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人視頻、音頻、文學的恐怖危害

建武

【正見網2018年08月07日】

現代常人的視頻、音頻、文字作品,它們的背後都附著了邪靈、精怪、爛鬼等東西,而且這些東西都無恥的狠鑽空子,只要看一眼就會飛上身。一般它們首要目標是人的臉和眼睛,很多人都會明顯感覺到,某種透明的東西從視頻、文學裡面飛出往臉上鑽,有的是飛快的通過鼻孔氣息鑽入氣管或食管,比如一條蜈蚣精順著氣息就游入了身體,占在那讓人難受。這些也是現代常人臉上滿臉疙瘩的原因之一。女孩愛美,經常憂愁臉,其實不看這些常人東西,臉會好很多。

作為精進的大法弟子,都不會去看常人的東西,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大陸遍地都是煉功點,那時,我們每天都是這麼度過的:

白天工作,晚上到煉功點集體學法煉功,早上也到煉功點集體煉功、學法。有時會到各地參加集體洪法活動。這是我們的每一天,完全不看常人的音視頻文學的東西,時時刻刻沐浴在法中,提高的非常快。以至於邪黨迫害後,有邪黨官員驚呼——這些法輪功只看法輪功,別的都不看,這可怎麼辦?邪黨看得很準,只看法輪功而不看常人的東西就無法轉化成邪黨敗類。而很多人的墮落、蛻變也都是從看常人東西開始的,這是變壞的起點。

遠離大法經書而擁抱常人書籍、音視頻,是掉下去、失去修煉機緣的開始步驟。眼睛、人臉、身體看常人視頻、文學時就會被鑽入邪靈、妖怪、爛鬼等東西,那麼當我們學法、看真相時,大法慈悲為我們消去這些東西時,我們眼睛就會劇痛,我有多次深刻的體會,當時大陸還允許有神韻影碟,我發現只要我看過常人視頻、文學,那麼我看神韻影碟時,眼睛就流淚劇痛的睜不開,而且臉上也有蟲子爬的感覺,我知道是神韻在幫助我消滅這些鑽進來的邪靈、爛鬼、妖怪,所以我就拚命的睜著眼睛,再痛也強忍著,因為我知道自己錯了,要悔改。

疼一會了以後就不疼了,眼睛變得清涼起來,神韻幫我削掉了那些外來邪惡。因為我不穩定,後來又去看常人東西,看完後我又知道錯了,一天晚上我又看神韻影碟,眼睛劇疼的不自覺的眯成縫了,我使勁睜都睜不開,臉上也有蟲子爬的感覺。睜不開是因為鑽進眼睛裡的邪惡它們害怕神韻消滅它們,因此就死死的想把眼睛閉上,而我知道是怎麼回事就死死的想睜開眼睛,這樣我強忍著疼痛看完了神韻影碟,感覺我整個臉都虛空了,沒有了裡面的一切物質,那種虛象是我的心感覺臉進入了沒有任何物質的宇宙的虛,我非常明白神韻幫我消掉了臉上所有不好的東西。

可是因為不能嚴格要求自己,還時不時看常人東西,有一次我竟然跑到一個城隍廟,因為那兒有新建的塑像要開光,我去看了一眼,結果從塑像上飛出一個東西鑽入眼睛裡了,我當時去的目地是阻止邪惡附著在城隍像上害人,不料卻害了我,這個東西後來被大法給消掉了。這經歷說明我學法差,盡做這些不該做的事。大法真相資料都有背後的神奇力量,比如《師恩頌》視頻,我沾上常人不好視頻、文字的眼睛去看的時候,眼睛會很痛、流淚,疼過之後就好了,這是《師恩頌》在幫我去除鑽入眼睛裡的東西。

我的經歷證明作為修煉人切不可看常人的任何音視頻、文字,那不僅僅是常人污染,它們的背後都是各種妖怪、宇宙敗類附體,這些東西都拚命的想鑽空子、往人體裡鑽。這類東西都在人的視覺之外,對人類是透明的,但人的觸覺可能感覺到它們,在人體之外朗朗乾坤的環境中,這些宇宙敗類無處可逃,因此就千方百計地想往人體裡鑽,往陰暗角落鑽,當人看音視頻、文學作品的時候,就是求了,因此它們就鑽入人體,其實不求,它們都會鑽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