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人權主任:國際刑事法院應追究中共罪行

【正見新聞網2018年07月21日】

非常感謝你們邀請我來參加這次集會,能夠支持法輪功以及參眾議院公布的譴責中共迫害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野蠻行徑的決議案,我感到非常榮幸。

公民人權委員會(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於49年前成立,是一個非政治性的人權組織。我今天在這裡講述的是精神病學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方面起的作用。用誣陷為精神病的手段來迫害政治犯,在國際社會已經有很長的歷史了,由於這種罪行是對人類的真正犯罪,我們呼籲國際刑事法院對這種反人性的罪行進行干預。

公民人權委員會在波士尼亞、俄羅斯、南非、納粹德國都記錄了使用精神病理論政治迫害民眾的罪行,這種罪行與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的罪行非常類似。事實上,在納粹大屠殺結束70周年後,德國精神病協會終於承認了該國的精神病醫師在大屠殺中起的關鍵作用。德國精神病協會主席弗蘭克•施耐德(FrankSchneider)於2010年承認,在納粹期間,德國的精神病學醫師曾經強迫對病人殺菌,安排人殺害他們,甚至強迫自殺,施耐德還為該協會對此罪惡所保持的沉默進行了道歉。德國精神病學會還公布了一份報告,承認該協會的精神病專家為納粹的「安樂死項目提供了科學依據,指導了不同的安樂死活動,觀察了即將被殺的受害者的行為、控制並挑選了這些受害者。」

歐洲理事會於1999年在一份決議案中曝光了精神病專家在波士尼亞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內戰中的種族清洗罪行所起的作用,聯合國刑事法庭認定波士尼亞的一位精神病專家犯下了迫害、測試和謀殺罪行。因為該精神病專家使用精神病培訓設計了可怕的種族清洗手段,而且他自己就是精神病醫師參與謀殺的範例。

我們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共的精神病院中,也看到了類似於納粹當時使用的虛構的精神病診斷之類的東西,中共用這些虛構的精神病診斷,來為其恐怖的迫害找藉口,酷刑迫害和殺害法輪功學員。

獨立調查員發現,法輪功學員由於這些虛假的診斷書而被關在精神病院裡,目地是令當局未經審判的無限期監禁合理化,他們被迫注射神經類藥物,或被電擊,被長時間剝奪睡覺,並被長時間捆綁。這些精神病機構為了削弱這些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力,精神病專家們還對他們進行心理侵害和精神病藥物摧殘。

聯合國派出的代表發現,法輪功學員由於遭到殘酷迫害而致死案例,他們說「這種酷刑迫害行為的殘酷和野蠻無以言表」,他們還發現已知的就有超過150家中國醫院在酷刑對待法輪功學員,這些都是不可理喻的暴行,國際社會應立刻對此採取行動。

國際刑事法院可以制裁那些對人類犯下種族滅絕罪的個人,根據國際刑事法對於種族滅絕罪的定義,這些顯然是針對法輪功學員十幾年來犯下的侵犯人權的罪行,而且這種罪行一直都在繼續,並沒有被問責。這種問責必須包括對那些監督這種酷刑迫害的精神病醫師的問罪,可能還需對那些中國精神病行業官員問罪,當政府授權精神病系統違反病人意願地拘禁或強迫傷害個人時,這就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正如公民人權委員會的一位聯合創辦人所說的:「政治迫害被精神病界利用,無論其所謂的醫學藉口多麼有道理。」

法輪大法是一種可以令數百萬人受益的修煉方法,這對於精神病製藥業構成了威脅。雖然法輪大法的傳出並非是為了治療精神疾病或抑鬱症,但是現已公認該功法的功法和打坐可以替代危險的、令人精神萎靡的精神類藥物,煉法輪功還可以增強人的體力,改善人的精神狀態。

杜克大學最近的一份研究報告證實了法輪大法修煉對人體的積極作用。而羅格斯大學的研究報告也發現打坐和煉功能夠減輕抑鬱。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大約有7千萬到一億中國人修煉法輪功。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決定剷除法輪功,其中包括監禁、恐嚇和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媒體宣傳醜化、詆毀法輪功,這些行為是為了製造恐怖,並阻止這種能夠改善人們身心健康的修煉方法的洪傳。在中共禁止法輪功這段時間裡,僅僅是2002年至2006年四年的時間中,中國大陸抗抑鬱類藥物的銷售增長了138%,非專利抗精神病藥物再普樂(Zyprexa )的銷售增加了10倍,從2005年的不到600萬美金增加為2014年的近6.3億美元。而在過去16年中,中國大陸境內所有主要的精神病藥物的銷售也大幅增長。考慮到中國大陸精神病類藥物的劇增現狀,毫無疑問,中國的精神病製藥業非常願意將任何類似於法輪功這種對於治療精神疾病可行的功法驅逐出中國。

總而言之,公民人權委員會懇求國際社會和國際刑事法院干預中國的精神病行業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的這種不可理喻的人權暴行,我們也呼籲世界精神病委員會改變其拒絕處理其成員在這方面犯罪的做法,在法輪功問題上,與各國的國會,立法機構及聯合國站在一起。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