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統(九):回歸正統

宋紫鳳

【正見網2018年08月04日】

通過此前數章,我們探討了「大一統」的文明實質,以及文明運化這一動因如何演成歷史之變局。也探討了中共「偽一統」之實質,於政治層面表現為暴政專制,於文化層面表現為逆天叛道。

如何理解「天滅中共」

明晰古中國「大一統」與中共國「偽一統」之本質區別後,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從文明史角度,或者說,從文明運化的角度去看中共暴政專制之走向。

此一問題在《大一統⑦制度之變》中已作先期探討。即:文明運化是制度之變的驅動,制度應文明運化之需而變遷,且此種變遷將不以人情意志為轉移。故而可知,做為以斷絕文明為目的的最不適合於文明運化的中共暴政專制,必將不以人情意志為轉移而被歷史淘汰,亦即「天滅中共」。

此外,如果說,中共對中華之禍亂,非只是有形的暴政表現,而根本上在於文明之斷絕,那麼今天我們說到「天滅中共」,就不只是說中共暴政統治之結束,更將進一步包涵中共黨文化之清除在內,才是從根本上的完成對中共的徹底淘汰。

回歸正統 走向未來

那麼如何在「天滅中共」的天意大勢之下,走出困境邁向未來呢。此故然是無比現實之問題,而正如此前所探討的,鑑古可以知今,讀史可幫助我們找到現實之出路。

具體而言,以《大一統⑦制度之變》中曾列出若干較為常見的讀史者的關注點為例,當我們在文明、制度、戰爭、生產力這些角度中做切換時,會讀出不同的歷史,並發揮而成對現今問題的不同認識。

譬如,以制度為主線讀史,看到的結果是文明為制度之產物,此種史觀可能導致人們在解決現實問題時單純從制度著手。又如以生產力為主線去讀史,文明則成為生產力之結果,戰爭成為生產力發展及慾望驅使之必然,於是這樣的歷史就成了一部以生產力為驅動的進化論歷史。而這種史觀正被中共捧為官學寫在大陸的課本上。

然而,正如《大一統⑥文明一統》一章已經論述過的觀點,以文明為主線,是一個相對根本之角度。以文明主線,則生產力是文明之產物,制度亦是文明之產物,同時是文明運化之保障,戰爭則是為了確保文明運化而在非常時期採用的非常手段。此種對歷史的認識同樣適應於當今,我們由是而知現實問題之解決,亦要以文明為主線,從道德層面上去解決,方為一種根本之解決。

簡言之,就是要復興傳統文化,重建傳統道德,而此一過程同時亦是黨文化遁形滅跡的過程。

回歸正統是每個人的歷史擔當

所可萬幸的是,在中共以經濟滲透,文化輸出為憑藉向世界範圍擴張其勢的同時,世界正義力量有識之士亦在掀起與推動去共產黨化思潮與大勢,在學術,制度,外交,經濟等諸多方面皆可看到去共產黨化之努力。在此歷史背景下,風靡世界的神韻藝術團橫空出世,從復興文明,重建道德這一根本層面出發,在引領人類文明進步之同時,亦在客觀上對中共黨文化予以最徹底之清除。神韻以復興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為宗旨,然而神韻之成就者,不僅是當今人類藝術之引領,亦為人類各個領域回歸正統,去共產黨化確立了典範。

回到本系列主題「大一統」,如何使中國再續傳統,回歸正統,文明一統,是每一位尚以炎黃子孫華夏之胄而自尊的中國人之歷史責任與擔當。且此種責任不惟「匹夫有責」,且是「責無旁貸」。正所謂人在做天在看,每個人做到多少,盡力多少,當中共灰飛煙滅之時,那將是決定每個人未來走向的道德憑據。並且所謂回歸之努力,非是外向的,而是始自於內心,而後作用於外界的。所以,這一過程中,我們必將看到道德、文明、傳統在每個人心中如鳳凰涅磐般浴火復生。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