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董事長事業成功的秘訣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7月09日】

燕玲說: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這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社會裡,是法輪大法這片淨土改變了我,規範了我的言行,改變了我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在工作中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看淡名利。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國有企業起死回生。在這裡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她是96年喜得法輪大法,過去一直在國企的管理崗位上工作,82年任廠長,99年至現在任董事長,整天沒日沒夜的操勞,又苦又累,曾得到各級政府的表彰,在當地小有名氣,使自己的虛榮心在不斷的膨脹,弄的滿身是病,苦不堪言,朋友、同事都很關心她的身體,幫其四處求醫問藥,都不見好轉,處在絕望中,多次向主管部門提出辭去廠長工作。

就在這時,有位朋友借給她一本《轉法輪》。她說:「當我第一次接到《轉法輪》這本書時,剛把書翻開,見到師父照片和讀到書中第一頁,感覺到每個字都在往我大腦裡邊打,我神的一面明白了,聞到佛法了,落淚了,把書高高的舉起,然後放在頭頂上,情不自禁的說,我終於找到您了。朋友見到我這種舉動,他對我說,你與法輪功的緣份太大了。」

當時正趕上過年放假期間,她看完了一遍《轉法輪》後,知道自己真正聞到佛法了。在以後的學法修煉中,世界觀發生很大的變化,通過學法煉功,心性在提高,身體也在變,看完師父的九講錄像後,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僅一週時間出現無病一身輕的感覺。每天心情特別好,一個月後,過去的腎積水、膽結石、頸椎5-7節骨質增生,壓迫一條腿經常不聽使喚,眩暈症、風濕病、腿變形等症狀完全消失了。

這時燕玲對工作的態度也有很大的變化,職工背後在議論,說咱廠長的性格和以前不一樣了,說話的態度也變的溫和可親,過去總有病,整天打針吃藥。現在身體也好了,象變了個人一樣,這件事情在職工中和社會上影響很大,都知道她修煉法輪功,是在大法中受益了。

燕玲說:「大家不僅支持我修煉法輪功,而且還說自己有時間也要煉。在我身上體現了大法的神奇和偉大。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轉法輪》)」

燕玲說:「我只有一個念頭,決心用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指導自己,以法為師,把我的工作環境視為修煉環境,儘可能的使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符合大法弟子在不同層次的不同要求。

多年來在工作中遇到矛盾時,就是堅持向內找,學會換位思考,經常提醒自己要對員工有愛心,耐心和包容心。」

九八年單位蓋了一棟近三千平方米的大樓,有生產車間和職工住宅。是框架結構的,每平方米造價六百元,是市場建築成本最低的,建築質量又是最好的。施工方老闆當時一定要給燕玲好處費,幾次都被她拒絕了,後來說送一套房子吧,也被拒絕。

燕玲對他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師父要求我們煉功人修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高境界。」老闆很感動道:「我的姐姐也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從心裡佩服你們法輪功這群人。」

此後他對別人經常提起這件事情,對別人道:「煉法輪功的人真是不貪不占,也是我搞建築這麼多年所遇到的第一個人。」

零三年和零七年根據公司生產發展的需要,又分別蓋了一棟生產車間和一棟聯合開發的職工住宅。很多領導和開發商都找燕玲,首先談好處費,玲對他們道:「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肯定不能收好處費的,你要想合作,就把施工成本壓到市場最低價,在你能承受的情況下我們才可以合作。」

當時一人很受觸動,對玲道:「不怪你們的企業搞的這麼好,煉法輪功的人真是一群好人。大姐,我非常敬重你。」

他把玲的話講給單位的同事後,大家在議論:「現實社會還有這樣的好人,現在的領導哪個不貪不占啊,都在變著法想辦法往自己的手裡摟錢啊,煉法輪功的人真的不一樣,真是不貪不占。」

這件事情在當地傳開了,大家都知道燕玲公司樓的造價最低,質量最好,社會反響很大。

在以後的日子裡燕玲的企業在資金上有困難時需要拆借,找到這些開發商時,他們都主動給送錢,幾十萬元借給公司用半年或者幾個月,從來不要利息。財務人員都特別感動。

副廠長經常對大家道:「咱們的董事長就是咱們企業的無形資產,我們無論去哪辦事一提到她,大家都很敬佩她,而且很願意幫忙。我們在這個企業工作有一種自豪感。」

零二年燕玲女兒結婚時,婆家給買了套房子,缺五萬元,玲找朋友借了二萬元,在還錢的時候,朋友道:「這錢不要了,就算是孩子結婚的賀禮了。你做了幾十年的企業領導,是因為你不貪不占,有時我們私下談論你的時候都說你太傻了,其他企業雖然沒錢或者倒閉了,但是他們的領導卻都比你有錢多了,都有幾棟房子,而且都坐著好車。國企改制後只有你一家還在正常生產,而且經營形勢還一直很好,你個人真的吃虧了,有時我們真的為你不平。」

是啊!我們看看共產邪教這些號稱公僕的官員們,一百個得九十個富的流油,聲色犬馬。

燕玲管理的企業雖然規模不大,只有三百多人,但很難管理。國有企業就是在夾縫中生存,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很大,真是一步一個坎,管你的部門特別多,企業正常辦一件事情會拖很長時間,吃拿卡要的現象常有發生,明知他們太過份,但玲知道自己是修煉人,不能和他們動氣,要善意的與他們商量,最後達到他們對自己的理解與同情。

同學、朋友都為燕玲不平,道:「國企都在倒閉,你為何在這活受罪,目前的社會現象你是無法抗拒的,你不要再幹了,要急流勇退。」

有時玲也被朋友說動了心,可是一回到工人中卻聽到工人道:「咱們周圍的國有企業都黃了,只剩我們一家了,我們在托大法的福,因為你修煉法輪功了,我們都跟著受益了。」

聽到這些話後,玲深感自己肩負的責任,自己如果退休或此廠倒閉三百多家庭上千人立即生活處於危機。在工作中時刻不能忘記自己是修煉人,肩負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責任,要給她們提供一個就業機會,自己要做一名合格的廠長。

在單位燕玲一人執筆,主管財務,在修煉的十幾年裡她從不在企業多報一分錢。

燕玲說:「雖然在這方面,我已得到大家的認可,但我深知我與師父要求『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的標準差的很遠,我理解這個標準,不只是我們圓滿以後才要達到的境界,而是在日常生活的每一件事中都必須達到的標準!」

由於工作關係,玲接觸的面很寬,接觸的部門也很多。無論去哪裡,他們都很關心,首先要問的是什麼力量使一個小國有企業堅持到今天,特別是在金融政策不予以支持國有小企業,整個大環境不利於國有企業生存的情況下,不僅能生存,而且每年都是地方財政特殊貢獻企業,真是奇蹟。他們都知道燕玲修煉法輪功,玲道:「如果我不是大法的修煉者,絕不會有這樣的承受能力,能使這個國有小企業能堅持到現在。是偉大的法,賦予她的智慧,是偉大的師父給予我們修煉人的能力。」

他們道:「我們今天真正明白了法輪功學員都是在做好人,對人類的道德回升起著重要的作用。」

過去他們許多人一直認為法輪功就是參與政治,明白真相後,他們都認為江澤民太壞了,對法輪功太不公正了。

由於燕玲修煉法輪大法,思想境界得到昇華,企業越做越好,產品質量在同行業中是客人最認可的。客戶都知道她煉法輪功,對其人品很欽佩,他們說與玲合作很放心,不用那麼多防線。同時玲也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好評,各級政府給了玲很高的榮譽,企業每年都是財政特殊貢獻企業。

燕玲也多次被評為各級先進。由此引來了宣傳部門對她進行採訪,玲向他們介紹了企業和本人的情況,特別介紹企業和自己本人取得的成就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而為。

他們道:「你的事跡真的很感人,但我們新聞部門有規定,法輪功的事跡不能報導,很抱歉。」

他們雖然不敢正面報導,通過玲的事跡,從心裡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燕玲說:「我只是千千萬萬個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一員,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對國家、社會和家庭有百利而無一害。在全球經濟滑坡,人類道德淪喪的今天,願天下有緣人都能得到法輪大法的救度,都有個美好的未來。」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