都在苦海中艱難的掙扎著。

師父引領我走進了傳功講法班

一九九四年一月,有位熟人送給我一本《法輪功》修訂本。回家後剛翻了幾頁就感到渾身一震,麻酥酥的並有一種興奮感……。

感到這本書太好了,我從來沒見過這麼神奇的書。我如飢似渴的看,一天半就看完了。我就按照書中講的比劃著名煉動作,併到處打聽:到哪能找到這位師父?這時有人傳給我一個信息:六月二十一日師父在濟南辦第二期法輪功學習班。我當時就填了一張表,委託熟人務必給我買張票。

我一天天的盼望拿到票,可是一直等到六月二十一號也沒見到。我去找那位熟人,他說:「時間長了,把這事給忘了。」我很失望的回家了。就在這天下午三點,不常出差的兒子突然來電話告訴:領導安排他馬上開車去濟南接進口的儀器。我當即告訴他:我隨你的車去濟南參加學習班。就這樣我和老伴順利的去了濟南。到濟南後,經四處打聽才找到了辦班地點,買了票進場後,不一會兒就見到師父走上了講台開始講課。當時我那顆激動的心哪,無法言表,我內心暗自在喊:我可見到師父啦!我見到師父啦!我心裡明白,這次看上去是兒子很「湊巧」的出差,其實是師父的慈悲安排,讓我進班聽法的。謝謝師父對弟子的關照!

修大法  苦盡甘來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身體所有的病症都不翼而飛,能吃能睡,身體也有勁了,走路輕飄飄的,我象變了一個人似的。偶爾有個頭疼腦熱的,抓緊學法多煉煉功很快就好了。二十四年來我沒吃過一片藥,學法煉功也從未間斷過。即使在九九年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流氓集團,發起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下,也絲毫沒有動搖我對大法的堅信。經歷了大半生苦難的我,終於從磨難中走向了光明。

通過不斷深入學法,反覆的看《轉法輪》,我對法輪大法的理念有了進一步的認識,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作為一個修煉人在任何一個社會環境中處處都要為別人著想,按 「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並要與人為善,重德修心,遇事向內找。二十多年來,我改掉了以前很多不良習慣,如脾氣暴躁、要強好勝、自我為大等。學法後,遇事首先能去考慮別人,親朋好友有什麼困難了,自己會不顧一切的去幫助排憂解難。

兩年前,社區改地下管道,管子埋好後,地面上的磚鋪得凹凸不平,走路常會被拌倒,而且下雨後積水,路過時經常踩到水裡。給小區居民帶來很大不便。我找過社區領導幾次,因為牽扯到派工、沙石料等經費問題,一直沒人過問。為了方便大家,我自己雇了兩個民工,用了兩天時間,花了近五千元,將門前這塊場地平整好了。當時天很熱,兩個民工汗流浹背,我燒水沖茶、買水果給他們解暑。兩位民工感動得一個勁的說:謝謝!謝謝!您真是個好人哪。每當有人來這乘涼、坐下休息時都在問:這是誰做的好事啊?社區領導經過時也在夸:這老太太是煉法輪功的,給大夥做了一件大好事。

親朋好友看到我的變化,也在看大法書做好人,多人也相繼走進大法修煉中來了。大法給了我新生,大法也改變了我全家的命運,也給家人和親朋好友帶來了福祉。如今我是四世同堂,幾個弟弟和子女全都成家立業,而且每家都過的幸福美滿。大弟弟早年入伍、後被提干為團級幹部,二弟是單位的高級工程師,我最小的兒子走入了商道,生意做的紅紅火火,小孫子也在國外深造。

我用盡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在正法最後的日子裡,我會勇猛精進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修好自己,圓滿跟師父回家!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