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執著知多少

長春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8月01日】

對肉身感覺的執著

某一時間段,我覺的發正念的能量手上有所增加,能量感在手上輕微旋動,這時我開始有意注意到這個現象了,隨之而來的是隱藏起來的「竊喜」,這「竊喜」是歡喜心的表現,正如師父所講的: 「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轉法輪》)。這種自我感覺手上能量的旋動,隨著我的歡喜心逐漸變的更強,我的身體也開始旋動,直到有一天我連腰都晃酸了,忽然想到:如果現在我是與很多大法弟子戶外集體發正念或煉靜功,就我一個在那沾沾自喜的晃?這不對呀!當我第一念意識到不對的時候,這種晃的狀態瞬間消失。

近日母親同修向我再一次講述她幾年裡經常發正念時渾身熱的如在蒸籠裡一樣難受極了,有的同修說這是能量強,有的同修說是好事呀!因為我也有過幾次這種發正念熱的感受,因為並沒熱的難受,所以對母親同修的這種狀態並沒太在意,可在最近的一次交流中我忽然想到這只是單純的能量強的好事嗎?這難道不是變相的因對肉身感受的執著而招致的干擾嗎?我建議母親同修對此問題發正念,如果這種狀態是對的,發正念不起作用,如果是錯的不符合法的,就要在正念中清除這種自身不正確狀態及執著。

被肉身的所謂自然狀態牽制

長期以來,如果因為求安逸心使我不能夠三點五十起早煉功,我就無法做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我時常會按五,一、三、四,最後是第二套功法,這種順序在一天內煉完。可是當我能夠按順序煉功時,當剛煉到第二套功法時,頭前抱輪開始幾分鐘後我就會忍不住跑去廁所,每每如此,母親同修也是歷來如此。有的同修說她二十年都這樣,我說那她豈不是二十年沒煉過完整的一套功法?在我們的觀念中,想去上廁所是身體的自然常態,想去就去吧,沒問題啊!可是關鍵問題我們在煉功啊!比如我們通常晚上五點五十五分發正念的時間,一般都是和家人吃飯的時間,即使最飢餓的時候,我們只要雙盤結印,那種飢餓的感覺是不是無影無蹤了呢?這是我切身感受。因為這個時候我們主意識強大,餓不餓根本不能干擾我們整點發正念,所以那種所謂的飢餓的自然狀態的干擾就不存在了,這個時候就是我們的主元神在主宰肉身。而煉功時中斷跑去廁所這個問題我意識到這種狀態是不對的,只有意識到不對才是歸正的前題,然後可以求師父,可以發正念或有意去忍耐而克服。而且我發現如果是前一天吃了些不該吃的東西也會有這種現象發生,例如修煉後我不能吃豆腐,吃了會噁心不舒服,不是因為我以前多喜歡吃,我悟到修煉後要保證攝入的食物不能是對肉身很有害處的,豆腐裡加入了太多有毒的工業原料,並且在2017年時聽說本地區小縣城很多做豆腐業主被抓,也是因為豆製品裡有毒物質過量。

有一晚十點半才開始要學法,忽然飢餓感襲來,我說我不餓!餓的不是我,是那執著、慾望!而後我驚奇的發覺那餓的感覺瞬間消失了!直到第二天早上醒來都不餓。所以修煉中切不被常人身體的自然需求狀態所干擾,這種隱型的干擾真是無孔不如卻更容易被忽視!

沉迷執著肉身被操控

兩年多的時間,我經常性的不能在半夜起來發正念,我在手機上設定了鬧鈴,可每當鬧鈴響起,我會夢遊般立刻起床把鬧鈴關掉,倒頭睡下,可關鬧鈴的舉動我完全無知無覺,我都是在第二天早上醒來才想起來我前一晚又沒有發正念,又是自己把鬧鈴關掉,可我完全不知道,我象夢遊一般身體完全被控制。還有零星的夢境也齊刷刷被強行抹去,那種感覺是詭異和不可思議的!可是我竟無法突破這種狀態。直到明慧網發出關於停止使用微信、QQ等通知的前一段時間,我才漸漸清醒的發覺出規律:那就是只要這一晚我是在玩手機後睡下的這一晚就會關鬧鈴,無論玩手機之前我學了多少法都一樣。我甚至在日曆上記載了這一規律,哪天看手機了關了鬧鈴,哪天沒看手機沒有關鬧鈴,就這樣,這個邪惡的狐狸尾巴終於現了形,可是即使我多麼克制玩手機,我都發現收效甚微,我甚至無法控制我滑動智慧型手機的動作。直到有明慧網的通知出來我才下定決心卸掉微信、淘寶、支付寶。之後我發現半夜關鬧鈴的問題完全沒有了,發正念以及學法的狀態非常好。卸掉微信後第二天聽到《師恩頌》,我流淚了,那麼美的天賴之音毫無間隔的融入我心中,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好似霧霾散去,天藍了,清山綠水、鳥語花香,我流著淚心裡對師父說:師父,我走回來了!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感謝明慧網,把愚迷不悟的弟子從常人滾滾濁流中撈起,奉勸那些還在徘徊的同修們趕快做出決斷,跟上正法進程!

個人淺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