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承擔救人項目 證實法的偉大

波士頓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6月29日】

我是二零零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從加拿大移民到美國的第一站就是波士頓,也是在這裡得法的。此後的十多年,就是在這座城市修煉、講真相救人,經歷了一次次歷煉和境界的昇華,感謝大法,感謝師父,感謝RTC平台。現在我就簡單介紹一下近兩年開展地區證實法項目中所經歷的考驗及心性提高的過程,希望能夠與大家共勉。

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以後,可能是師父的點化,也可能是修煉狀態到了這一步,突然覺的象過去那樣天天上班,回家學法煉功,晚上到平台打電話救人是遠遠不夠的。因為悟到了這一點,我決定主動承擔項目。可是從悟到法理到決定付諸行動,經過了幾個月的掙扎,其中捨棄常人心,放棄個人利益的痛苦過程,可謂剜心透骨。因為我清楚的知道,一旦我選擇了這條路,未來的修煉必將充滿了艱辛,充滿了挑戰。安逸舒服的日子將一去不復返了。事實也的確如我所料。由於師父的加持,在這之後的兩年裡,我開展了幾個針對主流社會、州政府講真相的項目,同時在本地同修的配合下開闢了哈佛廣場講真相點至今。

二零一六年七二零之前,我就有一個心願,要針對哈佛大學組織講真相反迫害活動。哈佛作為全球最著名的高等學府,長期以來就是中共進行海外滲透的重點,而且哈佛的影響力遍及全世界,所以那裡的師生員工是我們必須救度的對像。當地學員已經好幾年沒有針對哈佛講真相了,剩下的時間就是給我們彌補的機會。於是二零一六年七月末的一天,我安排當地同修在哈佛三個校門口同時講真相,過程中遇到很多有緣人。事後,有同修與我交流,希望哈佛的真相點能夠堅持下去,因為它太重要了。在哈佛真相點開闢的當初,正值本地剛剛發生在另外一所大學的真相點受到嚴重干擾的事件。我能夠感受到同修們整體上對哈佛這個新真相點的擔憂,對能否堅持好這個真相點的懷疑。儘管如此,我心裡想的是,救人是第一位的,我不承認,師父也不會坐視舊勢力插手破壞而不管。哪怕今天只有我一個人站在這個景點講真相,我也要堅持下來,因為這是救人的需要,是師父對我們的要求。

說來也是師父的安排,真相點開闢不久,正好有兩位從大陸來到美國的同修,希望儘快加入當地證實法的項目,主動要求承擔哈佛真相點的任務,周末則由我們全職工作的同修補充,後來又陸陸續續有其他同修參與進來。於是從那以後哈佛校門口成了一個一年四季長期的真相點,特別是夏季旅遊高峰期,幾乎每天都有當地同修堅持在那裡講真相,兌現著救人的誓約。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對我們救人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我意識到,不能僅僅局限在街上發資料,隨機講真相的水平上,要加大力度。於是在二零一七年七二零,我又組織了在哈佛廣場的反迫害集會。因為是在神韻交響樂推廣期間,為了儘量不占神韻項目的人力資源,這次活動從申請許可證,到活動計劃安排,主持人講稿,音響設施配備安裝,真相資料準備,人員召集,車輛運輸,自己都親力親為,操心到每一個細節。在準備過程中只有一位西人同修和家人同修默默與我配合,也因此覺的壓力很大,自己又是第一次承擔這類活動,生怕哪個環節出什麼意外,更擔心到時候沒幾個同修參加活動,場面冷清。總之在之前的兩個星期,思想處於高度緊張狀態,身心疲憊。但我不斷提醒自己,在師尊為我們用巨大承受換來的最後時刻,每分每秒都是為了儘量多救人,一個真修弟子在這個時候就是要有勇氣去承擔。神都在看著呢。

那天來支持的同修有三十多位,平時不太走出來的同修也成了當天講真相的主力。我們在這次活動中接觸到電視台編導、公司高管、哈佛學生學者、大陸民眾和各國遊客,他們中有許多人通過我們的真相信息為自己的未來做出了正確的選擇。由此我再一次深切體會到了面對挑戰時信師信法的重要,正念能改變一切,能創造奇蹟。同時圓容整體,少抱怨,個人承受的過程就是一個境界昇華的過程,也是為眾生得救所必須的付出。那天,從早晨陰雲密布到活動結束時,天高氣爽,艷陽高照,大家都感受到另外空間場被大法弟子清理得很乾淨。

哈佛廣場的這次活動再一次讓我感受到救度當地眾生的緊迫。正巧二零一七年紐約法會期間,我參加了英文媒體的一個交流會,澳大利亞同修分享了他們通過真相電影救度當地主流精英的成功經驗,當時我頭腦裡就有了一個想法,要在波士頓地區通過電影研討會讓更多主流精英了解真相。這個想法我醞釀了幾個月,借著這次哈佛廣場反迫害活動的成功舉辦,我決定付諸行動,首先在哈佛廣場的獨立影院嘗試。

於是我和先前合作的西人同修一起,聯繫哈佛廣場的一家享有聲譽的獨立影院,由於申請過程進展緩慢,對方態度怠慢,西人同修甚至懷疑影院被中共收買了,就在看似無望的時候,突然我們得到了一個非常好的放映時間。看似幸運,其實都是師父的安排,考驗的是我們的正念。緊接下來我們面對的就是市場推廣的問題。我和同修達成共識,要走市場路線,賣票。因為觀眾群是主流人士,電影又是嚴肅的人權主題,所以不是免費就能吸引特定人群來看的,賣票不是問題,關鍵是要推對了地方。

技術層面上的問題幸好有澳大利亞同修幫我們把關,指導我們如何運用網絡社交媒體推廣,可無時不在的恐懼、焦慮卻不是那麼容易擺脫的。怕到時候沒幾個觀眾,一百多人的劇院,就幾個大法弟子撐場面,台上嘉賓面對台下空場,我一想到這個情景,就嚇得心裡一哆嗦,甚至產生推遲放映時間的念頭。壓力之下,我甚至後悔請嘉賓到場,因為怕場面會很尷尬。雖然明知道這種狀態是嚴重干擾,可我怎麼才能消除自己的負面情緒,戰勝自我呢?這時我想到了師父的法:「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於是我就靜下心來想了想自己害怕的根源是什麼,是怕做不好救不了人?還是怕萬一失敗了,賠錢不說,自己在同修、在演講嘉賓面前丟盡面子?站在法上考慮分析問題後,我看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是放不下證實自我的心,維護自尊不受傷害的心,執著於名利情。帶著這顆不純的心,如何能做到坦坦蕩蕩,正念正行去救人?於是我告訴自己,把個人的一切得失都放下,大不了丟面子賠錢。讓自己純淨起來,全力以赴,這樣舊勢力就鑽不了我的空子,師父就會加持我,大法就會展現奇蹟。

在最後的十天,我的狀態調整到了最好,突然覺的內心平靜清亮了許多,不再患得患失,怕這怕那。稍有動搖,我就用正念歸正自己。其實我們的推廣工作從一開始干擾就很大,開演前的一個星期,只賣出三張票(有一張還是我自己買給家人看的),YouTube的廣告被迫撤下,公共電視台的廣告無故被推遲,只播放了兩天,給主流精英發邀請函,因為格式內容不夠專業,開始一週發的效果也不好,沒人買票。我告訴自己,這都是假相,是考驗。我知道我們的推廣策略是對的,救人不是多花錢了就能達到效果,至於送票,白給的東西別人不會珍惜。我就按部就班,該做什麼做什麼,剩下的就全由師父安排了。最後的一週,當地幾個同修也參與進來,幫助我們做最後的衝刺。我們發邀請函,走訪主流機構,在主流聚集的地方貼宣傳廣告。那幾天我心裡空空的,唯有一念,就是要在實踐中證實師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就在這時,家裡廚房裝修出錯,我被告知要花錢重做。我知道這又是干擾,就沒往心裡去,一切等這個項目完成再說。同時我感到那段時間師父在另外空間給予了我巨大的加持,儘管沒有時間正常煉功,學法也是抓空檔零零散散的學,可是自己的正念和身體狀態一點沒受影響。在單位裡,連著兩個星期,我管理的系統都特別安靜,沒出任何問題,也沒人找我做技術支持。從而給了我機會抽出時間做推廣。這都是師父在另外空間給安排好了,加持我完成這一使命。

在電影放映前的最後一個周末,同修打電話告訴我,網上有十三人買票了。我心想,法的威力在這個空間展現出來了,繼續努力!活動當天一早,我到劇院查看電影宣傳廣告的張貼情況。正碰上劇院市場部經理,他告訴我,他看了影片介紹,感到很震驚,他由於腰部扭傷,不能坐著看當晚的電影,但會全力支持我們,把活摘真相影片的網上連結發給劇院影迷圈子裡的觀眾。他最後說,我這點腰傷和你們(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苦難根本沒法比。我聽完他說的,心裡感到,無論晚上有多少觀眾出席,這個活動沒白做。而且我有一種預感,晚上的電影會有出乎意料的結果。

到開演前半小時,一百多人的劇場坐了八、九十人,有觀眾一樓找不到座位,只好上二樓。除了前來加持的少部份同修外,絕大多數都是常人,有醫生、學術精英、人權機構組織成員、電影製作人、普通市民和高校學生等等,其中還有中國大陸的留學生。觀眾中除了一些拿免費學生票進場的學生外,其餘都是在網上或影院當場買的票,這類觀眾占了三分之二。很多觀眾參加了影片後的圓桌討論會,表示願意協助我們通過州議會法案制止中共活摘。我們的推廣起了作用,關鍵時刻,偉大的師尊加持了我們。

當天演講嘉賓之一的大衛﹒喬高先生對我說:你之前告訴我可能沒幾個人來參加這次活動,事實完全不是那樣。有這麼多人買票來看電影,你應該對自己,對你辦的活動更加有信心。我想這是師父借喬高先生的話在鼓勵我。我們把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堅持到了最後一刻,這就是成功的關鍵。很多同修通過這次活動看到了大法在救人中的威力,常人觀眾跑過來與我握手,感謝我們舉辦了這個活動,並且告訴我,除了你們(大法弟子),這個社會沒人會組織這個活動,你們要繼續你們做的。在那一刻,我感到自己所有的付出,所有經歷的煎熬都是值得的。

事後有同修發簡訊祝賀我通過這次活動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而對我而言,救人的結果,得救的眾生應該是最高興的,因為他們的生命有了未來的保障。讓我最高興的,不是救人積了多少威德,而是我通過自己的這個實踐過程,證實了師父法的偉大,其間從不確定、惶恐、孤獨到堅定、坦蕩、無畏的去面對,這個過程是自己真真切切的感受。法的偉大是真實的,只要你有足夠的勇氣去相信他,實踐他。而這個實踐和昇華的過程,就是一個修煉者真正屬於自己的財富。時間緊迫,藉此機會,希望更多的同修能夠跨出關鍵的這一步,放棄所有人的顧慮,去主動承擔救人的項目,去實踐,去證實,去感受法的偉大,正象師父說的:「你們付出的再多和你們將來所得到的都不能成正比。」[3]

最後補充一下,在活動的第二天一早,我的房屋建築公司告訴我,由於他們的失誤,造成我家廚房裝修錯誤的損失,由公司承擔,他們將免費重做。我心裡釋然,正如我所料,一切干擾都是假相,是用來關鍵時刻考驗我的正念。堅持正信到最後一刻,師父都會替我們化解。在此借用師父的話和同修共勉:「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4]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018年華盛頓DC法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