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公儀休相魯拔菜焚機何故?(數文)

嚴謹

【正見網2018年07月06日】

一、賢相孫叔敖

孫叔敖出生於郢都(紀南城)北海子湖邊白土裡(又稱孫家山,今雨台山附近)。是楚國的隱士。宰相虞丘,推崇他的賢能,向楚莊王推薦他,讓他代替自己。

孫叔敖做了三個月的宰相後,通過他大力施行教化、引導人民,整個國家,上下和睦同心,風俗大為改善,官員們執政寬緩,而有禁必止。官吏不做奸邪的事,盜賊也銷聲匿跡了。
    
孫叔敖很有經濟頭腦,關心國計民生髮展,在社會經濟方面,做出了許多貢獻。他不但重視農業,還注重牧業和漁業的發展。秋冬時節,他動員人民進山採伐林木,春夏時節,利用河流漲水,將其運往外地銷售。人民能夠找到自己謀生的門路,生活得很快樂。
    
當時的楚國,通行貝殼形狀的銅幣,叫做「蟻鼻錢」。楚莊王認為,楚國使用的錢幣太輕,就下令把小幣改鑄為大幣。對此,老百姓卻覺得不方便,特別是商人們更是蒙受了巨大損失,紛紛放棄經營商業。這使得市場非常蕭條,更嚴重的是,市民們都不願意在城市裡居住謀生了,這就影響了社會的安定。管理市場的官吏向宰相孫叔敖報告說:「我國的市場混亂,百姓不願意在那裡居住,市場秩序很不安定。」孫叔敖問道:「這樣的情況,出現有多久了呢?」官吏回答說:已經有三個月了。孫叔敖說:「不用再說了,我立即讓市場恢復原狀。」

五天後,孫叔敖上朝,對楚莊王說:「前些時候,您認為舊幣輕而更改了幣制。如今,管理市場的官吏來報告說:『我國的市場混亂,百姓不願意在那裡居住,市場秩序很不安定。』我請求您立即下令恢復以前的幣制。」莊王答應了。恢復幣制的命令,下達三天後,楚國的市場,就恢復得像原來一樣。
 
喜歡乘坐矮車,是楚國的一個民風。楚莊王認為矮車對馬有害,就想下令把車子改高。孫叔敖說:「如果政令多次地下達,百姓就會不知所措,這很不好。大王如果一定要把車子改高,我建議您讓每家每戶加高他們的門檻,這樣,矮車上的人,在過門檻時就得下車。乘車的人都是有身份的君子,而君子不可以頻繁地下車過門檻。如此,他們就會自動加高自己的車子了。」莊王依照他的話去做。過了半年,人們都自動加高了自己的車子。
 
當時,淮水流域常常會鬧水災,影響了農業的發展。孫叔敖為使百姓富足,國家強盛,就去親自調查,主持興修水利設施。最著名的就是芍陂。芍陂原來是一片低洼地,孫叔敖就發動農民數十萬人,修築堤堰,連接東西的山嶺,開鑿水渠引來河水,造出了一個人工大湖。有水閘可以調節水量,既防水患又可以灌溉澆田,從而振興了楚國的經濟。
 
孫叔敖撫民富國的業績,不但得到人民擁戴,也深得莊王的信賴。他將許多的重要事務,都交給了孫叔敖去辦理。孫叔敖為國為民,勵精圖治,使被中原諸國視為蠻夷的楚國日漸強盛,開始與晉國爭雄。最終,使陳、鄭、魯、宋等國,放棄與晉國結盟,而主動與楚國結盟。楚莊王在孫叔敖的全力輔佐下,成為春秋五霸之一。

二、子產治鄭,百姓皆有依靠!

子產名僑,字子產。河南新鄭人,是鄭國的大夫。鄭昭公在位時,任用其寵臣徐摯,為宰相,國家被他治理得很混亂,官民不和睦,父子不親和。大宮子期,把這個情況報告給昭公,昭公便任命子產為宰相,來收拾這個殘局。

子產上任後,先是改革土地制度和賦稅制度,在此基礎上,開始制定刑書。「刑書」是指刑法條文,「鑄刑書」是將子產自己所鑄刑書三篇,鑄造在鐵鼎上,予以公布。

由於刑書含有限制貴族特權的內容,用公布成文的方式,本身也不利於貴族的罪行擅斷和任意刑殺。他開創了古代公布成文法的先例,可以說是世界歷史上的首創;第一次肯定了公布成文刑法的「合禮合法」;它打破了「刑不上大夫」的傳統,明確肯定了法律對於限制貴族特權的重要作用,為後來法家「一斷於法」的理論,創造了前提。
    
子產在位一年後,浪蕩的人,不再輕浮嬉戲;老年人不必手提肩扛,兒童不用犁田耕作。又過了一年,市場內的價格,也穩定下來了,不需要再出高價預訂貨物。第三年後,人們已經夜不閉戶、路不拾遺了。到了第四個年頭,農民在收工以後,甚至不用把農具帶回家中,農具放在田裡,不會丟失。到了子產當政的第五年,鄭國的男子,已經被免除了兵役;人們在守喪時,不用命令,就自覺執行喪禮。

子產在治理鄭國二十六年後死去。他去世的時候,鄭國的壯年人,號啕大哭,老年人竟然也像兒童一樣的哭泣起來。

人們十分傷心地說:「子產大人,竟然離開了我們!我們將來依靠誰啊?」

三、公儀休相魯,拔菜、焚機何故?

公儀休原本是魯國的博士,後來,他憑著優異的才學,當上了魯國的宰相。在位期間,他奉公守法,依禮行事,並沒有實行什麼改革,百官的行為,就自然而然地端正了。他極力反對那些領取俸祿的公職人員,去和老百姓爭奪利益。同樣不允許「做大官的,占小官的便宜」。
    
有一次,一位客人,送給公儀休一些魚,他不肯接受。客人便問道:「我聽說您喜歡吃魚,所以才送魚給您。您為什麼不接受呢?」公儀休回答說:「正因為我喜歡吃魚,所以才不能接受你的饋贈。如今,我身為宰相,自己能夠買得起魚吃;如果,我現在因為接受了你的魚,而被免官,那麼,以後又有誰會送魚給我呢?因此,我不能接受你的魚。」
    
公儀休家的後院裡,種有蔬菜。一次,他在用餐時覺得蔬菜的味道很好,於是,他立即拔掉了園子裡的蔬菜,並把它們扔掉。還有一次,他看見自家織的布的質量很好,就馬上叫妻子停止織布。並且燒掉了自家的織布機。後來,有人問起他拔菜、焚機的原因何在?
 
他極為嚴肅地回答說:「我家的蔬菜好吃,織的布質量又好,這就會與農民和織婦爭利。貧苦的農民要到哪裡,才能賣掉他們種的蔬菜和織的布匹呢?」
 
(均據司馬遷《史記》)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