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 黑暗過後依然是陽光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6月05日】

在共產邪教對法輪大法的殘酷迫害中,芊芊歷經魔難,但一直走在修煉的大道上。兩年的流離失所和三年的牢獄之災,共五個年頭,有家不能回。家裡只有相依為命的祖孫三代。

二零零六年,芊芊離開馬三家勞教所回來,家裡一貧如洗:四面透風的西廂房,門口有一個大土堆,房子裡面自從她被非法關押後再也沒粉刷過,黑黑的。家裡做飯的只有一口裂縫的破鍋和一把舊勺子,剩下什麼都沒有了。

丈夫阿貴也許覺的妻子再也回不來了,將芊芊的衣服用大袋子裝上,趕著驢車拉到老哈河岸給扔河裡去了,幾乎一件也不剩,只有帶回來的那幾件。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抱抱親親愛女,然後拆洗被褥,五年了!五年沒拆洗過,炕上一層厚厚的沙土與一小堆棉花球,棉胎不成型了。

阿貴遞上四千元道:「這幾年你沒在家,我就積攢了這麼多,你看我們是裝修廂房還是繼續攢錢將來蓋大房?」芊芊毫不猶豫道:「裝修廂房!」

這樣四面透風的廂房穿上了厚厚的大棉衣,屋內也粉刷一新。溫暖的小家似乎有了新的生機。

只要有地方能打工,芊芊就去掙錢,同時也是講大法美好真相的好時機,走到哪裡就講到哪裡,大法弟子要做的每件事都不能放鬆。

面對如此困境,一般常人簡直活不了了,芊芊沒有被嚇倒,每天都快快樂樂的,也鼓勵灰心喪氣的阿貴振作起來。家裡的環境漸漸的有了好轉。僅一年時間就有了存款。

而且零七年初冬,芊芊又有了孩子。說起這個孩子也是個奇蹟。在馬三家教養院這個黑窩裡被迫害的三年中,芊芊被害的一直是下身流血不止,而且有過多次血漏。

即便這樣惡警依然瘋狂折磨——它們將芊芊的頭用號服罩上,兩塊抹布堵上嘴,從四樓往下拖,每拖一步,男獄警就踢一腳,從四樓拖到一樓,再從一樓拖到四樓,然後關進小號。直到出現生命危險時才將其放回監室。

二零零五年,惡警把芊芊拉到醫院檢查,血色素為一克,其中一醫生拍著其肩對另一醫生道:「唉!這位來例假兩年不止,創了世界記錄!」意思是這麼流血咋沒死,真是奇蹟。

回到勞教所仍遭各種酷刑折磨,有時被吊在第二層床欄杆上進行毆打,更甚是群毆,最多時十多個惡警一起打,其中一個狠狠的踢其下身兩腳,疼痛的差點背過氣。這種毆打不止一次。

回到家中,芊芊通過學法煉功,沒幾天例假就正常了,身體恢復了健康。與丈夫商量好不再要孩子了。儘管仍然遭到當地派出所的騷擾,但它們仍無法阻止芊芊學法重德向善的心。

這晚,芊芊做了一個奇怪的夢:一張方形小桌,兩邊各坐一個一週歲的小男孩,一個戴著帽子瘦瘦的,臉黑黑的,另一個白白胖胖的。哪個是自己的寶寶呢?芊芊看著白白胖胖的孩子想:對!就是他,就把這個孩子抱了起來。次日,又做了相同的夢,一模一樣。芊芊想:這明顯是師父點化我吧!為人之妻就應該為人家傳宗接代,女兒早晚嫁人的……。果然,到醫院檢查結果是懷了孕。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寶寶出生了,真的是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小子。這樣芊芊有了一兒一女。孩子一週歲左右好可愛噢!那時芊芊經常帶著孩子出去講真相。

遇到的人都說:「你兒子真漂亮!」「你兒子真帥!」「因為你善良才有這麼好的孩子。」芊芊就告訴大家這是因為自己修了大法才得到的。

有一次,送神韻光碟碰到一個老太太道:「你是這個大眼睛男孩的媽媽嗎?」芊芊樂呵呵道:「是!的!」「那我就要!」老太太高興的接過光碟。

真是雙喜臨門,隨著兒子的出生,丈夫學會了木工,每年收入都很可觀。芊芊雖不能在外打工了,就在家種豆角,兩個人的活,可是她一人就幹了,還帶著一個年幼的孩子。

摘豆角的時候,袋子裡裝著六、七十斤的豆角,有時其一人提起扛上就走。前幾年用摩托車運,一次拉一百七、八十斤是常有的事,就連阿貴都載不了這麼多。

有幾回被當地前來騷擾的派出所警察看見了,他很驚訝:「神了!在勞教所差點被整死,現在身體這麼好,看樣法輪功是真好。」以至後來他還偷偷的保護芊芊。

這樣,到二零一三年芊芊用了十六萬元蓋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大平房。房子的裝修與設備與城裡沒什麼兩樣。村裡鄉親們三三兩兩的來參觀,他們都很羨慕。

一個鄰居道:「你說共產黨害這樣的良家婦女,是不是喪盡天良!」另一個道:「共產黨是挖絕戶墳,踹寡婦門,專吃月子奶,拳打敬老院,姦污幼兒園……壞透腔了!電視上除了罵日本人腚上有屎,簡直沒的演了。」眾人大笑。

鄰居感慨的道:「你知道嗎?是因為你修煉了法輪功,你才有今天,你不修法輪功你不會有今天的。」

是啊!九九年春得法的芊芊,修煉十八年了,大法遭迫害也十八年了,大貪污犯江澤民當年叫囂:對法輪功學員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可是它們一樣也沒做到。

現在芊芊的女兒上大學了,兒子上小學三年級,如果沒有中共前來耍流氓,一家天天快快樂樂的生活著。

註: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