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迷途重生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7月30日】

玉琢是個白富美,白,肌膚雪嫩伸手笑藕黑;富,比起工薪階層,她確實闊,年消費十萬二十萬。美,確實很漂亮,眉似彎黛,眼似秋波,曲線玲瓏, 回頭一笑百魅生。

如果把人體比作個電腦,玉琢可謂名牌,可是她的軟體系統卻中了馬列邪教的病毒,完全是馬列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造就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認為人死一了百了,活著不享受死了白搭, 揮霍無度、出口成髒、抽菸耍酷,盡情的醉生夢死。

婚後,丈夫宏荳心裡這個高興,以為司馬相如遇到了卓文君。如此良辰美景有美人日日陪伴。

卓文君雖然沒守住婦道,與人私奔,可是其系統畢竟是傳統三從四德,所以溫柔似水,出口成章,花前月下,相夫教子。可是玉琢從小到大腦中被安裝的是馬列邪教軟體系統,運作起來,這下壞了。

玉琢天天鬥地主,一不順心長篇共產國罵,偶爾對其全家武裝鎮壓。動不動讓丈夫對自己進行孝忠,表示無限忠誠並進行自我批判,搞的全家雞犬不寧。

一種思想大可治國,小可治家。共產邪教沒有人性只有階級性,不論你是流氓惡棍只要站在共黨這派上你就是好人,否則就是反動。

玉琢在家庭中也搞出階級鬥爭,自己娘家是好階級,婆家人是反動派反動階級,所以只有娘家人沒有婆家人,氣的婆家人沒人願意登門。

玉琢還壟斷財政,逼宏荳向家裡要生活費,花著公婆的錢還在背後罵著他們,每天和狐朋狗友一起胡吃海喝,五年內花掉了上百萬。

敵人可以消滅掉,可是天天與自己同床共枕的妻子,你有什麼辦法,除了離婚別無他策,可離婚又引出太多問題。所以不論男女一旦中了馬列邪教的毒,家裡就多了個掃把星。宏荳在壓力下痛苦的活著,吵架後甚至會背著妻子拿菸灰缸砸自己的頭。

玉琢也常常感到內心空虛,不知道這麼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晚上做噩夢還常常夢到人死後那種淒涼的景象,驚醒後便拚命的去抓身邊的人或物,像要抓住根救命的稻草一樣。 她迷失在滾滾紅塵中。

最令玉琢無法接受的是婚後五年都未能懷孕。

公婆專門帶著去北京的醫院問診,檢查結果都正常,可就是懷不上。

有時候看到別人家的孩子在玩耍她就忍不住想哭,覺的自己這輩子都不會有孩子了,

玉琢覺的自己的靈魂越走越遠,已經回不了頭了,也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在消耗人生福份。

可萬萬想不到的是她能有機緣走入大法修煉的門,師父和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玉琢是通過母親而接觸法輪大法的。

學法後的她身心發生巨變,不再和狐朋狗友一起鬼混,對家人的態度也溫柔了,丈夫宏荳見狀還不相信,說她在裝,挺不了幾天,就會「原」形必露。

玉琢沒有跟他爭辯,而是繼續用法中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學法後,從內心感到對不起公婆,就要用行動來彌補。

早晨早起給公婆做飯,定期去公婆家為他們收拾屋子。

第一次登門打掃衛生時,婆婆都震驚的抱著她道:「你這樣我特感動!」就差點說出:「格格使不得啊!奴才可接受不起啊!」宏荳出門去玩遊戲機,玉琢就在家看書、煉功,再也不像以往那樣與他爭吵。

由於得法後不怎麼出門,每日的花銷大幅減少。一次,宏荳想向父母要錢換輛車,玉琢挑娥眉道:「別換了,爸媽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有個車能遮風擋雨就夠了。」

聽了妻子的話宏荳發自內心的認可,道:「你確實變了。」

親愛的讀者,如果你不希望家裡有掃把星,就要把妻子或丈夫腦中的馬列邪教假惡鬥的軟體卸掉,安裝上大法真善忍的系統,才能得到賢妻良母好丈夫。

以前玉琢對嫂子總是口無遮攔,在一次聚會上自責的向她道:「嫂子,我學大法後才知道以前我太任性了,從不考慮你的感受,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幸好你大度不和我一般見識,今天借這個機會向您道歉,對不起!」

嫂子簡直覺的太陽從西邊出來了,當時聽完停頓了幾秒,慢慢的眼眶濕潤了……她被玉琢真誠的道歉感動了。從那以後她們就像親姐妹一樣。

更神奇的是,在玉琢學法修煉八個月後,突然發現懷孕了,得知這個消息,整個家族都沉浸在巨大的喜悅之中。

玉琢知道,這些轉變與美好都是師父和大法賜予的。她每天看著外面的太陽,內心全是得法後的喜悅!

她想告訴全世界的人,我有多麼的幸運!因為見證了玉琢的轉變,丈夫宏荳很支持妻子學大法,後來也走進大法修煉中,夫妻成為了同修師兄妹。

另一場考驗是與母親相關。修煉前玉琢與母親的感情一直不好,那時母親還沒修煉法輪大法,玉琢怨她對兒時的自己照顧不周,記憶裡全是打罵的事,從小就有和她斷絕母女關係的想法,總覺的母女是惡緣。

修煉後玉琢明白了法理,向內找發現,是自己太自私,想要的太多,總拿母親的缺點跟他人的優點比,從而忽視了她對自己的付出,放大了自己的傷痛。

每當玉琢看到她的強勢、自私、狡猾的一面就會感到憤慨,而這些不正是自己自身存在的問題嗎?一直活在自我之中,有著「鬥老師,鬥父母」的黨文化的變態心理,

五千年傳統文化中所講的都是「百善孝為先」,自己連人中的孝道都做不好,更何談做個合格的大法修煉者!玉琢對自己道:「對母親的怨我不能要,我必須放下。」

一天,晚上夢見自己與母親在吃豆包,母親吃了兩個豆包,卻對別人說沒吃。

玉琢說你明明吃了,怎麼說沒吃呢?於是與母親爭鬥起來,母親道:「你就不能說你錯了嗎?」玉琢恍然想起自己說過要放掉對母親的怨,於是向母親低頭認錯。

次日,針對此事和同修交流,同修感覺夢中的「豆包」提示她還是在「鬥」,還是沒把對母親的怨放乾淨。

玉琢更加深刻挖掉自己黨文化中鬥的因素,徹底卸乾淨馬列的病毒軟體,自己堅決不做「大鬥包」做個溫柔的人。晚上夢見下巴有一個大膿包,輕輕一碰就擠出來一灘黑黑的髒東西,隨後又擠出了好幾個像粉刺一樣的物質,她知道又有不少情中的敗物被清除了。

逐漸玉琢明白,自己光從大法中受益還不行,還得喚醒被中共謊言毒害的同胞們,講清大法的美好真相太重要。每次帶孩子出去打車,就跟計程車司機講真相,買東西就跟店員講。

有一次,玉琢剛到家,丈夫就贊其有威德,玉琢奇怪,他說打車時,剛要跟計程車司機講真相,道:「老弟,您聽過『三退』保平安嗎?」那個司機回頭看了一下他與孩子,就道:「哦,你媳婦跟我說了。 是不是你媳婦之前脾氣不好,學了大法後什麼都變好了?你們結婚五年都沒有孩子,學了大法後她就懷孕了?」宏荳連連稱是。

司機表示學大法很好,已經三退了。

玉琢聽完很欣慰,知道自己真相講透了。還有一次母親來家,跟玉琢道:「剛才打車我跟司機講真相,司機說已經退了,說有一個女人抱著一個孩子給他講的。那女子長得挺漂亮,講的也很好。」

母親笑道:「我一聽就知道說的是你。」母女很高興,這些眾生真的明白了。

隨著玉琢得法修煉,親朋好友們也因為她的變化而認可大法。

有一次,大姑父在外地打工檢查出胃癌,回來後想在本地再做檢查。

當時他的家人都非常擔心,每日淚眼汪汪。

玉琢告訴他們全家: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情就會有所變化。

他們就按說的做了,全家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

後來再次檢查,醫生說是炎症,輸液消消炎就行了。這使大姑父一家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後來琢母給他mp3,讓他聽師父講法。大姑父每天都用心聆聽,聚在一起吃飯時,玉琢又不斷的講真相加深他們的認識。

席間,大姑父評價道:「這一桌子人變化最大的就是玉琢,和原來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玉琢告訴大家,自己發生的改變全部源於法輪大法,什麼都改變不了人心,只有真正的佛法修煉才能使人改變。

這時玉琢嫂子的父親站起來道:「來,我們一起舉杯,法輪大法好,乾杯!」看到起身後紛紛舉杯稱讚大法的家人,瞬間,玉琢激動的熱淚盈眶……。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