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村裡第一個修煉法輪功的

北京大法弟子 化名:金光

【正見網2018年06月09日】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是村子裡第一個開始煉法輪功的。在得法前我一直練的是歪門邪道的假氣功,為的是祛病健身。後來大法洪傳。我娘家的兄弟都煉上了法輪功。我去縣城我兄弟家,他們就叫我煉法輪功。我問他們法輪功祛病健身嗎?他們說不管,大法是修煉,但是修煉人身體沒病,師父給淨化身體。我就跟他們到大樓百貨廣場去煉功,當時有一個老輔導員教我動作。我就學會了兩個動作。回來後我就告訴之前跟我一起練假氣功的那個侄兒媳婦,我說我煉法輪功了,縣城一千多人學哪。她一聽我介紹就說她也學。我說我就學會了倆動作,侄兒媳婦說:倆動作我也學。

後來我就又到兄弟家學動作,然後就感覺到小肚子鼓鼓的,我兄弟告訴我說是師父給下法輪了。在兄弟家也沒學會。我兄弟和兄弟媳婦就來我們家教我們煉功。後來村裡的人又有想學功的。都是我兄弟他們教大夥。他說大法是修煉,不能光煉功,也得學法。兄弟就給我請來了《轉法輪》。當時只有一本,我就先讓侄兒媳婦先看,她一氣兒學了好幾遍。

學法的時候,只要《轉法輪》一拿起來,我就身體輕鬆。不論幹了多少農活兒,一點也不累,只要一拿起書就不累。我剛學法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下地干農活的時候身體啥事也沒有,只要一幹完活身體就開始發燒。煉法輪功沒多久就一身輕的狀態。下地拾栗子一天兩趟,背著一百多斤走十多裡的山路,身體輕飄飄的,一點都不感覺累。

大法我學了以後這麼好,我就開始讓村裡人也學。他們看到我身體這麼好,就都跟著學起來。沒多久我家就有十多人了,在院子裡煉功,看師父講法錄像。再後來人又多了,我們就到大隊門口、公路兩邊、供銷社大院去煉功。最多的時候我們村三十多人煉。我拿著錄音機,給大夥放煉功音樂,那時候煉功音樂第二套法輪樁法抱輪是十分鐘一個動作,我們都能堅持下來。我兄弟和兄弟媳婦,還有縣裡的同修來教大家煉功動作,幫著糾正。給大家請《轉法輪》和師父的講法錄音、講法錄像。

我們煉功的功友,有時間的就一起去鄰村洪法,五裡鄉莊兒,都去洪法。我們幾個村子的大法弟子在組織在一起煉功。大夥在一起都非常祥和,非常的美好。從來沒有矛盾。那會我們分了三個小組,識字的和不識字的學員搭配著,認識字的負責教不識字的同修認《轉法輪》。

回想起那時的修煉環境,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生活的非常幸福。中共邪黨對大法的迫害已經十九年了,雖說有的同修迫於中共的壓力不敢煉了,但是在大家心裡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知道師父是被迫害的。在迫害以後,村裡還有新學員走進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