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最幸福的人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7月13日】

我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有十九個年頭了,經歷了風風雨雨、酸甜苦辣,現藉此徵文的機會分享給讀者。

一、沐浴佛恩

修煉前我個性強勢,爭名奪利,性格孤傲。致使身體患多種疾病,心臟病、支氣管擴張、慢性咽炎、失眠、貧血等。一米六的我體重才八十多斤。兩斤的東西都拿不了,三天兩頭咯血。中西藥不知道吃了多少,錢不知道花了多少,走路打晃,有人說我這臉蒙上紙都能哭了。

親人朋友背後說這人多可惜啊,意思就是我活不了多長時間了。一九九九年春天,就在我人生最低谷絕望的時候,哥哥給我送來了《轉法輪》這本寶書!大法中的高深法理震撼了我。解開了我好多好多解不開的謎團。明白了人為什麼來到世上,人為什麼要生老病死。人除了承受病痛、追逐名利,還可以通過修煉使道德昇華,超脫生死。我再也放不下這本寶書了。在不知不覺中我全身的疾病不治而癒。人也胖了,臉色也好看了。

師父告訴我要按照真、善、忍做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一個無私無我,一切為他人著想的好人。我的心胸開闊了,從原來的自私,強勢,爭強好勝,遇到名利往上沖的我,昇華成了放淡名利、遇事退讓、遇事首先為別人著想的我。家庭和睦了,多年不走動的親屬來往了。我每天都是樂樂呵呵的。那種快樂發自心。

我和丈夫是後結合的家庭。他有三個孩子,我有一個孩子。在生活中矛盾重重。丈夫的孩子到我家來時常找我的毛病,這不對,那不對,甚至雞蛋裡挑骨頭,在他們眼裡我沒有一件事做的對,沒有一件事做的好。當時我心裡非常委屈,心裡哀嘆做後媽真不容易。過後一想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師父教我,做為一個修煉人就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事先考慮別人,無私無我,遇到矛盾先看自己哪做錯了,向內找自己。我就從一點一滴做起,他們再說我的時候我就看自己哪做的不對,不去爭辯,盡力為他們著想。慢慢的我心態平和了,不再感到委屈,和孩子的關係也融洽了。

丈夫的孩子三丫家買了新房要裝修,可錢很緊張。我和丈夫打電話把三丫叫來。三丫問:「有什麼事嗎?」我說:「你閉上眼睛把手伸出來。」我把一萬元錢放在她的手裡,她睜眼一看問:「給我的?」我說:「給你的。」她高興的說:「給這麼多呀!」我說:「再閉上眼睛,伸出手來。」我又給她放在手裡兩萬元。她睜開眼睛一看,驚訝的說:「又給我這麼多呀!」我說:「這是我和你爸給你裝修房子的,以後再有什麼困難就吱聲。」孩子高高興興回家了。

大丫單位買斷,給了幾萬元,可她自己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不長時間錢就花的沒剩多少了。我在生活上從吃到穿幫助她。我想這也不是長久之計,就和丈夫商量:「把大丫的保險幫她交了吧,到退休的時候她有工資,咱倆多省心呀。」丈夫高興的說:「太謝謝老伴了。」我說:「你不要謝我,是師父叫我做的。你感謝李洪志師父吧。」我們給大丫補交了四萬多元的保險金,每年還得再交三千多元保金,一直到開工資。現在大丫月工資能開兩千多元錢了。我告訴孩子,你要感謝大法師父,是我師父叫我這樣做的,我不修大法是不會給你花這麼多錢的。我丈夫看到我身心的變化,從心裡感激李洪志師父,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二、痛失親人

正當我們全家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恩浩蕩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雲突變,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鎮壓。下令「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下密令對法輪功學員「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千千萬萬個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抄家,勞教、判刑,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千千萬萬個鮮活的生命不打麻藥被活摘器官高價出售謀取暴利。

我的哥哥、嫂子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向世人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判冤獄,哥哥因在法庭上講真相,被加刑,原定三年冤獄被加到五年。家裡留下兩個未成年的孩子。我與這兩個孩子天天盼、夜夜盼,嫂子結束三年冤獄回家,就盼哥哥趕緊回家,一家人團聚。可就在哥哥要回家的最後一年,哥哥在監獄裡被迫害致死。從那天起嫂子領著兩個孩子再也沒有了盼頭,我哥哥再也回不來了。

三、救度世人

可迫害仍在繼續,我與家人為了不讓更多的法輪功學員遭遇與我家一樣的迫害,為了讓還在參與迫害的人不再作惡,為了讓不明真相的世人不再助紂為虐,為了讓世人能重新沐浴法輪大法的恩澤。我們開始了講清真相的歷程。丈夫退休前曾任公安局局長,我們在鄉下有個園子,每到夏天都會有很多丈夫的老部下和老朋友、老同事來作客,我們準備好吃的、新鮮的瓜果和蔬菜招待他們,借著觀景、遊玩的機會向他們講清真相,退出中共的邪惡組織。這些人都是體制內的人,更了解共產黨的邪惡。幾乎是來這作客的人來一個退一個,我和丈夫也由衷的為這些選擇美好未來的人高興。

丈夫的親戚曾經任我地公安局國保科科長,她在任期間做了很多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事,我哥嫂被迫害,她在當中是主要參與者,我也曾經對她一度很是怨恨。可師父讓我們救度眾生,師父說:「度人就是度人,挑選不是慈悲。」(1)我放下怨恨,知道她也是被迫害的生命,真正的元兇是江澤民。我心裡只想著為她好,讓她懸崖勒馬,以免將來因迫害大法弟子受到天懲。與丈夫向她講真相,她不聽,我們也不氣餒,經過長時間反覆的講,她終於退出了中共邪黨,她明白真相後還勸她丈夫也退了黨,在她退休的時候,把她在任期間搶來的大法書都給了我們。

我走上街頭,不放過任何一個講真相的機會,發放新年真相年曆,打真相電話。幫助條件不好的同修買電話卡,經常是幾千元幾千元的買,我與丈夫除了退休工資,沒有額外的收入,但比起有些家庭條件不好的同修還算富裕,只要能救人,不計任何得失。看到一個個三退後充滿感激的笑臉,聽到電話裡的一聲謝謝,我覺的這些生命真的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再一次謝謝師父對弟子與世人的慈悲救度。       

(1)李洪志師父講法:《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