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千載法緣之七 海島觀景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7月28日】

明清時期是中華文化走向成熟後逐漸沒落的時期。明朝時期,修道之風普及全國,西方科學逐步滲入,造成兩種文明發展方式的矛盾日益加劇,最終導致清末民族的百年屈辱。

從文化史的角度,明清兩朝把歷朝在民間流傳的傳說、故事整理成文,刊印天下,這是對中華文化的一種特殊的貢獻。如四大名著就屬於這類。還有從官方角度,《永樂大典》和《四庫全書》的先後編撰是對中華文化一種系統整理與保留。

從疆域中來看,明朝疆土立於中原地帶,北方和西北、西南比較薄弱,但通過鄭和下西洋等大大擴大了海外的影響力,加強了與海外的聯絡,中華文明遠播四方。清王朝在疆土方面的管理力度遠超明朝,對西北、西南、東北等邊疆地區都進行了有效的管理,這為後來宇宙大法在人間的傳出奠定了地域基礎。

在這期間,以致到民國甚至到了中共統治初期,幾次大的人口流動:「走西口」,「下南洋」「闖關東」等等,雖然原因多種多樣,但對於邊疆以及南洋地區的開發,播種文明的種子功不可沒。

在這其中,歷朝都有的「流人」(被貶、被流放到邊疆或荒蠻地區的人)在明清時期很多,也加速了邊疆或荒蠻地區的開發和文明的傳播。

明清大體上算作中華神傳文化的強弩之末,做個總結之後,就在科學與現代意識用武力摧殘之走向沒落和凋零。

因為神傳文化體系經過漫長的歲月,隨著人道德的逐漸下滑,而逐步被神抑制,面對西方文明的衝擊下,顯出諸多不適應,從而導致共產邪靈的乘虛而入。這是後話,我們暫且不多說。

本文說說兩個女孩分別在明清時期轉生尋法的故事。

(一)

在明朝中葉,蘇州,此時這裡早已是舉世聞名的刺繡名城,在城南有座不大的綢緞莊。這家莊主的夫人不久前生個女兒,長得很可愛,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小嘴,非常招人喜愛。在小女孩三歲那年,從外面來個身著土布衣服的中年人,看到她就說:「你把院裡的大缸給我抱過來唄。」女孩跑到大缸前,煞有介事的抱著大缸,可是用盡了吃奶的勁也無濟於事。旁邊的奶媽和她母親憋不住樂。

等她實在抱不動的時候,開始圍著大缸轉悠,看樣子在想辦法。後來,她說:「叔叔,你過來。」把那個人拉到缸邊,然後鬆開手,雙手再去抱大缸,邊抱邊說:「我這回終於把大缸『抱』到你面前了。」聞聽此言,加上小傢伙這一連串的舉動,讓大人們開心不已。都覺得這孩子真有意思。

中年人在笑過之餘,從懷裡拿出一本發黃的書,並叮囑她母親:「讓女孩從十歲開始讀書,二十六歲零三個月又五天離家;五十六歲五個月又七天回來。這座大缸為線索。」說完那個中年人就走了。

她母親原本也是識文斷字的人,翻看此書才知道,這是一本對塵世間忠奸善惡舉例說明之書,列舉一些歷史人物的經歷和善惡報應,最終是為了說明生命的意義究竟是什麼。而且聽對方這樣一說,覺得對方有些來路,就讓奶媽在一旁記下了,後來因為怕潮濕而模糊,就把這些話(時間)繡在布上,讓女孩終身帶著。

咱長話短說,在女孩十歲那年,她家請來老師讓孩子學讀書,老師的學問很好,很有耐心。在老師的輔導下,女孩學的很快。

因為蘇州是刺繡名城,這裡的女孩子學刺繡那自然是天經地義的。她也如此。因為小時候那段緣份的關係,她母親也總是拿著那本書給她念書中的故事和作者對人生的感觸。她也總是想著探尋生命的意義。

在十八歲那年她也想出去走走,可是到了杭州親戚家不久,就病倒了,一病就是三年。這三年她吃過很多藥,看過很多郎中,但就是不見效。過了三年,鄰家辦事情請來戲班子唱戲,她在院子裡聽了一上午,病卻好了。眾人都覺得奇怪。

等她病好了不久,很多人都過來提親。但陰差陽錯都沒成。直到她二十六歲那年,年初,一位書生模樣的年輕人暈倒在她家門旁,家人把書生攙扶進去,報告給她的父母,她也知道了此事。

因為他們一家都很善良,就找來最好的郎中給書生醫治。郎中給書生診完脈之後,說:「他沒啥大毛病,就是受了一些風寒。」於是開了一幅藥方。

那位書生經過幾日的調理身體也逐漸恢復了。後來她們一問,那位書生原來是山東文登人士本來想進京趕考得到功名之後,回鄉和一位望族的女兒成親。結果第一年到了京城被小偷把盤纏盜去,無法應試。因覺得回鄉無顏面見父母和未婚妻,在京城外一個小店住下,當個私塾先生。等到後來再次應試,結果在考試的前一天病倒,幸虧遇到好心人搭救。但還是誤了考期。

這次打擊讓他覺得心灰意冷,決定南下蘇杭散心,但命運總是這麼捉弄他,在這裡身上僅有的盤纏被他弄沒了。幾日米水未進,昏倒在門口。

她為了驗證他的才學,出了三道題,結果他都答對了。最後她出了一道「加試題」:人生的意義是什麼?這下子可把他難住了。原本他想的很好,到京城功成名就之後,娶妻生子,當官發財,造福一方。結果落到如此下場。她看他答不出來,就把那位中年人留下的書給他看。在後來的幾個月他都是伴著這本書度過的。他看過之後,陷入深深的沉思中,面對人生種種的不如意,自己應該怎樣看待。歷史上叱詫風雲的人物中,即便是功成名就仕途如意,子孫滿堂,其最終的結果又如何呢?哪裡能得到生命真正的永恆呢?

畢竟他是書生,對人生的一些追求還不死心。於是對她說:「我先回文登看看我的未婚妻,如果我未婚妻不在了,我和你一起尋找生命解脫的方法。」

她一看,自己離家的日子也即將到來,根本等不到他去文登再回來,於是想了想說:「我們一起走,我可以女扮男裝,這樣行路方便。到文登你去找你未婚妻,如果找不到,我們一起尋法;找到了我自己去。」

他想想也就同意了。

她家畢竟還有點錢,帶上一個家人和丫鬟幾人一起上路。到了文登,他們先在一家客棧住下,他出去找未婚妻和父母。

到了家之後,卻看到一片斷壁殘垣,急急找來四鄰詢問,方知他走後不久這裡來個闊少,把他未婚妻搶走,他父母上前理論,被闊少一氣之下打死,並放一把火把家裡燒了。

未婚妻的父母本是當地一個名門望族京城裡有做大官的親戚,後來這位親戚得罪了權貴被貶,她們家也就沒有依仗了。眼看閨女被搶走,做父母的非常痛苦,最後雙雙自殺。他未婚妻不久也自殺了。

他見狀大哭一通,深感生命的無常與無奈。在父母和未婚妻父母的墳前憑弔了幾日,方才回客棧,把這些告訴了她。

要說尋找真正解脫之法,她其實也沒什麼目標。既然來到了文登,她從古書上知道在蓬萊有仙山,於是她建議先去蓬萊看看。

在蓬萊她們真的領略到一種仙境的狀態,她們一行人看到黃海和渤海分界地點明顯的不同。

因為他們根基所致,此時能看到兩條守護兩海邊界的龍。那兩條不同海域的龍見到他們也很高興,歡快的與他們打招呼。其他海神和附近陸地的山神也過來湊個熱鬧。

看到這些她問這些神:「你們能活多大歲數?」他們說:「二百年、五百年、八百年等等。」有一位神說:「我知道作為神界的生命,出三界就可以不入輪迴,能達到與天地同在。」「那什麼方法可以出三界?」他急不可待的問。

「佛祖所傳修行之法可以達到,還有一些道家的方法也可以達到。」一位海神說。

她說:「那我們去找一座寺廟看看吧。」說完一行人準備離開。此時一位小童子模樣的神飛過來說,我師父說了:「讓你記住許多年後還要回到蘇州,與缸有關係,到時候會有人告訴你怎麼找尋真正的解脫之法。」

他們聞聽也就放下去廟裡修行的想法了。後來他們陸續到一些名山、名水去尋訪,也遇到很多高僧,與他們探討解脫生死輪迴的方法,但都沒有在那些地方修行。

後來他倆一商量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在杭州開了一家私塾,專門教孩子們念書。

在她五十六歲五個月零七天的時候,她和他一行人如約回到了家,在家裡她再次見到了已經年邁的父母,一大家子團圓都很高興。中午的時候,那位身著土布衣服的中年人來了。雖然經過這麼多年,他的面貌還沒有變。大家都覺得很驚異,甚至一度覺得是否是幾十年前那位中年人的後人。

當大家都問:「幾十年來你的面容基本沒有改變,秘訣何在?」那位中年人說:「你們如果在將來能夠修可以真正讓人青春長駐,永保人身的方法就能達到我這般樣子。」「那您究竟是何身份?」中年人說,我從前當過劉伯溫。此言一出,她和他(書生)似乎明白了什麼,立刻跪下來,求中年人在將來收他們為徒。

中年人領著她們到那口缸面前,指著她說:「到時候,你從小會遇到大難的,但要學會堅強,就像這口缸一樣,要不斷的擴大容量」;指著他(書生)說:「你將來看不到她的長大,這是因為從前的因緣所致。」他一聽趕緊問:「那她如果到時候沒成年,誰來照顧她?」中年人一笑:「一切自有安排。」

「現在你們所應該做的就是守德,不要忘記將來要得真正的生命解脫之法的事情。」中年人囑咐完就離開了。

這一番話讓一大家子的人都既震驚且欣慰,都覺得將來有希望了。

今生,她年幼時父親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被迫害致死,她的母親帶著她走遍世界為父親鳴冤,為那些遭受苦難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發聲。祝願孩子和母親繼續做的更好。

(二)

在清朝時期,這位女孩是一位王爺家的格格。她自小就喜歡跟男孩子玩,有著很大氣、仗義的性格,而且心非常的細。自小眼睛看什麼就有些模糊。因為眼睛看不清東西,在與男孩子玩的時候沒少被嘲笑。為此她父母沒少為她操心,也請了一些郎中過來看,但都無濟於事。好在她的眼病沒有往深度發展,這讓她父母沒有過份擔心。

在她長到十六歲那年,她跟隨父母去新疆串親戚,在那裡遇到一位有點特殊本事的人,那人一看孩子的情況,就說:「我聽說用天山天池的水,洗七七四十九日,眼睛就好了。」她的家人聞聽很高興,於是和父母一起在天山天池旁住了下來,每日堅持用天池中的水洗眼睛。

在這裡人煙稀少,風景很美。望著這裡的純淨與美麗,他們真的感受到身心都受到淨化了。

有一次她依舊在父母的陪伴下,在池邊洗眼睛。只見從池中央裊裊婷婷的顯現出一位女神。看上去也就二十歲左右的樣子。

只見那位神輕輕的說:「你我在天界十分有緣,你來到新疆我就派人去找你,讓你來這裡陪我一些時日。雖然你因為有些不純的因素暫時看不見我,但每次你在家人的陪同下過來洗眼睛,我都默默的陪在你身邊。現在經過這麼多天,你和家人能夠通過在這裡呆著而把身心淨化一些了,這樣你們也能看見我了,我也就能夠在你們面前顯現了。」

聽著這位女神這樣一說,她和家人們都很高興。末了,女神說:「你(指女孩)與崑崙山有些緣份,不知你敢不敢去,到那裡有一位上仙在等著你。他會告訴你怎樣尋求真正的解脫生死之法。」她一點也沒含糊的說:「敢!」

經過天池水七七四十九天的洗禮,她的眼病不但好了,而且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其實不是天池水本身的力量而是神的力量,只不過是通過天池水為載體,而顯露出來了。)她要一個人去崑崙山,她父母自然放心不下,帶了幾個家人一同前往。

這裡距離崑崙山不算太遠,但道路不好,還得經過沙漠才能到達。他們一行人可以算得上是飢餐渴飲、曉行夜宿,一路上吃盡了苦頭。有兩位家人還因為過度勞累而送了性命。

我們長話短說,到了崑崙山腳下,望著巍巍大山,一行人迷茫了,從哪裡上山才能找到那位上仙呢?

後來她母親說:「我們就在山腳下先走走,遇人打聽一下看看有無那位上仙的蛛絲馬跡。」一行人無奈也就同意了。

在山腳下她們四處打聽,終於在二十日之後,有一位老者說,在這裡看過一次異人,不知是不是他們要找的上仙。

他們一聽,決定在這裡尋路上山。

上崑崙山的路異常崎嶇和險峻,而且經常有動物出沒。有的動物比較溫順,而有的卻非常兇猛。在登山的路上,她的母親也被猛獸吃掉了。儘管這樣她還是無所畏懼,到崑崙山頂,一行十來個人只剩下她和父親,以及一位侍女。

到了山頂,他們三人找了一大圈也沒找到那位異人。只是看到在一個不顯眼的地方有一塊人形石頭。無奈之下,他們就在這個石頭邊坐下休息。不一會兒只聽有人說:「你們來了?」他們高興得四下張望,可是沒見到人影。回頭看看石頭,仿佛這塊人形石頭會動似的。她的悟性此時上來了,就問:「您是隱藏在石頭裡嗎?」此時的石頭瞬間化為一位老者。老者一笑:「果然讓格格(指她)給看穿了。」

眾人見狀,雙膝跪地,乞求上仙開示真正的解脫生死輪迴的方法。

異人道:「我知道當年佛祖曾說過在以後將有法輪聖王駐世洪傳大法.」

「那是什麼時候?」侍女搶著問。「這個嘛…..京城遍地紅(血)色之後吧。」異人思索了一下說。

「到時候還能見到您嗎?」她父親說。「我…..儘量能見到吧,這個只能隨緣好了。」上仙說完,獨自下崑崙山不知去向。

她們三人得到如此開示,忘卻了來時的艱辛,心生喜悅,走到半路偶遇一座寺廟,小住一夜,與住持聊了此事,住持也很高興。再三挽留他們,希望他們能多住一些日子。他們盛情難卻,也就在這裡住了一個月左右。

後來下山輾轉回到天山親戚那裡,又回到京城。在京城他們把自己的經歷對身邊的親友說了,大家都期盼著有朝一日能得到法輪聖王的親自傳度。

今生,當年上仙所說的話已經兌現:大法在京城遍地紅色(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學生在天安門廣場被屠殺,遍地血紅)之後的一九九二年傳出。她出生在二十一世紀初年,雖然今生沒有真正得法,但通過家庭的薰染,對大法非常有正念,遇到事情甚至都能用法理去衡量。她當年的侍女轉生成比她小一歲的妹妹。她當年的父親今生轉生成另外一位大法弟子。那位上仙,在長江三峽附近的山洞裡修煉,在師父路過此地的時候,也算有緣跟師父見過面。當然師父給他安排了符合他生命特點的修煉路。這些就不多說了。
這正是:

遭受魔難為結緣
千難萬險步向前
神看人心識本願
得法歸真隨師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