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 溶化冰山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5月23日】

艷秋從小天目隱隱約約的就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東西,但不知是怎麼回事,問誰也不知其可。成年後,親戚是市政搞科研的,一九九四年,經介紹艷秋參加了某氣功班。聽課時,看到在另外空間,台上是破蓆子、破袋子,都是破爛。艷秋以為是參加班沒交錢?第二天,就交了錢,結果還是如此。

晚上,在親戚家住下。次日早上,在路上,看見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坐在石頭上,背對著她大聲喊道:「你咋還走差門了呢?」艷秋四周環視一下,一個人也沒有,心想:他可能就是在說我。什麼意思?是不是這個班不能參加?從此不再參加氣功班。

不知怎麼回事兒,艷秋天生還會治病,什麼心臟手術、肝硬化、摘瘤子等等,她沒有歡喜心,也不收一分錢,治了很多人。

有一天,無意中用天目看到自己的雙手和胳膊都是黑色了,大驚!這不就是病嗎?因看到別人有病時,病狀是黑色的,以前看到自己身上全是白色的,純白純白的。天啊,這不就是病嗎?我給別人治病,別人的病都轉到我身上來了。從此以後,再也不敢給人治病了。

後來修煉大法,聽師父講法錄音講到低層次修煉人開手給人治病病業會跑到自己身上這節時,淚水止不住的流。而中共卻將師父這段講法剪接歪曲成學法輪功不讓去醫院治病。

艷秋的修煉緣還是在一九九五年,這天,朋友到來,送來了李洪志師父在濟南講法,並說道:「這是高德大法,可好了。姐,你聽吧。」艷秋聽第一講時,很吃驚,淚水就止不住的流。在聽錄音時,天目一下看到一位男士,穿著西服在面前。越聽越愛聽,越聽越覺的這才是自己要找的,九講聽完後所有的困惑和迷茫沒有了。

得法了,真是幸運啊。從那時起,按師父的法做,修正自己的道德。在看《轉法輪》這本書時,發現以前看到的那位男士和書上的照片一模一樣。這真是師父啊!非常激動。從此成位當地這片的義務輔導員,兩個孩子也走上了修煉路,滿腦子都是正念。

九九年「七二零」,大貪污犯賣國賊邪共惡首江澤民發起了對法輪大法的非法迫害,真是烏雲壓頂,透不過氣來。市裡的、公安局的、管理區的、派出所的、居委會的都來收書。

艷秋覺的應該依有關條例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從上北京那天起,無任何雜念,正氣十足。

九九年十一月份,當地公安從北京將艷秋銬回,劫持到看守所。他們輪番用親情逼迫「轉化」。艷秋意志堅定對警察道:「我們是修真善忍的,是世界上最正的,共產黨不讓百姓學真善忍,還定為x教,那學什麼?什麼是正的?」

警察們沒理,把艷秋弄到單位糧管處關押。丈夫由於害怕,看艷秋不「轉化」就打,將其眼睛、臉都打青了。這就是共產邪教破壞家庭的鐵證,歷次運動挑撥親情關係的拿手損招,讓家人整家人,運動過後造成多少難以彌補的心靈傷口。

在糧管處,艷秋給局長和所有看管人員講法輪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好功法,使無數危重病人身體健康,使無數人棄惡從善,是大貪污犯江澤民害怕好人多。看管人員明白真相後對艷秋都很客氣。

有一天,糧管處的官樓上樓下的來回走動,嘴裡還說:「要早知這樣,我們都煉法輪功,還提前退休。」不幾天,他們就讓艷秋回家了,並把工資折送到其家。

艷秋家開食雜店,很多有緣人都來買東西。此店就成其講真相的好場所。可是市裡、管理區、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居委會的都來騷擾,無論哪一波人到來,都給他們講真相。

開始,丈夫因怕當面踢打。艷秋毫不畏懼,依然慈悲的講真相。後來丈夫見夫人既正義講的又有道理,從此無論誰來,他都配合著講真相。

市長到其家來,與艷秋握手,笑著道:「你再別煉了。」艷秋也笑著道:「我要好好煉,好好修,做好人。好人多了國家才能富強。」

市長上車時揮著手再見,公安局的有一位最後走,伸出手向艷秋握手,向其微笑。糧食局局長走出大門外,又跑回到她面前道:「我記住真善忍了。」有趣的是,居委會主任還把五好家庭的牌子掛在其店裡。看到世人明白真相的那顆心,艷秋非常的欣慰。

這修煉真好啊,冰山都能溶化啊。

其兒子小濤處了一個女朋友,處的也很好,家裡都很滿意。有天她突然道:「你家都是煉法輪功的,很危險,將來能否連累到我們,若不煉了,咱就結婚。」小濤沒有正面回答,望著天邊的晚霞嘆道:「中國人已經不懂的什麼叫捨生取義了,就是道德勝過生命啊!為了真善良忍……曾經捨命進京……為個女人讓我們放棄……呵呵,再見了!」

許多聽信中共謊言的人沒回味出一個道理,法輪功與中共誰給你造成的恐怖啊?許多人都說怕的是中共而不是法輪功,那不正說明中共才是邪惡的嘛!

二零零三年,小濤又處個女朋友,首先表明自己家庭是修大法的,邪黨來抄家的事,也都告訴了她,女孩不反對修煉大法。就這樣,他們結婚了。

不長時間,家人發現她的江湖絕技是——能罵人!張嘴就是飛刀。在店裡幹活時,她一開罵,艷秋就進裡屋。不罵時,再出來。什麼時候都不和她吵。在兒媳心情好時給她講明慧網上傳統道德故事,配合大法來教化她。她道德改變很多。

二零零五年,艷秋去另一個城市的女兒家住。每年回兒子家一趟兩趟。有時兒媳打電話,連罵帶嘮叨,說兒子怎麼怎麼的。等她說完之後。艷秋道:「你把電話給他。」就跟兒子說:「你是男子漢大丈夫,樣樣都得做好。她是你妻子,你要對她好。」其實艷秋很放心兒子的品德,多是兒媳無理取鬧。

有一次,艷秋回兒子家,看到兒媳在蒸饅頭,她一看到艷秋,就又開始連叨帶罵,艷秋平和的看著她。她罵了一會,回頭一看,見艷秋還是平和的看著她。她回頭又揉饅頭。沒那麼氣憤了,還是罵,等她再回頭看艷秋時,艷秋還是樂呵呵的看著她,她就愣住了,頗覺不好意思,不吱聲了。

艷秋柔聲道:「還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儘管向媽說,你是我的孩子嘛!當然得向我抱怨了!」她歪頭想想又說了一件不開心事道:「濤老把便宜事讓給別人,簡直讓傻子摸了。」艷秋道:「還有沒有了?」她想想道:「沒有了」。艷秋道:「真的沒有了?」「真的沒有了」

「唉!媽不放心你,怕你受委屈,所以回來看看你,你表達完了,順氣了,我得回去了。」

兒媳道:「那你走吧。」望著婆婆遠去的背影,溫和的聲音依然迴蕩在耳邊,她很是後悔的表情:我為什麼這麼對待她,人家笑臉面對我這冷屁股圖個什麼?

別人問起時,艷秋總是讚揚兒媳的好處:很節儉,是個過日子的好手,還會給兒子輔導功課,孩子在班級名列前茅。艷秋心中無恨,其心中都是別人的優點而不是缺點。

等到下回艷秋再來看她時,她樂呵呵的道:「媽呀,吃沒吃飯呢?我給你煮點餃子,再不煮點元宵?」艷秋道:「我還不餓,孩子別麻煩你了!」兒媳道:「媽,你再回來,別在外家住了,回咱自家住吧。」艷秋道:「好!好孩子!好孩子!」

從此以後她再沒罵過。

以前去其家,別說問吃啥,媽都不叫一聲。現在她的娘家一家人都做了三退,她和其母也都參與向二高起訴江澤民迫害大法弟子。

這修煉真好啊,冰山都能溶化啊!

註: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