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裡乾坤】(二)茶救神農

石方行

【正見網2018年06月26日】

茶在人間存在的歷史遠遠超出人類的文明歷史,只是後來被人發現其價值之後,才逐漸被熟悉,從而走入我們的視野。

在「楔子」一文中我們提到茶本是天界原有,是為了讓人們通過品嘗而銘記上天的囑託(自己來自天上,並要回歸),在人中保持那份純正與高潔。做事情也能夠像茶一樣給人以啟示和回味。那麼當那些茶被神栽種在人間之後,就會有一個適應過程,人間的天地、空氣等等外部環境,以及與周圍動植物相處的環境和天上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就需要有個適應的過程。不但茶的生長需要適應,連同茶的口感也得與後來造就與發展起來的人相適應。畢竟在人間嘛!就如同長期吃粗糧,一下子吃了太多油膩的東西根本適應不了。適應最重要。

從世界範圍的考古發掘來看,人類的文明不止一次,那茶葉被人們認識和享用也不可能是本次文明所獨有的。在民國史學大師呂思勉所著《中國通史》中明確說,中華文明發源於崑崙山一帶(山的南北兩面,南面為西南夷苗、藏等族,北面中原的華夏族)。

從流傳下來的圖騰、故事、傳說來看,西南少數民族和華夏先民都是上一次文明的後裔,才會在上古時期創造出我們現代人都望塵莫及的文化,如:太極、河圖、洛書、周易、八卦等等。

寫這些就是想說明:茶絕不是我們現代人認識的僅止於可以怡情養性的概念。而是上天讓我們時刻記住自己來源的載體。

茶在人間表面從功用角度來說,有藥用和飲用價值;如果從社會學角度來說,茶作為交流的媒介,在中國幾千年的文明史上充當著重要的角色。人與人之間,部落與部落之間,國家與國家之間。這種交流不但會帶來情感上的溝通,更會帶來經濟與文化上的交流。

「茶」從國家之間的交流角度來說起到了「親善大使」的作用。中國的茶被其他各國買去,移植,與此同時帶著濃重中國色彩的「茶文化」也遠播國際,影響深遠。

因為茶原產於中國,那在茶和茶文化的發展與向海外傳播過程中,就會帶著濃重的「中國味兒」,這一點必須先說清。而中華傳統文化,是講究「天人合一」,講究道德傳承的,那麼我們探討關於茶與茶的文化,就自然離不開中華傳統文化作為大背景的襯托。

那麼首先我們就來說說茶在人間被發現的過程:

在中國古藥學經典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第一部藥物書《神農本草經》(據有關專家考證,該書為公元前5年到公元前221年戰國時代的著作。)記載:「神農嘗百草,一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相傳:神農在品嘗百種草、藥時,當嘗到金綠色滾山珠而中毒,正巧倒在茶樹下,而茶樹葉上的露水流入口中,使之甦醒得救。這雖說是傳說故事,但卻記載了茶葉有解毒功能這一事實。那麼從另外的角度來說,神農氏遇到的這種問題,表面上看似是探索過程中必然會出現的,那麼留下這個傳說是不是讓我們後人明白,人間處處充滿著各類毒草(利益、慾望、自私等等在人間形成的不好的因素),此時就需要用茶的力量(泛指達到淡漠、清純、無私的境地,引申為按照修煉人修心性的原則)才是解決之道呢!

根據現有資料考證:神農氏是「三苗」、「九黎」部族之首領。而神農氏的部族活動範圍就在現今神農架附近區域。這裡原始林木眾多,也為其嘗百草提供了現實環境。

其實因為上古沒有文字紀錄,人們很多事情都是口傳心授或者用結繩記事的方式記錄著,而後來隨著時間的逐步推移,人們在有了文字之後,同時也會形成一些在現實中的觀念,這樣一來,不自覺的就會用當時的觀念來衡量過去的歷史,時間越長,人們對那段沒有文字記載的歷史認識得越脫離真實。

當一個文明產生的時候,上天肯定會派下一個神來帶領人們認識一些事物,或者發展一些方面。這些我們在《史記》中對軒轅黃帝的記述就看懂這一點。

先看看我們耳熟能詳的幾個傳說:「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伏羲創八卦」、「神農嘗百草」、「黃帝戰蚩尤」,然後是仁德之君「堯舜禹湯」等等。看順序就會發現這是一個上天在有序安排的過程,每一個重大過程,都是在豐富人們在社會中的經驗、完善著人們的認識。

就神農氏本身而言,同樣也是上天安排他下到人間,教誨我們的先民認識各種植物(包括農作物)形態與功用的神。不管怎樣,既然來到人間,就得按照人間的表現去做。所以吃有毒的東西也會中毒,但他畢竟是上天安排來幹這些事情的,所以沒到該離開的時候,總會有救。

而茶(古時當作「荼」字),由此而「橫空出世」。她(這裡用擬人化的「她」能生動一點)原本就被上天派下來,存在於這個世界很久了,只是人們沒認識到她的作用和存在的意義。她在等待,等待一個機遇,一個嶄露頭角的機會。當神農氏品嘗一種植物而中毒時,正好倒在她的腳下,她很高興也很欣慰,覺得這下子出頭之日終於來到了,不可失去機會,在露珠的完美配合之下,把她的力量融在露珠之中,落入神農口中。一滴滴宛若清泉,消解著神農體內的毒素,不一會兒神農醒來,茶樹高興的晃動著葉子。神農會心一笑,彼此完成了「劃時代的溝通」,從此「茶」出現在人們的思想意識之中,逐漸成為中國人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之一。

這樣描述雖然文藝與生動了一些,但我們想想看也是如此。

其實茶的被發現不僅是神農一人之功,只是人們把這一切都歸功於神農罷了,而且茶的來源也是神從不同境界(或直白一點叫「地方」也行)弄到人間來的,被安置在不同地區,在不同時期被發現,也有著不同的習性與口感,適合於不同的人群。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