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和諧的家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6月16日】

我和老伴已結婚半個多世紀了。這些年來,可以明顯的分為我得法前和得法後兩階段。說起得法前的那段家庭生活真是不堪回首。

老伴性格內向脾氣暴躁且夫權思想很強,家裡的事無論大小都是他說了算。我就像他手裡的一塊橡皮泥,想怎麼捏就怎麼捏,沒有自己的一點空間。業餘時間都不能自己支配,想做什麼他都不會同意。一言不合就大發其火,搞得家裡雞犬不安,為了孩子,我只能忍氣吞聲,艱難度日。

恢復高考後,我們這一代被耽誤了的人,都想盡力彌補自己知識上的缺憾,紛紛報考各類院校的函授學習班。我也有此想法,因我家就住在大學校園內,很方便的,可和他一說,他總是這理由那理由的不予支持,看他實在不想讓我學,我只好放棄。

我有點愛好書法,業餘時間就練練字吧,這也是一種精神上的寄託。有時晚上寫幾張,可他一看到滿地鋪著的那些墨跡未乾的紙,臉色就陰沉沉的,嘴裡不說,心裡在生悶氣,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發作,看他這樣,幾天之後,我就不練了。那就早晚到院子裡參加人們的健身舞吧,也不行。後來氣功傳到我們那,我又去練氣功,這回他的火更大了,我也覺得練這氣功沒有什麼實效,就沒有堅持了。

九十年代初,我們那就盛行打麻將了。我休息時也想玩玩,可他就是不許,千方百計的干擾。只要他知道我在誰家打麻將,不出二十分鐘,他立馬找過去,編個理由把我喊回來,這算是文明的。還有更甚的,他對我的同事和朋友一點情面都不講,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也不管別人能不能接受。一次鄰居找我打牌,他站在門口把人家上下打量了一番,問道:「你是哪個屋裡的,你沒事她有事,打什麼牌?」搞得人家紅著臉走了。一次周末,我的同事給我打電話,是他接的,就聽見他在電話裡大叫;"她又不是婊子,跟你陪什麼客?你再喊她陪客,我得罪你!」我知道是同事喊我打麻將,吃完飯我就往同事家走去,可他緊緊的跟著我,嘴裡不停的說:「我讓你打成了算你狠,我讓你打成了算你狠……」。看他這樣糾纏不清,我只好朝別處走去。從那以後,同事再也沒到我家來過。

他就是這樣限制我的自由,方方面面都控制著我,只要稍不順心,他就大發脾氣,甚至拳腳相向。每當這個時候,我也會和他針鋒相對,搞得家裡硝煙瀰漫。之後他會生很長時間的悶氣,那家裡便是死氣沉沉了。長期生活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我的心情也極度鬱悶,直怨自己命苦,真想一死了之,但又心有不甘,可對他的怨恨卻是與日俱增,真想找機會狠狠的報復他,即使兩敗俱傷,我也在所不惜。

當我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的時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喚醒了我。九五年我喜得法輪大法。看了一遍《轉法輪》,我的心中便充滿了陽光,從此不再怨天尤人,一下子明白了我所遇到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要抓緊修自己了。

修煉中我時時處處都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每當他為了一點小事發火時,我就想著師父的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管心裡放沒放下,但表面上是忍住了,這樣就避免了矛盾的激化,這是最初的忍。後來再遇到這種情況時,我都會向內找,看看是不是自己做錯了,找到問題我就心平氣和的對他說:「對不起,是我哪裡哪裡沒做好,今後我一定注意,你就不要生氣了哇!」一般情況下,他也就偃旗息鼓了。這樣的事經歷多了,慢慢的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火的時間也就越來越少了,直至風平浪靜,現在我們的家庭已經是非常和諧的了。這裡著重說說老伴的變化。

近一年多來,由於自己修煉有漏,被邪惡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老伴一直都是精心的照顧我,無論白天黑夜,只要有事喊他,他都是樂呵呵的答應著,很快過來幫我把事辦好。家裡一日三餐的飯菜都是他打理,每次出門買菜前,都要問我想吃什麼,我說什麼他就買什麼。做好後端到我的房間來,等我吃完後又把碗筷收走,一日三餐天天如此,從來沒有一點怨言。上街時看到好吃的新鮮時令水果什麼的,不管價格多貴,他都會買回來給我吃,我的桌子上堆滿了各種各樣的點心、水果和奶粉,讓他不買都不行。每天晚上都要到我房裡來幾次,看我被子蓋好沒有(我的手無力拉被子),怕我著涼。每次出門都要跟我打招呼,即使下樓扔個垃圾,也要和我說一聲,怕我牽掛。這些在過去是根本做不到的。

邪黨迫害大法後,我與兒子、女婿、孫女都被非法關押過,這對他身體和精神上的打擊是非常大的。一個大學教師,到了晚年本該享受天倫之樂,過著悠閒的退休生活,可他卻承受著這本不該承受之苦。每次家人被迫害,他都是一個人默默的盡力營救。找這個找那個,和人家說好話陪笑臉,以他的性格,做這種事情是很艱難的,但他不管有沒有收效,還是無怨無悔的做了。我被非法關押在外地,人生地不熟,營救難度更大,可他依然義無反顧的去做。還有每月的探監,只要一到時間,他都是風雨無阻,如期而至,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

從去年起,同修們為了我方便,就在我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對此,他毫無異議。同修每次來,他都是非常熱情的接待,開門啦,拿坐墊啦,忙前忙後的不亦樂乎,有時上街買了好吃的,也要分給同修吃,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那時要是有人到我家找我,他就會黑著臉大吼一聲:「她早就沒有搞了,你還找他干什麼?」搞得人家再也不敢到我們家來。

還有一件令同修們都很佩服的事,就是他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幾十套紅色收藏品(大多數都是毛魔頭像)都拿出來給親人同修銷毀了。說起這些東西,可是他的最愛,以前我們多次和他說,這些東西放在屋裡不好,讓他把它們處理掉,可他就是不肯,還說「你信你的我信我的。"  看他這樣,我們也無可奈何。後來有同修出主意,讓我出資,請另外的同修出面把它買過來再銷毀。在同修和他講好價格之後,快成交時我們悟到了,這樣做,路還是沒有走正。首先是我們沒有做到真,再者會助長他的利益心,因高出進價好幾倍,他要再去買怎麼辦,那不是造業嗎?所以就沒有動那些東西。今年新年期間,外地親人同修回來,又一次和他談起這事,誰知這次他很爽快的答應了:「你們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一點障礙都沒有,這真是一個驚人的變化,我們家人和小組同修都為之慶幸不已。

老伴能有今天這麼大的變化,這全得益於法輪大法的洪傳,沒有大法,就沒有我們家今天的和諧與安寧。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恩大法的無邊威力!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