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靈異事:助白龍除惡,成為富豪(數文)

唐蓮 收集整理

【正見網2018年08月08日】

一、給惡狼當軍師的悲慘下場

有個姓錢的人,進城回來,夕陽西下時,正沿著山腳匆匆趕路。突然,竄出數十頭狼,把他圍了起來,想吃掉他。正在窘迫關頭,錢某見路邊有個約一丈多高的柴堆,急忙往上攀登躲避,順手還拿著一根樹枝,作為自衛。

狼群無法爬上來。其中有幾頭狼,忽然往遠處奔去,過了一會兒,它們簇擁著一頭野獸過來;看那樣子,好比轎夫抬來了一位官員。這個野獸,在狼群的中央,坐定之後,眾狼都豎起耳朵,湊向它的嘴邊,好像在傾聽其密語吩咐。不多時,眾狼便行動起來,它們又銜又扒,從柴堆下抽取樹枝,使柴堆幾乎要坍倒了。

錢某大驚,拚命呼救。過了好長一會兒,正好被一些砍柴人聽見,他們一起呼喊,奔跑著,前來相救。狼群受驚散去。
    
被眾狼簇擁而來的那頭野獸,這時還呆在柴堆之旁。錢某與前來相救的砍柴者,細看那獸,似狼非狼,圓眼睛,短頭頸,長長的嘴巴,露著一口怒牙。後腳長而軟,不能站立。叫起來聲如猿啼。

錢某對著那獸道:「唉!我與你素來無冤無仇,你竟然做了狼的軍師,為它們出謀畫策,來傷害我!」

那個野獸聽了,叩頭哀叫,裝出一副悔過的樣子。錢某便與幾位砍柴人,一起逮住它,拖到前村酒店中宰殺,烹飪成一頓美餐,把它吃了!
 
正是:

給狼當軍師,吃虧實無知。也曾盡心傳計策,受尊敬,短暫時。頃刻風雲變,惡狼逃命各奔馳。剩下「軍師」遭宰殺,哀哉命止!   

二、助白龍除惡,成為富豪

彌勒縣的舊城一帶,漢族與各民族,共同生活在一起,環山而居。山腳邊有個白龍潭,方圓約有數畝,臨潭有良田千頃。當地人在潭邊築了土壩,以便畜水。土壩俯臨大河,水溢時就開閘放水,下雨時,潭中有二龍相鬥,它們的形狀如小蛇一般,有時還會看到大木一段,上面結滿青苔,在潭中豎游,每每衝決壩岸。
    
這天,農民們正在插秧,又正好下著細雨。但見許多飛魚,大小成對,好似排著隊伍。有個紅衣女子,拿著扇子朝飛魚揮動,魚都一一到了潭中,隨即不見。相傳這種情景,便是龍女回家探親。

有戶少數民族的人,名字喚作儂二。傍晚時分,忽然來了一位身穿孝服的人,說是前來借宿。問他:「需要備些什麼東西?」對方回答:「要臥房一間,另置一隻大缸,滿貯清水即可。」

儂二以為這位來客,是要洗澡,就遵照他的要求作了安排。並且打算準備酒食,來招待他。客人道:「不必了。只有一事相煩,如蒙應允,自當重謝。」

儂二問道:「不知何事?」客人說:「此地龍潭後邊,有棵大樹,請你去把它砍了。等樹將要砍斷時,先用粗大的繩子縛住;待看到潭中有兩羊相鬥,這時,你即砍斷繩子,讓樹往下倒去!」

儂二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早晨,儂二前去砍樹。果然見潭水上下翻騰如潮,有黑、白二羊,正在相鬥。儂二心想:客人托我做的,當在此時此刻。於是就砍斷繩子,讓大樹倒下。黑羊跳躍而出,水就恢復了平靜。

儂二急忙回家,想把這事,告訴客人,向他請功。但那客人早已離開儂家。儂二問妻子:「客人何在?」妻說:「客人在房內,他未曾出來。」於是,夫妻二人,一起到房內去搜尋,不見他的人影。疑心那人在缸內,打開缸蓋看對,卻是黃金滿缸。

儂二這時,才知客人原是白龍化身。另一條黑羊便是惡龍。白龍是為爭奪這潭,而來求助的。於是,此潭便以「白龍」為名。而儂二的家至今,還在當地,稱為第一富豪。儂二每當過年時,還去潭邊,用祭品拜謝白龍。當地百姓,因有白龍佑護,四季風調雨順!

三、常懷禮儀之心,總有好報    

賈正經,是黔中人,娶妻陶氏,生得相當美麗。清明節上墳時,賈正經與陶氏,一起前往。走到半路上,忽然一股旋風,迎面而來,擋住了前進之路。

賈正經疑心有鬼神在此求食,就供了祭品,灑酒在地,輕輕祝告道;「鄙人倉促來此,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奉獻,就這一杯水酒,請不要嫌它不潔。」祭畢,然後再往墓前,拜掃完畢而歸。
    
第二年春天,賈正經告別了愛妻陶氏,遠出。一天,將近傍晚,距前方旅店還很遙遠。正在擔心荒野地方,沒有投宿的處所,忽有一個僕役打扮的人,站立在路旁,走上來問道:「前面過來的莫非是賈相公麼? 奴才我奉主人之命,在此恭候多時了。」

賈正經問道:「你家主人是誰?」答道:「相公到了前面,自然便知。」說罷,遙指有燈光的地方,說是他們的村落。賈正經心中暗暗自喜,遂跟著這人前去。
    
大約走了一裡多路,主人已在門前迎接貴客了。這人道服儒巾,是個風雅之士。此刻但見一座座樓閣,橫列在前,全都裝飾得金碧輝煌。賈正經與主人,先是寒暄了幾句,接著問道:「小生暮夜經此,不意突然迷途。忽蒙先生派人寵召,不勝感激之至,鄙人自忖,以前似未曾見過先生,不知先生怎麼會預知這事?且又遠勞先生如此關照。」

那人答道:「去年我們曾在路上相逢,叨領先生盛情款待。曾幾何時,你怎麼這樣快就忘記了呢?」賈正經聽後,愈覺糊塗了。主人又說:「去年清明節那天,你們賢夫婦去上墳祭掃,一陣旋風擋住你們去路的,就是我呀。」賈正經道:「如此說來,先生是神了?」

回答道:「我並非是神,我乃地仙也。」賈正經問他的職務是什麼?回答道:「說來慚愧,我是掌管人間露水姻緣的。賈正經開著玩笑道;「鄙人相當多情,敢煩請你查一查,我今生在世,有沒有這方面遇合的好事?」

地仙取出簿冊,翻閱後,笑道:「奇怪了,先生今世無分,眼前尊夫人,倒是大有良緣可遇。」賈正經聽了,不覺虛汗直下。自思妻子陶氏,正是年輕美貌,倘若或許真有其事,將是我終身的恥辱。於是便請求:「使這事能夠消除,而不致發生。可以嗎?」地仙道:「這是命中注定的大事,我不能把它更改。」

賈正經再三哀求,地仙仰天沉思,好久之後,說道:「善哉,善哉!幸虧尊夫人所遇那人,是個平庸的奴僕,貪財的心思,勝過了好色。你趕快回家,還可避免閨房之丑;不過卻要損失些錢財的。」

賈正經屈指計算路程,一想已經出門有四天了,恐怕回去已來不及。又想:自己在外謀生,如果為了一點蠅頭微利,而使愛妻失節,這自然是斷斷不應該。於是,辭別這位地仙,匆匆回家。賈正經白天黑夜,抓緊趕路。等到離家只剩四十裡時,忽然遇到大雨傾盆而下,遂無法前行。直至第二天午間,才回到家門口。見臥房的牆頭,已被大雨沖坍,想到隔壁有個單身少年,貼鄰住著,回憶起地仙的話,不覺嘆恨不已。妻子問他為何嘆息?賈正經道,「牆坍壁倒,兩家房子相通,彼此都是年輕獨宿,其中的事情還用說嗎?你倒來問我了!」

陶氏答道:「原來夫君是為了此事。事情確實發生過,幸虧損失十兩銀子,才得避免。」

賈正經詢問經過情形,陶氏答道:「牆壁坍倒後,那少年果然來調戲我。我逃到鄰居家裡,不料枕頭間所藏的銀子,被他偷走了。如今,他怕你回來,早已遠走高飛。」

賈正經問:這銀子的來歷,原是某家還來的欠款。
    
賈正經把這事告至官府,官府將少年捕獲後,鞭打了一頓。但竊去的銀子,已難以追回。這事是程惺峰對我(袁枚)說的。

賈正經路遇地仙而敬禮有加。那位地仙也盡力報答了他,使其未陷於丒聞。可見人常懷禮儀之心,總有好報!
 
 

(以上均據袁枚《子不語》)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