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苦難 大法帶給我生命的甜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7月02日】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一名青年大法弟子,當時只有六歲,跟隨母親一起走入修煉。家裡的親人還有姥姥、六姨也在修煉大法,姥姥從年輕時就不能吃粒糧,因為她有嚴重的胃病,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後,神奇的是一週之內就能正常吃飯了,全村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因此很多人都走入了修煉。在我成長的小天地裡,充滿的是真、善、忍,溫暖慈悲的場。

和媽媽在一起修煉的幸福時光

那時我正在上學前班,回來就一起和媽媽學大法,儘管我對修煉還很懵懂。媽媽回憶,當時帶著我,她念法我跟著聽,我特別喜歡聽她念法。媽媽還教我背誦師父的《洪吟》,我能背誦一半,並能背誦《論語》第一段。有一天我發燒了,媽媽給我吃藥我不吃,媽媽說:「你不吃藥也不煉功,師父不能給你淨化身體」。我說:「要是煉功師父就能管了」? 媽媽說:「對呀!」 但是我仍拒絕吃藥。第二天上學中午放學時對媽媽說:「媽媽,小朋友打我」。 媽媽問:「告沒告訴老師」?我說:「媽媽,師父講了修心性,小朋友用巴掌打我後背,我哭了,但沒告訴老師。」 之後媽媽知道我也是在修煉,當天晚上和媽媽去同修家煉功,自己打坐雙盤盤了55分鐘,第三天發燒就好了。

還有一次,我們屯子有個孩子欺負過我,有一天放學下雨看到他摔倒了!我主動把他扶起來,並把他送回了家,回到家後跟媽媽說:「媽媽,對誰都得好啊。」 大法指導自己如何做一個好孩子,小的時候就知道不能和別的小朋友一樣,要先他後我,做事先考慮別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要求自己,大法從此在我的心中深深的紮下了根。

迫害重負下的痛苦經歷

和媽媽在一起修煉的美好時光並不長久,就被這場殘酷的迫害摧毀了,媽媽去北京證實大法後被綁架到拘留所裡,自己會常常想她。媽媽絕食十天後回來了。自己害怕失去媽媽,無論媽媽上哪,我都一定要跟著她,擔心害怕再也見不到她。媽媽回來後常帶著我晚上出去發傳單救人,但是爸爸由於恐懼和壓力,不讓我們出去,有一次晚上我和媽媽回來,爸爸把門鎖上不讓我們進屋,媽媽搬塊木頭,我們坐下來,媽媽摟著我,不知什麼時候才進的屋。那段時間,爸爸不讓我們睡大炕,我和媽媽經常只睡在窄窄的小床上,而且爸爸為了不讓媽媽修煉,經常打她。記的有一次,爸爸拿著掃炕苕帚狠狠的打媽媽的頭,我個子矮小攔不住他,自己拚命的推爸爸,結果媽媽的頭還是被打出了血,掃帚還打折了。父親還撕大法書和錄音帶,那段時間給自己帶來的心裡恐懼,讓我從此再也體會不到家庭幸福的滋味。

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我和媽媽在五姨家過年,那年我十歲,母親這邊家人都在一起過年很是熱鬧,大家正要吃團圓飯的時候,當地派出所來了幾個人以領導找談話之名把母親騙走,全家人抱頭哭著說:「這年怎麼過啊!那段時間爸爸帶著我,他愛打麻將,我只想和爸爸、媽媽在一起,不想在別人家住,我就跟著爸爸,他有的時候會在朋友家成宿的玩兒,我自己就在一邊,有時睏了自己就窩在炕邊睡著了。有一次父親領了一些朋友在自己冰冷的家裡打麻將,已經很晚了,他們打的太熱鬧,有兩個人打架,自己還是窩在一邊只是嚇得不敢說話假裝睡覺… 後來開學,父親讓我去別人家住,我哭著求他:「爸爸,帶我回家住,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心裡盼著在家有一天能看到媽媽。那時記得沒有人管,自己的褲子破了兩個大洞,被父親看到只是不吱聲。平時在家都是媽媽燒火做飯,爸爸也沒做過飯,有一次在家住,還被煤煙嗆到了。那段時間帶給我的是一種無法忘記的淒涼。終於,四個月後媽媽從看守所出來了。之後的這段時間,媽媽有時候自己半夜出去發傳單,我半夜醒來害怕嚇的大哭,有的時候是媽媽一起帶我出去發傳單救人。

二零零二年由於被人舉報,四月十二日半夜,當地派出所來一幫人敲門,當時只有我和媽媽在家,警察哐哐敲門,我被敲醒,當時媽媽在藏書,警察不斷的喊:「開門吶」!嚇的自己躲在被窩裡悶聲哭,那聲聲的敲門聲,那段時間只要聽到敲門聲就會被嚇到。當時一幫警察就像流氓一樣在屋內到處搜,媽媽抱著我,我被嚇的一直哭,一直哭。他們把一些傳單一本被父親撕壞的大法書和磁帶等東西搜走,因其他大法書被媽媽藏了起來,後來媽媽說當時用正念沒讓他們翻, 他們半夜就要帶走媽媽,家裡只有我們倆,我們一起被帶進拘留所,在拘留所裡他們給我四大爺打電話讓他來接我,我哭著喊著不干,那個警察頭子用惡狠狠的眼神嚇唬我,使勁拽我把我強行拽上車,我記的當時就是一直哭,一直哭到四娘家,就是一直找媽媽,第二天沒有去上學。後來在沒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媽媽被非法勞教三年。

這三年對我來說是最痛苦、無助的,寄住在親戚家生活的時間裡讓我逐漸變的自卑、膽小,還有怨恨,最後是對生活的失望。對於這段的記憶,自己用日記記錄了一些生活瑣事,但是一件件小事卻讓我逐漸心生怨恨。第一次父親及村裡的親人三娘、四娘等人帶著我去勞教所裡看媽媽的時候,全家人都哭,媽媽也哭,那時自己好小,他們說我不懂事,逼著我告訴我媽讓她放棄修煉,讓媽媽看我可憐,說沒有人管,沒有衣服穿,媽媽也無奈的哭著。我幼小的心靈已經變的好累。父親在哈爾濱打工,他把我留在了四娘家,父親再也不讓我接觸同修了,包括我姨,於是我失去了修煉的環境,變的只是沒有媽媽的可憐的常人。四娘家裡有個小弟,愛發脾氣,好打架。總會惹四娘生氣,所以家裡氣氛很不好,有一次四娘不在家,弟弟發脾氣把我的數學書給撕了,我大聲哭著說:「我再也不在你家住了」。於是自己背著書包回到了冰冷的家,家裡早已經沒有人了,門鎖著,我自己從窗戶上跳進去,看著昔日溫暖幸福的家,如今被迫害的空空蕩蕩,自己快成了孤兒,就大聲的哭著喊媽媽……..下雨天看到別的孩子都會有父母接,自己被雨淋著在雨中默默的流淚,有時晚上會在被窩裡半夜醒來哭一場,因為太想媽媽了!小弟還很黏我,我去哪他都要跟著。有一次,四娘上地裡幹活,我帶著弟弟去山上找四娘,途中路過一個水溝,水很深死過人。裡面有蝌蚪,小弟不聽話,非要抓,我攔不住他,大人又不在身邊,我真的是沒有辦法了,我拽著他的衣服,突然他真的就頭衝下掉進去了,還好自己很神奇的又爬上來了。當時自己真的被嚇壞了,正碰上四娘看到了,把我們說了一通,回到家,我姐不分青紅皂白的對我大罵:「滾出去,別在我家待著」。自己只是委屈的哭,沒有說話。每次爸爸回來,我都要求他帶我走,但是他每次都說得打工,帶不了我。後來在媽媽最艱難的日子裡爸爸和她離婚了,然後緊接著又結了婚。迫害帶來的家庭變故讓我每天都生活在一種壓抑的氛圍裡,我幼小脆弱的心靈已經承受到了極限。有一次自己真的是覺的壓力太大了,給四娘及親人們寫了好多信,四娘身體不好總生病,家裡有很多藥,我找來四娘的藥,好多摻雜在一起,當時真的就以為能死掉,一 瓶全部吞下,準備一死了之,希望可以得到解脫。可是半夜裡又全部吐出來了。信後來被四娘發現,她看後哭了,趕忙給爸爸打電話,爸爸回來陪了我好幾天,並領我去哈爾濱見媽媽。因為有可以見媽媽的機會,六姨(同修)藉此機會把我帶到她家,說是給我媽帶點東西,六姨將師父的新經文藏在我的鞋底內讓我去的時候悄悄告訴媽媽,我到勞教所後,很神奇的是他們同意讓我可以通過最上面的窗戶把我抱進去讓我和媽媽親近,我們就可以不用電話,直接跟她說悄悄話並且告訴她經文藏放的地方。之後在我周末時六姨就會來四娘家接我去她家,因為家遠,每次得坐車去,那時在六姨家,她帶著我學法,自己又可以學法了,那段時間是充實、愉快的。那時在六姨家學會了第一首大法歌曲《得度》, 晚上六姨帶我出去貼粘貼,並且通過六姨認識了好幾個善良的同修阿姨,發現她們的與眾不同和善,那時自己真是一心精進。但是好景不長,六姨說我爸又不讓我接觸他們了。

媽媽三年期滿,終於盼到了日子,可是當地公安局把媽媽接回來後仍不放人,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媽媽了,記得五姨帶著我去監獄裡要人,當我再次看到媽媽時,看到她一下子變矮了好多••••••媽媽看到我,笑著說都抱不動我了。由於總也見不到她,產生了生疏感,當時我看到那個警察頭子在看大法書,心裡想他一定能是個好人,我和五姨就哭著跟他要人。

媽媽終於從黑窩裡出來了,但是仍流離失所,因為警察總來家裡騷擾,所以媽媽只得在外地打工,所以仍不能和她在一起,有一次媽媽來看我,準備走,我跪著求她帶我走,母親自己都居無定所,不能帶著我。那時想和媽媽在一起的願望強烈。於是對她產生了怨恨。終於在我上初三的時候能和她在一起了,就又開始學法,在真、善、忍的法理中歸正自己,讓自己重新變回善良和學會修煉。

和媽媽在一起生活後,認識了好多善良的同修,開始和媽媽幾乎每天學法,但是有時很懶惰,不愛煉功,記得有一次醒來正好是煉功時間,聽見我的三星小手機是女孩的聲音叫我起床,可是當時太困,早上醒來和媽媽說,媽媽說是啊,手機也是有生命的。這樣的奇蹟還有很多,自己有箇舊電腦,運行非常慢,還總出現問題,有次我要用它,打開後出現藍屏,記得我看週刊時,裡面有說過關於和電腦溝通的事情,它們都是有生命的,和它溝通,我真心的和它說話,我說: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你是我的法器,之前我沒有重視你,沒有好好保護,以後我要好好珍惜,把大法的歌曲、圖片存入。然後我又重新開機,沒想到真的就打開了,而且運行也快了,真的是奇蹟。

高考的時候我考取了省內的一所專科學校,學的是幼師專業的幼兒英語,畢業後在省城幹了一段時間的工作就辭職了,我又回到了家鄉所在地,這裡有媽媽和熟悉的同修,因為我想要的是這個修煉的環境和氛圍,打算回來工作。回來後沒有馬上找工作,認識了一些同修,在家休息了半年,這半年真是精進的半年,和同修每天學法,最好的狀態是九天學了九遍《轉法輪》,每天煉功,最好的時候,靜功坐了兩個小時,還經常晚上和同修出去貼粘貼,晚上回來做夢夢到大蛋糕,我知道是師父給我的獎勵。這半年的學法,做三件事,讓我第一次有師父講過的「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裡一樣美妙」 (《轉法輪》)的感覺。煉靜功的時候突然就定住了,感覺臉上出現了老奶奶一樣的微笑,煉完後和同修分享,心情非常激動,有時發正念也能定下來,同修帶我去外地又結識了很多精進的同修,參加當地的交流會,跟他們在一起學法,煉功,場非常的純正。早上和一些同修去早市兒講真相,我自己膽怯,看著他們講,讓我覺的自愧不如。和她們比真是差距太大了,在她們身上看到了自身的不足。讓我更加有信心學好法,做好三件事。

校長說:你就是個奇蹟

半年後,我開始找工作,我找了好多幼兒園,感覺都不正規,不適合我,忽然有一天在網上看到了當地一家最大的私人英語教育機構招聘老師,我特別想去這所學校,這裡的環境非常好,當時也沒多想,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買了一身新衣服穿上就去了。去應聘的時候,校方先讓我做了幾道題,結果我沒做對幾道,又給我出了三個語法讓我回來準備課,告訴我什麼時候去應聘都行。我回到家先靜心學法, 在這期間我還不斷的上網,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有一天我看到了一篇同修寫的怎樣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文章,可神奇的是我卻看出了怎樣教我講課,看出了講課的內涵,對講課忽然開竅了,我知道其實是師父在幫我。我去應聘的時候是校長聽我講的課,聽完之後她說我什麼都不合格,不符合她們學校的招聘要求,因為我學的是幼兒英語,她們學校教的是小學英語,當時學校正缺人,就把我留下來,先試用一段時間,做前台的接待,接待家長。而我也把心放平了,我有師父管,師父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

說來湊巧,有一天,學校早八點班的老師不幹了,老師走了,早八點的班就得取消,班級的孩子都得打散插到下午別的班去上課,孩子的家長知道後都不同意,指責學校:你們學校咋能這麼幹呢?說讓人家幾點就幾點,說換老師就換老師,對孩子太不負責任了。並且一致要求上課必須是早八點的班,否則就退學費,學校跟家長溝通了幾天也沒成功。結果是家長天天來鬧,鬧的可凶了!

這個班一共有六個孩子,一天六個家長又來鬧事,學校的姜老師忽然對我說:哎,你不是能教英語嗎?你現在也沒啥事,正好六個孩子由你來帶,你給他們上課。六個家長卻說:她是新來的,能行嗎?我們不同意,很不屑的樣子看著我。我說:你們沒試試咋就知道不行呢?當天學校就讓我準備課,教我怎麼用ppt,教我怎樣講第一節課,第二天給這幾個孩子上課,上課的時候六個家長全來了,坐在班裡,翹著二郎腿兒,漫不經心的看著我講課,她們根本沒瞧的起我。兩個小時的一節課,中間休息的時候六個孩子全圍過來了,圍著我說喜歡我,而且學的六個單詞全學會了,還給家長挨個讀了一遍,鬧事最凶的那個家長的孩子是最給力的,她跟她媽媽說:媽媽,六個單詞我全學會了。還說喜歡我,這回家長無話可說了。一場風波就這樣平息了。之後學校決定六個孩子由我來帶,但是,早晚這六個孩子還得插班,不可能就讓我教這六個孩子,後來又有新招來的同進度的別的學校的孩子也有要求上早八點的課,孩子由六個就變成了九個。到年底的時候就有任務了,這種學校的老師都有任務,就是讓家長續費,像我教九個孩子得有八個續費的,如果續上費還有獎金,我就挨個給家長打電話,讓家長續費。結果九個孩子全續上了費,我得到了獎金,還是學校第一個完成任務的。當時學校的所有老師都說我不可思議!

在之後的日子裡,我班上的孩子越來越多,現在我是這所學校帶班最多的老師,有一百二十多個孩子,孩子家長都認可,業績好,口碑還好,又是零投訴。我成了學校的骨幹老師。而我身上特有的親和力特別能吸引孩子,是別的老師所不具備的,我把孩子當成了眾生,因為我修的是慈悲。

去年學校有一個班老師因為家中有事就辭職不幹了,這個老師還是個主管老師,就又來了一個新老師,學校培訓了幾天覺的沒啥問題就讓她來帶,這個班是個大班,三十多人,孩子比較淘氣頑皮,校方在監控中看到這個老師管不了這班的孩子,說話的說話,玩的玩,家長就開始向校長投訴,校長就把這個老師辭了。後來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學校決定由我來帶,如果我要帶不了的話,最後只能校長來帶了。我當時抱著一種未知的心態去帶的,結果第一節課下來之後,反響很好。家長也在觀察著。我對待家長和孩子都是用心和她們交流,家教結合,了解孩子的心理狀態和家長及時溝通,並給家長出主意和及時的反饋。真心的對孩子們好。有幾個開始事兒多找茬兒的家長,也都安靜了,再也不多事了。因為在我工作中遇到的一切問題我都會用大法來衡量,迷惑的時候就去找同修在法上交流,提高上來,在我成長的這些年一直是這樣過來的。師父說「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1]心性達到標準了,環境自然就變了。

我去學校應聘的時候,是這所學校發展最低谷的時期,學校的老師竊竊私語,互相之間勾心鬥角。因為我是修煉的人,除了干好自己的工作,從不嘮閒嗑,更不張揚。每次做教案的時候,我有新的思路和好的東西都會主動與同事分享。我特別願意和她們分享我的經驗,而她們開始有好的經驗都是掖著藏著。後來的一些同事都是年齡比我大的,有過教學經驗的人,因為學大法,師父把我的思維打開了,我經常會有好的思路,她們都主動問我,我成了備課組長和培訓師。還是學校年齡最小的官兒。現在學校環境變了,老師之間都變成了主動分享,互相敞開式的交流,班班相互。學風教風都很正。學校也從低谷狀態中走了出來,越來越正規,呈現著健康向上的發展。

學校一有新來的老師,校長就拿我當例子,並用兩個字形容我:奇蹟!有一次生日會上校長當著大家的面說:你就是個奇蹟!

工作是辛苦的,但我個人也有了好的回報,薪水很高,去年我還用掙的錢買了個住宅樓,裝修了一番,跟媽媽住在一起,這是我以前不敢想像的,因為我們被迫害的太苦了。

結語

在大陸黨文化充斥的社會裡,是非顛倒,善惡混淆,道德下滑,觀念變異。世人已經不知如何做個好人,幸運的是我在童年就和大法結上了緣,沐浴在大法中,慈悲的師父用大法法理教導我、淨化我的心靈,我才得以出淤泥而不染,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踐行修煉的路,雖經歷苦難,師父卻時時處處的呵護著我,點悟著我,賜給我全新的一切,這幸福是來自生命深處的甘甜,只有修煉的人才能體會到。

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弟子會精進精進再精進!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