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文摘 第052期 講真相信函



【正見網2003年11月19日】

  • 給朝陽惡警郝乃峰家屬的一封公開信
  • 致玫琳凱化妝品公司員工:我們每個人都在遭受迫害
  • 致瀋陽市民的信:緊急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大東區居民董梅
  • 大陸教師致同行:和您談談我的經歷和感受
  • 給大陸中小學生的信:37年前的回憶
  • 給大連教養院警察的信:所謂「轉化」是違法行徑


  • 給朝陽惡警郝乃峰家屬的一封公開信

    趙榮芬女士:

    您好!
    在談話前,先請您看一條摘自國際網際網路的消息:

    (明慧網8月11日訊) 遼寧省朝陽縣看守所副所長惡警郝乃峰惡行

    遼寧朝陽市朝陽縣看守所副所長惡警郝乃峰(男,47歲),家住朝陽市雙塔區光明街。

    郝乃峰幾年來一直充當江澤民的邪惡打手,是當地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兇手之一。它把大法弟子用鐵鏈子連上,地上潑上涼水,用電棍電,有時用幾根電棍電;還用膠皮棍子打,打得大法弟子渾身青紫、皮肉綻開。60-70歲的老年婦女它也不放過,一樣下毒手毆打。它給大法弟子戴上38斤重的腳鐐子並和手銬子連在一起;強行體罰大法弟子坐板、跪板。它把大法弟子的雙臂雙腿用繩子綁在木板上、讓人按著、揪著頭髮、捏著鼻子、用竹板撬開嘴,從口中插下一根粗管、用漏鬥通過管子灌食,每天兩次、上午灌咸鹽水、涼水、下午灌液體食物。所有被劫持到縣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它毒打過,提審時先將人打一頓。

    郝乃峰手機:13942139071 家電話:0421-2831723

    我們知道這個叫郝乃峰的人就是您的丈夫。

    事實上,早在一年前,我們就已經從網上知道了他的名字。那時,正是他施用酷刑,折磨殺人犯董立,並逼迫其謊稱是法輪功學員,以此來嫁禍法輪功。而您看到的這條消息也並沒有把您丈夫幾年來對法輪功學員所犯下的罪惡事實全部揭露出來。

    四年來,善良的大法弟子在血腥的高壓下,一直以大法「真善忍」的慈悲之心、和平、耐心的向被江氏流氓集團蒙蔽下的百姓們講述著法輪功的真象。期待著世人能清醒,明辨真偽和善惡,不要顛倒黑白、助紂為虐,這其中當然也包括對您丈夫的期待。

    然而,令人遺憾和痛心的是,直到今天,他仍然執迷不悟的在做著傷天害理之事,他和他的手下不僅對毫無罪過、卻又心地善良的大法弟子濫施酷刑,而且對女性大法弟子還進行性侮辱,用電棍電擊她們的敏感部位…… ……

    我們不知道與其結髮相伴了幾十年的您對您的丈夫了解多少,我們不知道您對其所作所為知道多少;我們不知道作為一位女性,作為妻子,您對此會作何感想;我們也不知道您對法輪功究竟了解多少。但我們知道,人應該善良的活著;我們知道,行善會有善報,作惡會有惡報。歷史的輪盤在反覆地向人類昭示著一個最簡單的法則:迫害好人的人最終都不會有好下場。

    法輪大法從來都沒有教人去做什麼殺人、放火、剖腹、投毒等這些恐怖的事情,也沒有叫人不吃藥,更沒有任何政治訴求,恰恰相反,他告誡修煉的人不能殺生、要做好事、要重德、要與人為善……事實上,法輪大法只是一種提升道德、淨化身心的修煉功法,只不過是因為好,所以煉的人多而已。而人們從電視宣傳中所看到的卻完全是當權者利用權力掌控媒體,對法輪大法進行的造謠誣陷。

    正法修煉的人都要修成圓滿,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圓滿不是去死,否則也就沒人願意去修煉了。如果「自焚」能圓滿升天,全國有上億的人在煉,朝陽煉功的人不少了吧,誰曾聽說過有煉功人「自焚」了?搞什麼「天安門自焚」,顯然是在給法輪功栽贓嘛!如果投毒殺死乞丐就能提高層次,那我看中國的乞丐早就絕種了,因為那麼多人煉功,都要提高層次,一人殺一個乞丐都未必夠用,何況還要殺那麼多,聽起來都荒唐,明顯是在造謠嘛!其實這一點,我們用不著費勁的到處找證據,就單說朝陽本地發生的那個所謂「董立殺人案」,是如何把它強加到法輪功頭上的,您的丈夫是最清楚不過了。所以我們沒有必要在這方面再多說什麼。

    今天法輪大法已經傳遍了世界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四年的血腥鎮壓,不僅沒能使其滅絕,反而越來越壯大,這現象本身還不能引您深思嗎?即使在咱們國內,江氏曾瘋狂叫囂「三個月剷除法輪功」,並且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這樣惡毒的指令下,動用了整部國家機器來鎮壓,但是,四年過去了,您看到法輪功在中國消失了嗎?沒有,不僅沒有,我們看到的卻是在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越來越多的世人認清了這場迫害的卑鄙無恥和慘無人道;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法輪大法及其弟子們的慈悲、純正、神奇和偉大;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得法修煉了。法輪大法永遠都不會被剷除,因為「真善忍」是宇宙真理,是萬物生命之源。當人類沒有了「真善忍」,就是走向萬劫不復之淵的開始。

    江氏為了一己之私所發動的這場比「文革」還恐怖血腥的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害死了多少善良的生命,摧殘了多少好人的身心!而如今江氏及其打手幫凶們在海外幾個國家被以「群體滅絕」、「酷刑」、「反人類」等罪名告上國際法庭,即將面臨全世界正義審判。在這場邪惡的迫害即將走向覆滅的時候,您的丈夫??郝乃峰,卻還在不遺餘力的為其充當打手,無知的做惡,多可悲啊!等待他的將會是什麼?等待您的又將會是什麼?還有你們的孩子!這些您都仔細想過嗎?

    以您的年齡,該是從「文革」中走過來的。以毛澤東的威望和權力,那場荒唐的運動也只鬧了十年而已,待他一去世,也就結束了。「四人幫」的下場人們都看到了;而當年那些跟在後面搞「文攻武衛」、「打砸搶」的小丑們下場如何,人們也都看到了。報應的因果、歷史的教訓,人們怎麼會這麼快就忘了呢?江氏這個邪惡之徒它知道自己將要面臨的下場,所以它不敢下台,死死地把住軍權不放,但在人們認清了它的邪惡本質之時,他還能大權在握多久?這場迫害還能維持幾天?

    過去老人們講老一輩做多了壞事,妻子兒女都要受牽連,此言不虛啊!病魔不會無故纏身,災禍也不會無因降臨,是報應,也是天理。如今對於您來講,無論是為了您的丈夫,還是為了你們的兒女,抑或是為了您自己,乃至為了你們的親人和朋友的將來著想,您都應該站出來,勸其趕快收手吧!懸崖勒馬,亡羊補牢尚為時不晚。因為您有這個責任,也有這樣的權利!

    朝陽全體大法弟子
    2003年8月20日



    致玫琳凱化妝品公司員工:我們每個人都在遭受迫害



    2003年9月,玫琳凱(中國)化妝品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在一次督導就職演講中,發言人(大法弟子)講述了自己的修煉過程,並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由於一位記者的舉報,結果有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之後「610辦公室」[注1]脅迫玫琳凱公司與他們保持一致,否則公司在中國的正常經營活動將會受到干預。公司在壓力下,要求所有員工必須簽署一份行為規範及承諾書,內容直接針對大法,侵犯人權,如不簽署,則自動離職。據了解已有人因拒絕這份承諾書而被迫離職。

    這是典型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這場由江××一人發動,脅迫政府參與的對法輪功煉功人的迫害,從一開始就是非法的,把1999年4.25日法輪功學員依照憲法、和平理性的上訪反映情況說成是「圍攻中南海」;公安部一手策劃「天安門自焚」騙局,為進一步鎮壓製造藉口;江××個人在接受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採訪時,首先說出法輪功是x教,之後《人民日報》跟上發表社論,各級政府造勢,其實這一切都是非法的。因為只有人大才是制定法律的機構,江××個人、人民日報的社論本身並不能代表法律。可是鎮壓就這樣開始了,就像毛一張大字報發動文化大革命一樣,歷史的悲劇又在重演。鎮壓完全是建立在謊言的基礎上,進而脅迫所有人參與的,讓每個人在良知道義與切身利益之間選擇一樣,這是對人類道德、尊嚴、人性的公然踐踏。因為很多人對法輪功的誤解來自於謊言,即使有很多了解真相的人在壓力面前也不得不做出違背自己良知的事。這是多麼可怕的事,在一個社會中,當人的尊嚴被踐踏,良知被扼殺時,再血腥的統治都會被認可,再邪惡的鎮壓都會被接受。

    玫琳凱公司這一典型事例說明了這一點。由於大法學員講真相而被迫害,從而脅迫公司;公司為了自身利益而配合610辦公室,要求自己的員工簽署所謂的「承諾書」。這是對每一位員工人格的侮辱、人權的侵犯。這是犯罪。多數人為了保飯碗就去說著違心話,每個人都切身感受著迫害。在中國,江氏集團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在向人們傳達著這樣一個觀念:什麼道德,什麼人的尊嚴,什麼人的良知,什麼法律,都沒用,國家暴力才是最硬的。中國現在貪污腐敗以江××為首,上行下效,許多人為了錢,為了個人的利益不擇手段去傷害別人,沒有約束、沒有良知的幹著壞事,社會道德淪喪,假貨滿天飛,人與人之間沒有信任,試想這樣一個社會發展下去會是什麼樣呢?那麼生活在其中的每一個人會有怎樣的未來呢?

    法輪大法是一種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又名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法理,自92年由李洪志先生傳出,法輪大法所倡導的「真善忍」原則得到全世界善良人們的歡迎,短短十年時間吸引世界六十多個國家、上億的人修煉,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獲得了健康的身體,從而更好的服用於社會,對家庭對社會都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但這一切引起了猜忌心極強的江××的妒嫉,一意孤行地發動這場對善良人的迫害。它用謊言欺騙利用著不明真相的人。許多人被謊言蒙蔽著,仇視大法,仇視大法弟子。面對這一切,法輪功學員沒有沉默,他們走出來,用各種方式告訴人們大法的美好、迫害的真相;無數人因此被打,被抓,被勞教,判刑,數千人被迫害致死,他們始終和平、理性,保持大善大忍的胸懷。

    江××發動的這場鎮壓表面上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實際上是他所代表的「假惡鬥」對「真善忍」的仇恨和懼怕,是對人類道德、人性及尊嚴的公然踐踏,是對全人類的犯罪。這場迫害關係到我們每一個人,它破壞著人性中最美好的東西。

    目前,越來越多善良的人明白了真相,認識到了這場迫害的嚴重性,世界許多國家政府及官員紛紛站出來譴責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這種犯罪行為。在海外,在許多國家已經對江××及其幫凶的「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濫用酷刑罪」提起公訴。近期許多國家的正義之土共同發起成立了「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江澤民??這個「人權惡棍」必將受到歷史的正義審判。

    善良的同胞們:讓我們共同抵制這場迫害,共創美好的明天!

    [注1]「610辦公室」:1999年6月10日,江××下令設立了「610辦公室」,授予這個機構凌駕於中國憲法以及其它法律法規之上的權力。「610辦公室」是一個上至中國權力核心下至最低層農村,專職迫害法輪功並執行國家恐怖主義政策的系統,中國的「蓋世太保」。



    致瀋陽市民的信:緊急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大東區居民董梅


     
    瀋陽市的父老鄉親:您好!

    首先請允許我為您講述一件發生在您身邊的真人真事。

    這是居住在瀋陽市大東區新東街道辦事處、友助西社區的女子,她的名字叫董梅(以下簡稱為「梅」)。

    她今年三十三歲,人長得挺漂亮,生性善良,樂觀開朗,未婚。二十三歲時不幸喪父,一直與母親、姥姥生活在一起。

    她在翰皇酒店(台商投資)工作,是名會計。自修煉法輪功以來,她處處嚴格要求自己,恪守真、善、忍,力求為人處世真誠、善良、忍讓,凡事多為別人著想,深得老總的賞識和同事們的信任。煉功後,她每年夏天必犯的蕁麻疹不犯了,病弱的身體也健壯了。

    1999年7月20日,法輪功被當權者江氏無理鎮壓後,梅和她的母親(也是法輪大法修煉者)不斷地受到騷擾、監控、和威脅。因在明慧網上發表聲明??聲明在壓力下所寫的不修煉法輪功、不上訪的「保證書」作廢。2000年「十一」前夕,她們母女面臨著不離家出走就會被抓去勞教的後果,在大家舉家團聚的日子裡,母女二人帶著已經87歲高齡、生活不能自理、24小時需人照料的姥姥離開了溫暖的家,被迫流離失所。為了避免惡人到單位抓人,梅也被迫辭去了在翰皇酒店的工作,全家人不僅面臨著被抓的危險,還面臨著經濟上的窘迫,以及生活上的困境。

    為向世人說明法輪功被誣陷、被迫害的真相,梅於2001年7月7日在散發傳單時,受不明真相之人舉報,被南湖派出所非法劫持,隨後被非法勞動教養兩年,關押在龍山教養院一大隊。在那裡,她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和迫害。據已經出來,曾和她關在同一牢房的功友講,梅剛進去時,惡警24小時不讓她睡覺。半個月後,惡警看她不放棄修煉,就打她,讓她罵師父。她不理他們,他們就拽她頭髮,連皮帶肉拽下來;讓她蹲著,蹲不正都不行;後來看她不妥協,惡警就指使惡人拽著梅在地上來回拖,故意不讓穿鞋、襪,磨腳踝骨,腳磨破了,腳踝骨外露,40多天還沒長皮。經歷了4個多月的折磨,原本只有90多斤體重的柔弱的梅已被迫害得皮包骨。

    2003年7月8日是她的非法勞教期滿的日子,可那一天,她卻被告知被非法加期三個月。

    因梅堅持信仰,兩年多來竟被剝奪了被親人探視的權利。在探視之日,惡警們把法輪功創始人的畫像擺在唯一通行的小門口的地上,讓探視的人從畫像上踩過去,不踩不允許接見。有時還必須罵一句法輪功創始人。這不是天方夜譚,如此下流、卑劣的辦法在每個探視日都在龍山,張士教養院上演著。

    梅的媽媽已經兩年零三個月沒有見過這個從未離開過身邊、能為媽媽忙裡忙外、極盡孝順的寶貝女兒了。而梅一直悉心照料的姥姥也在她被綁架一個月後去世了,梅到現在還不知道姥姥去世的消息。一邊是風燭殘年的老人,一邊是風華正茂、原本事業蒸蒸日上的孩子,她們被無情鐵窗相隔整整820個日日夜夜啊!多少個夜裡年邁的母親孤枕難眠,多少次頭髮花白的母親好不容易睡去又在夢裡驚醒;梅是怎樣的想念母親哪。父親早逝,使她早早懂事。是她,一直在母親床前盡孝,她是怎樣的擔心媽媽啊!她們多盼望團聚!她們多盼望這無名苦難的結束啊!她們是怎樣在孤寂的心底里一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個小時的計算著日子啊!

    2003年10月8日,這個本應是母女團圓的日子,被加的三個月也到期了。那個本以為苦盡甘來的母親卻沒迎來女兒的到來,梅在10月8日被惡人直接從龍山教養院劫持到洗腦班,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沒有經過本人同意,沒有通知家屬,沒有期限。(這是家屬自己想辦法打聽到的。)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了,我們不願相信這是發生在生我養我的土地上的事,可是事實卻是無情的。梅被劫走了!不是被土匪,而是被大東區政法委、大東區610非法組織、新東派出所、新東街道辦事處的相關人員劫持到位於張士教養院的所謂「法制教育學校」,即洗腦班,理由是「領導找她談話」。

    人們不禁要問:哪家的「法制學校」可以隨意關押人!哪一位「領導」在這裡找人談話?究竟誰應該好好接受一下法制教育!現在,弱勢的老百姓還有沒有最基本的人權。

    這是怎樣的一個現實啊,讓一個已近暮年的老人如何去面對?

    也許您為人父母,也許您為人兒女,也許您此刻正享受著天倫之樂,請您想一想母女離散,這是人間怎樣的苦痛啊!

    讀了上述文字,您在同情的同時,也許您還不太理解,董梅為什麼面對被抓、被迫害還堅持信仰,講訴法輪功真相;面對無限期關押還不放棄修煉呢?讓我來和您簡單談一談。

    秋菊為什麼打官司?目前老百姓(非指法輪功學員)明知上訪可能被拘留為什麼還上訪?為什麼給那些所謂的「右派」摘帽、平反?為什麼古代竇娥臨行刑前立誓「血濺三尺白練、大旱三年」?……都是因為一個字,一個大大的「冤」字。

    法輪功學員為什麼上訪、講真相?還是因為同一個字,同一個大大的「冤」字!是江澤民出於其邪惡的妒忌心,利用手中的權力,悍然發動了這場對善良民眾的迫害,把民族再一次推向了人整人、挑動群眾鬥群眾的深淵……如果沒有這場邪惡的鎮壓,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會講什麼真相;如果沒有邪惡散布的謊言,就沒有必要去揭露謊言。

    面對一夜之間上億的善良民眾被打成莫須有的罪名;面對一部教人向善、帶給無數人身心健康的曠世之作――《轉法輪》被惡意詆毀;面對無數修煉者被迫失去工作、流離失所、妻離子散;面對幾十萬修煉者被抓、被關進拘留所、教養院、監獄;面對793個(統計數字截止到2003年9月份)在鎮壓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冤魂(這還只是通過民間渠道了解到的有名有姓的,實際上2001年中共官員透露在拘禁期間死亡人數早已超過1600人),我們不訴說誰來訴說!我們不伸冤誰為他們伸冤!

    如果我們保持沉默,人們就無從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如果我們保持沉默,人們就會再一次被謊言欺騙,甚至干出助紂為虐之事!
    如果我們保持沉默,正義、善良就得不到伸張!
    如果我們保持沉默,「人權、信仰和法制」在我們國家就無從談起。我們這個災難深重的民族就會離世界文明更遠、更遠!
    如果我們這些知情人能漠視這場「文革式」的迫害的存在,我們就是在出賣自己的良知,為了自己的私利裝聾作啞,就是在助長這邪惡的氣焰!

    我們懂得生命的可貴,作為修煉的人我們更懂得人身難得,我們同您一樣熱愛生活!可我們也知道人應該堂堂正正地活著,不能失去做人的尊嚴。我們不反對政府,我們反對的只是江氏個人發動的這場邪惡的鎮壓,江氏強權暴政壓制不住正義的聲音!

    至於法輪功修煉者為什麼面對失去一切還不放棄修煉,其實最簡單的道理就是:人都有權利擁有最美好的。

    您說為什麼天冷就加衣服,因為衣服能禦寒;為什麼下雨要打傘,因為傘能為您遮出一片無雨的天空……

    事實是很明顯的,為什麼人們不放棄法輪功,因為她太美好了,她不但給人一個健康的身體,還給人一個純正、高貴的心靈!

    沒有誰能扼殺人本性對「真、善、忍」的追求!善的力量是巨大的。正象李洪志師父說的,「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願所有心存善良的人們了解法輪功的真相!讓我們一起從心底發出真誠的呼籲:立即無條件釋放董梅!立即停止這場民族浩劫!每一個聲音都是最有力的。

    欲知更多法輪功真相,請您留意一下自己能收到的更多傳單、光碟等大法真相資料。或突破封鎖,登錄明慧網站。您可以上動態網突破封鎖:①https://www1.ft888.net(或www2.www3.) ② 使用電子郵件訂閱:(建議用國外信箱訂閱)給d_ip@bellsouth.net發一個電子郵件,10分鐘內會收到回信,拿到幾個IP。

    最後真誠地祝願您擁有美好的未來!

    附有關電話:區號024
    龍山教養院一大隊 24760033―8213或8212 張士教養院管理科 25811657 25811634
    新東派出所 88413430 所長:李林 副所長:陳偉 戶口員:李季(傳呼:127-841340)
    新東街道辦事處 88452985 88415312 辦公室:88410263 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科:88420449
    大東區610機構 24344563 24834894 梁宏(工作人員)辦:88504537 88537328 25602512(宅)
    大東區政法委 24337062

    法輪功修煉者
    2003年10月13日


    大陸教師致同行:和您談談我的經歷和感受

    你好!

    我與你一樣,也是一名人民教師。我們的心是相通的,因此我願意同你說點心裡話。表面看,我們這個職業是令人羨慕的,一年有兩個假期,國家媒體也常表示對教師的關懷與敬意。可有多少人真正理解我們的辛苦勞累?別人一天班下來,可以輕輕鬆鬆地休息、娛樂、走親訪友,可我們不是去家訪,就是一堆作業本拿回家批閱,即使有時沒有什麽事,學生的成長和學習情況也時時牽掛在心,因為我們面對的是考核、升學、學生、家長、學校領導等等多層壓力。你感覺如何?反正我是很累,心累。

    十幾年前,我當班主任並教兩個班的語文課,整天為這兩個班學生忙碌,無暇顧及其他。時逢職稱評定,校長讓特定的幾名「有資格」的教師投票,結果一名善於搞人際關係的年輕女教師被評上。同事們為我抱不平,我心裡也極不平衡。多年以來,我已積勞成疾,又加上氣憤憂悶,我終於支撐不住病倒了。從此我是醫院的常客,和大夫成了朋友。家中幾個抽屜里滿滿的全是藥,治療偏頭痛、肩周炎、氣管炎、胃腸炎、膽囊炎、關節炎等等,還有調節心臟、肝臟和睡眠的藥物。那時到外地出差,首先要把各種藥物備齊帶上。你說我苦不苦?與同事閒談說到人的壽命的問題時,我說我可不想長壽,這一身的病,遭不起那個罪。真是這樣,每天都是在痛苦中煎熬著,只覺得自己是過一天離墳墓近一步。

    那時各種氣功在社會上流傳。而各種藥物都無法解除我的病痛。看見國家出版的書籍刊物報紙上介紹氣功的功效,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我入了氣功的門。但只起止痛片的作用,練就好點,不練還不行。後來我幸遇法輪功,就放棄了其他功法,開始專心煉法輪功。你還真別說,煉著煉著我的病真就全沒有了,有生以來第一次嘗到了沒病的滋味。《轉法輪》的法理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我看淡了個人的名利,心胸也開闊了,身體強壯,精力充沛,我覺得活著真好,體驗到了從未有過的對人生的熱愛。你說,我不是一個很幸運的人嗎?我用我切身體驗告訴你:法輪大法好。

    至於媒體所宣傳的那些可怕的事情,不但在我身上從未發生過,而且在我所認識的所有煉法輪功的人們身上也未發生過。你的親朋好友中也有煉法輪功的吧?憑心而論,他們是這樣的嗎?輿論宣傳這東西,歷史已有過驗證,遠的不說,咱就說鄧小平,文化大革命宣傳他已經「遺臭萬年」了,改革開放後他又變成發財致富者們的「鄧大人」,他的理論成了人們奔小康的旗幟。孰是孰非?唯一能經得起歷史考驗的是事實而不是輿論。

    我們做教師的責任是傳道、授業、解惑,學生是最信任我們的,所以我們應該向他們講一些真實的東西。當然,關於法輪功的真話說出來可能要獲罪,那我們寧可迴避不講,也不能用別人的謊言去迷惑學生,你說是吧?

    我年輕時因聽信宣傳曾痛恨過「地、富、反、壞、右」五類分子,現在看他們並不象文革時宣傳的那樣,常為那時的無緣無故的恨而良心不安。請吸取我的教訓,用自己的雙眼去識別善惡,分辨真偽,說出的話永遠都敢負責任,而不是人云亦云。
                                 
    你的同行敬上


    給大陸中小學生的信:37年前的回憶

    親愛的中小學生朋友們:

    你們好。近來學習一定緊張、勞累了吧?那就請來換一下腦筋、放鬆一下,來看看這封信里的故事。

    在我們中國某地,有一位煉法輪功的老奶奶,為了揭露江××的欺世謊言,不顧自身安危去發送真相傳單,好讓被蒙蔽的中國人清醒過來。被一個小學生看見了,他卻用「X教徒」「離我遠點」的污言穢語罵那位老奶奶。我聽了以後真傷心――江××一夥政治流氓用謊言在這個幼小、稚嫩的心靈里埋下的盲目聽從、不分善惡的仇恨種子已經開始發芽生長了!因為中小學生的心靈是純潔無邪、天真幼稚的,像一張白紙,最容易被謊言和假象欺騙、污染。這也就是我給你們寫這封信和要講我親身經歷故事的原因。

    37年前,文革浩劫開始時我也是個小學生。那時「革命造反派」根據中央指示和號召,經常把我爸爸媽媽拉出去批鬥,並扣上了「走資派」、「特務」等罪名。我當時還就真是相信了「中央」、「政府」的宣傳,認為我爸媽真的就是那樣的壞人了,我甚至在感情上和行為上有意的與我爸媽疏遠。沒隔幾年,我爸媽平反了,我才好像明白了一點什麼。長大以後學會分辨好壞了,才知道我爸媽不但不是壞人、反而是百里挑一的好人。他們為官從不沾公家的便宜,待人公正誠懇善良。我爸曾經把自己的專車讓給一個普通工人去看病,他自己卻騎馬到外地去開會。長大後回想起我自己那時對爸媽的心態和行為,心中依然內疚萬分、慚愧不已。同時也深深認識到了那些政治流氓的謊言的可惡和可怕!

    請你們記住我的經驗教訓,不要再犯和我同樣的錯誤,不要輕信那些誣陷法輪功的政治宣傳、謊言。因為無論是什麼謊言,如果大家不去分析它、不去辨別它、不去揭露它、以至於聽之任之它、盲從它、縱容它,它勢必會蔓延、發展下去,愈演愈烈,總有一天會落到、危害到你自身自家頭上來的。說不定有一天,當權者突然宣布你的某個親人或朋友是壞人了,你將如何對待呢?不過這封信看到這裡,我想你們已經會正確地對待這種事了。

    中小學生朋友們,可能你們聽說過以前的國家主席劉少奇被誣害死的事,可能你們看到過法輪功真相光碟上「天安門自焚」錄相的慢鏡頭分析,那是名副其實的栽贓案。在中國,國家主席都能被誣害致死,那還有什麼人不能被誣陷迫害?江××一夥能在天安門廣場公然殺害劉春玲然後栽贓法輪功,那它們還有什麼壞事能幹不出來呢?誣害別人的人能是好人嗎?這樣的人我們能相信他嗎?這樣的人能值得我們去相信嗎?在這裡,你們一定有了正確的答案了。

    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是對的、是偉大的、是永遠沒有錯的。試想一下,如果沒有「真」,人人說謊,爾虞我詐;如果沒有「善」,相互仇視,人人為敵;如果沒有「忍」,毫無禮讓,動輒爭鬥――在這樣的環境條件下,我們一天也難以安寧、難以生活下去,這樣的家庭、社會一天也不能存在下去。希望你們擦亮眼睛,分清善惡好壞,不被謊言所欺騙,不盲目聽從謊言,不再走我曾經走過的彎路,不給自己留下那永遠的遺憾、內疚、悔恨。

    就先談到這裡吧。最後,祝你們生活愉快、學習順利!

    寫信人:一位大法弟子
    2003年10月17日



    給大連教養院警察的信:所謂「轉化」是違法行徑

    大連教養院一大隊警察:

    自從江××開始非法鎮壓法輪功,至今已經四年了,在這四年的迫害打壓中,大法弟子對真理信仰的堅定、大善大忍的行為是世人有目共睹的,特別是天天接觸大法弟子的勞教、勞改場所的警察們。在當初,因為媒體的謊言宣傳,你們曾對法輪功有所成見,但後來,眾多的大法弟子給了你們充分了解他們的時間與機會。

    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不參與政治,一心提高心性,做個好人、不同階層的好人,是江集團一言堂式的造謠宣傳和污衊打壓把眾多的無辜百姓推向對立面,非要把這些人樹立成自己的敵人。法輪功學員是在無法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利的情況下,我們才講真象,發傳單,讓世人了解事實,這些你們是清楚的;也就是說在法輪功這個問題上,不是我們犯了法,而恰恰是江氏獨裁者在違法操作,有意迫害,它強行侵犯了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剝奪了公民正當上訪的權利,而且不准請律師辯護,不准上訴、複議……這些你們也是清楚的,雖然你們是被利用而參與的。

    教養院是執法部門,一切應按法律執行,在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劫持進來後,被剝奪了正當的加餐、接見、學習、煉功權利,常年累月的二十人左右關在一個房間裡,工作、進餐、休息全都在同一個狹小的空間,很少有外出活動的機會。個人通信被任意拆看,不符合你們的心意的,任意扣留私人信件。法輪功學員經常被無理由地送去隔離嚴管,一批一批,這些種種不合法的事,你們明知,卻都在做。

    任何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轉化」的行為,都是無法律依據的,你們卻在自己的暗自操作下,不停地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從來沒有間斷,而且種種方式層出不窮。從當初的「3.19」迫害,到現在「轉化班」的人對大法弟子進行暴力迫害,這些所引起的麻煩,已先後使惡警喬威、景殿科、王軍等受到司法調查等處理,所有這些教訓對其他警察已經夠深刻了。

    前一段時間,你們把已解教的周鳳武、李寶貴、於永厚等人弄到教養院搞「幫教轉化」。在不經大法弟子本人同意的情況下,強行拉人去談話,把眾多的房間作為迫害大法弟子隔離禁閉室,使學員的吃、喝、拉撒、睡全無自由;在每間只有幾個平方米的小間隔室內吃、住、拉尿,不准洗涮、洗澡、洗衣服。這幾個人已經與教養院完全脫離一切關係,完全屬於閒散的社會人員,你們利用社會上的人到教養院指手劃腳,對大法弟子行惡,在語言和行為上中傷、威逼迫害大法弟子,那些弄他們到教養院的人,叫社會上的人甚至是壞人參與司法行為,這本身不就是在違法嗎?過去人們是麻木的,可當他們看了法輪功真相傳單和材料後,他們真的開始注意你們了,人們都在明白,都在看,你們到底要把自己引向哪裡?

    我們不想看到迫害的事再發生,無論你是做什麼工作的,你首先是個人,人都是有善心的,在沒有任何外界壓力的情況下,儘量善待這些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不是很好嗎?用你手中的權力做些造福於人民的事不好嗎?當然不是大法弟子非得求你們怎麼樣,是善意的告訴你真象,希望你能明白,不做壞事,從而不被未來所淘汰。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天理,行惡會使你走向可怕的結局;而你們善良的行為、對大法的善念,並想辦法挽回自己曾經做過的錯事,就是在給自己機會,給自己和家人的未來留條後路。

    大陸大法弟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