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裡乾坤】(六)茶貢周武

石方行

【正見網2018年07月04日】

根據現在所能查到的記載茶的歷史書籍中,能載入正史範疇的是處於周朝時期的事情:

據《華陽國志•巴志》記載,周武王姬發率周軍及諸侯伐滅殷商的紂王之後,便將其一位宗親封在巴地。這是一個疆域不小的邦國,它東至魚鳧(今四川奉節東白帝城),西達焚道(今四川宜賓市西南安邊場),北接漢中(今陝西秦嶺以南地區),南極黔涪(相當今四川涪陵地區)。巴王作為諸侯,理所當然要向周武王(天子)上貢。《巴志》中為我們開具了這樣一份「貢單」:五穀六畜、桑蠶麻紵、魚鹽銅鐵、丹漆茶蜜、靈龜巨犀、山雞白鷦、黃潤鮮粉。

既是貢品,一定珍貴。但巴王上貢的茶卻是珍品中的珍品。《巴志》在這份「貢單」後還特別加注了一筆:「其果實之珍者,樹有荔枝,蔓有辛蒟,園有芳蒻香茗。」上貢的茶不是深山野嶺的野茶,而是專門有人培植的茶園裡的香茗。

《華陽國志》是我國保存至今最早的地方志之一,作者是東晉時代的常璩,字道將,蜀郡江原(今四川崇慶東南)人,是一個既博學、又重實地採訪的司馬遷式的學者,他根據非常宏富的資料,於公元355年前撰寫了這本有12卷規模的書。

周武王接納了茶這宗貢品後是用來品嘗、藥用,還是別有所為,目前還不得而知。但我們從《周禮》這本書中似可探知這茶還有別的用處。《周禮•地官司徒》中說:「掌荼。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徒二十人。」「荼」即古「茶」字。掌荼在編制上設二十四人之多,干什麼事呢?該書又稱:「掌荼:掌以時聚荼,以供喪事;征野疏材之物,以待邦事,凡畜聚之物。」原來茶在那時不僅是供口腹之慾,而且還是邦國在舉行喪禮大事時的必不可缺的祭品,必須要有專門一班人來掌管。

此外,《尚書•顧命》中說道:「王(指成王)三宿、三祭、三詫(即茶)。」這說明周成王時,茶已代酒作為祭祀之用。

由此可見,茶在三千年前的周代時,即已有了相當高的地位。而在《詩經》中,「荼」字何以屢屢出現在像《谷風》、《桑柔》、《鴟鶚》、《良耜》、《出其東門》等詩篇中,便不足為奇了。

寫到這裡我想起那個流傳很久的關於神農氏發現茶的另一個故事:說是神農有個水晶肚子,由外觀可得見食物在胃腸中蠕動的情形,當他嘗茶時,發現茶在肚內到處流動,好像士兵一樣的查來查去,把腸胃洗滌得乾乾淨淨,因此神農稱這種植物為「查」,再轉成「茶」字,而成為茶的起源。

這個故事應該是後人編造的。原因很簡單:根據清代學者顧炎武考證後認為,茶字的形、音、義的確立,應在中唐以後。而陸羽在撰寫世界上第一部茶著《茶經》時,在流傳著茶的眾多稱呼的情況下,統一寫成茶字,這不能不說是陸羽的一個重大貢獻。

當然,這只是說,從先秦開始到唐代以前,茶字的字音、字形和字義等尚未定型而已,其實,早在漢代就出現了茶字字形。此後,三國時張輯撰的《廣雅》、西晉陳壽撰的《三國志•韋曜傳》、晉代張華撰的《博物志》等,也都出現過「茶」字的字形。

從以上資料可以斷定:不管怎麼說「茶」字的音與意不是神農時代就有的,那何來「查」轉「茶」呢?所以我說關於神農稱這種植物為「查」故事是附會與後人編出來的,不是事實。

其實從尊敬先祖的角度而言,附會故事這本身含有不尊敬的意味。而這種「不尊敬」後人卻意識不到,還覺得在美化、神話先祖。在這幾千年的文明史當中這類事情層出不窮,歷史的真實都被掩蓋了。

真實的歷史是為了留給後人作為經驗與借鑑的。當歷史被蓄意或無意改動的時候,時間一長就會造成後人的誤解,假的越來越多,歷史的借鑑功能也就越來越弱,這樣會製造文化傳承上的混亂。把後人導入歧途。

本系列也是有感於此,儘量還原真實的歷史。在查找資料過程中仔細去分別,哪些是「故事」,哪些記載是真實的。給讀者以真實全面的展現茶與茶文化的諸多方面。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