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字經》讀書筆談(二十)

劉如

【正見網2018年08月22日】

【原文】

三傳者,有公羊,有左氏,有穀梁。

經既明,方讀子,撮其要,記其事。

【字詞義解釋】

(1)三傳:《左傳》、《公羊傳》、《穀梁傳》合稱「春秋三傳」,簡稱「三傳」。者:語助詞。
(2)公羊:《公羊傳》的簡稱。早先是戰國時公羊高所撰,到漢景帝時再由公羊壽與胡毋生寫定。此書以問答形式來闡釋《春秋》的「微言大義」。
(3)左氏:指《左傳》,也叫《左氏春秋》。春秋時魯太史左丘明所撰。以敘事為主,著重在以史事來證實《春秋》。
(4)穀梁:指《穀梁傳》,戰國時穀梁赤所撰。
(5)經:古代的圖書目錄有經、史、子、集四部的分類。這裡指儒家典籍。
(6)既:已經。
(7)方:才、開始。
(8)子:古代圖書分類經、史、子、集四部的子部。這裡指諸子百家的書籍。
(10)撮:摘錄。
(11)其:諸子百家的書籍。
(12)要:重點。
(13)記:記住。

【譯文參考】

給《春秋》作解釋的有合稱「三傳」的書,分別是戰國時公羊高的《公羊傳》、春秋時魯國人左丘明的《左傳》、戰國時穀梁赤的《穀梁傳》。
儒家典籍都通曉了之後,才開始讀諸子百家的書,對各家的書要摘錄重點,記住其中的事例。

【讀書筆談】

這一課,除了告訴孩子還有專門為了了解《春秋》這部經典的內容、作用和意義而寫作的「三傳」外,主要是讓孩子知道,學習完儒家經典後,還會接觸諸子百家的書籍,進行一定的學習。因此這裡很關鍵的兩句話,就是「經既明,方讀子」。

為何這句話重要呢?其實這是告訴學生,儒家經典基本上是屬於道德的教育,即使學習歷史的《春秋》、為官必須懂得的各種文章寫法和意義的《尚書》、通曉天地自然萬物之理的《易經》、了解民心社會和真情、用以明志的《詩經》,以及學習《周禮》了解朝廷和百官的禮儀制度,都是為了實現儒生匡扶天下,德化天下,為民請命等治理國家、使得天下太平的理想。是出自無私的為國為民的思想和責任而讀書學習,以道德品性的修養為重。是為人的基礎。這基礎沒打好,不能學習諸子百家。

那為何如此呢?諸子百家如果通俗地說,是各種方法論,基本上就是處理具體問題時的措施。如《韓非子》,現代人研究它,多是為了獲得攻讀人心的技巧,可以說是高明的解讀人心理並加以利用達到自己目的的方法和技巧。比如如何對待上司,如何勸服上司,如何投其所好,順著對方執著的名利情來說話,並把它運用到現代的公司人際關係上。又比如《孫子》這部兵法,更是可以運用到商場的競爭。各種具體方法的應對,分析得很透徹,幾乎很快就能運用到生活和工作中,所以現代人覺得很實用,往往很多人都在研究和學習,但是儒家經典卻沒人願意讀。是本末倒置的做法。諸子百家,幾乎可以說是各種計謀技巧的聚會,但是就如同一把刀,用在什麼地方,出自何種目的,卻決定了這個方法給人帶來好壞的不同結果。

一個好人用它,會用在利國利民的地方,一個品德敗壞的人,卻會用它們禍國殃民,為達到私利不擇手段。孔子把這種懂得技巧卻道德敗壞的人叫做小人。小人是不能讀這些書的。只有君子品德的人,才能學習這些方法和技巧,用來經國救民。所以必須先讀儒家經典,懂得君子的品德,擁有君子的志向,才能學習這些書。走上以德馭才的道路。所以,儒家,並不排斥諸子百家,只是善加使用,管理國家時遇到具體問題,刑法的運用可以參照法家的,但是要慎重,不能嚴刑峻法,一切以照顧好百姓為原點。用兵,就參照兵法,等等,可以有個借鑑,有具體的方法和實例作為參考,很實用。但是絕對不能用在害人的地方。所以,讀這些書,只要讀出關鍵的要點,記住那些典型的實例,就可以了。

【故事天地】

韋編三絕

孔子到了晚年,喜歡讀《周易》。

春秋時代沒有紙,字是寫在一片片竹簡上,一部書會有許多竹簡,必須用熟牛皮(韋)繩子把這些竹簡編連在一起才能閱讀。平時捲起來放著,看時就打開來。《周易》的文字艱澀,內容隱晦,孔子就翻來覆去地讀,這樣讀來讀去,把編連竹簡的牛皮繩子磨斷了許多次(韋編三絕)。

即使讀到了這樣的地步,孔子還是不滿意,說:「如果我能多活幾年,就可以多理解些《周易》的文字和內容了。」

「韋編三絕」形容讀書刻苦勤奮。 這個故事也告訴人,孔子認為道家的東西,更加高深,自己不過整理了道家做人那部分文化,可以理解的部分,變成儒家的經典傳給人。實際上孔子也承認比起道家修道,自己懂得的,實在太少。所以,一直不停地學習。

半部論語

趙普,原先是趙匡胤手下的推官。西元960年,趙匡胤率軍北上,部隊到達陳橋時,趙普為趙匡胤出謀劃策,發動陳橋兵變。趙匡胤做了皇帝,建立了宋朝,史稱宋太祖。接著,趙普又輔佐宋太祖統一了全國,做了宰相。宋太祖死後,他的弟弟趙匡義繼位,史稱宋太宗。

宋太宗時,趙普仍然是宰相。有人對宋太宗說趙普學識淺,所讀之書只是儒家的一部經典《論語》,當宰相不恰當。

有一次,宋太宗問趙普:「有人說你只讀一部《論語》,這是真的嗎?」

趙普老老實實地回答說:「我所知道的,確實不超出《論語》這部分。過去我用半部《論語》輔助太祖平定天下,現在我用半部《論語》輔助陛下,天下太平。」

後來趙普病逝,家人打開他的書箱,裡面果真只有《論語》二十篇。

「半部論語」是強調儒家思想的精深。 可以正確妥善地運用人才,平定和管理天下。絕非其它諸子百家各種具體的小才可以相提並論的。當然有的書籍,像兵法,有更加高深的內涵,但是並沒有揭示給普通人,不修煉的人也看不出來,這個就另當別論了。

(註:根據正見網《三字經》教材改編)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

文明新見專題

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