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烏龍吸水救信眾(數文)

秦如初

【正見網2018年07月02日】

一、神助孝子,順利中舉

我的本族兄弟袁楠,為人老實,是個孝子。他在作秀才時,參加乾隆十八年癸酉科鄉試。考試前,他家裡發生了危難之事,不得不四處奔波。等到他解決了家事,進場參加考試時,已經精疲力盡了。

袁楠被安排在考場的「洪」字第三號。他進入號房時,天色已晚。因為勞累,他打開鋪蓋,躺下就睡著了。

睡到二更時分,他聽到有人問:「哪一號是袁相公?」袁楠驚醒後一問,才知道提問的這個人,也是安排在「洪』字號的一名秀才。但袁楠並不認識他。這名秀才又問:「您就是袁楠相公嗎?」袁楠說:「是的。」這名秀才,馬上作揖祝賀道:「恭喜相公高中了!」袁楠感到奇怪,問道:「您怎麼知道呢?」

秀才告訴他說:「我是臨安人,姓謝,與您在同一個號房。剛才,我在睡夢中,聽到外面有人急喊:『快取試題來!』我出門取來一瞧,試題只有一張,題目是『邦有道,危言危行』。當時,同號的考生有六、七、十人,大家嘈嘈雜雜地問:「為什麼試題只有一張?」只聽外面有人說道:『這洪字號裡,只有第三號的袁秀才,可以領一張試題。』既然你是第三號,姓名又完全相符,所以特來向您報喜。」

袁楠聽後,高興地點點頭,並向這位謝秀才,表示感謝。
    
第二天早晨,試題發下來了,袁楠一看,題目果然是「邦有道,危言危行」。袁楠非常高興,自以為必中,於是奮筆疾書,寫出來的文章好像早巳構思過的一樣。放榜後,他果然考中了舉人。
   
二、烏龍吸水救信眾

乾隆二十七年,學使李因培,到淮安來,對秀才進行科試。那天清晨,狂風怒號,大雨傾盆。考生們都吃驚地相顧而視,攪得科場上,連唱名都沒法進行。聲音嘲雜,聽不清。

眾人正在躊躕疑惑時,忽然一場大地震發生了。頃刻之間,地動山搖,天翻地覆,連考場轅門外的一根大旗杆,也被巨風,捲入烏雲之中,不知去向。洪澤湖水急速暴漲,很快就與高家堰的堤面一樣高!

當時的江南河道總督高公,和各廳長官,個個嚇得面如土色,驚恐地說。「如果西北風再增大,那麼淮安、揚州就完了!」
    
高家堰的眾人,驚慌失措,立刻群體下跪,祈請上蒼保佑,叩頭不止!

忽然轉了風向,天空烏雲低垂,就像一個蓋子,快要壓到人們的頭上。只見一條烏龍,在雲中拖著長長的尾巴,吸取洪澤湖中的水。它的尾巴,在水面上翻卷了數次。頃刻之間,洪澤湖的水位,就下降了三丈,人心終於大安。

據說,那條烏龍,在擺尾吸水時,鱗甲金光四射,但頭和角,始終藏在烏雲之中,無法看見。
    
當時的情景,是石埭縣教官沈雨潭,親眼目睹的。

三、三個主人的歸宿

 

嘉興舉人祝維誥,官任內閣中書。他喜歡扶乩請仙,並說自己請來的乩仙,都很靈驗。
    
祝維誥去世前一個月,乩仙忽然對他說;「我是天界負責看管花園的老人,今天特來迎您到天界去。」

祝維誥問:「天界怎麼會有花園呢?」

老人告訴他;「天界的花園可多了,數都數不清。但我只為三個主人,看管四座花園。」

祝維誥又問:「這四座花園的主人是誰?」老人說:「一位是冒辟疆,一位是張廣泗,另一位就是足下了。」祝維誥問;「冒辟疆是個風流才子,而張廣泗是位封疆大臣,兩人截然不同,怎麼能混在一起,平起平坐呢?」

老人說:「你們三位,原本都入了仙籍。冒先生生在富貴之家,享受的福分已經太多了,所以現在還沒有準許他歸位,那座花園就荒蕪至今。張廣泗先生福分最大,但他在做經略時,殺人太多,因此上帝發怒,將他投入天牢。幸虧他生前已受國法懲處,所以允許他復位,回到自己的園中。您在世時,既沒有過,也沒有功,現在陽壽已盡,可以來復位了!」說罷,乩盤上就沒有動靜了。這一年,祝維誥果然死了。

(均據袁枚《子不語》)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