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裡為什麼事過不去的時候就是執著心

白雲

【正見網2018年08月10日】

如果誰長期病業狀態不能突破的話,我覺得那肯定是有問題。我身邊有幾位同修的眼睛模糊,而且呈現出一種長期突破不了的狀態。說的尖銳點:至少在這一個問題上沒有證實法,沒有向世人證實出法的力量。而且拖的時間長後,有點起到反作用,比如常人就會說:你講法輪大法好,你自己眼睛怎麼這樣?這一問,真的很難回答吧。

我覺得正常狀態應該是通過向內找、發正念、集體學法、講真相的過程中,病業狀態會呈現像爬山一樣,爬到頂峰前最痛苦,爬過頂峰後就開始逐步緩解、直至徹底消失才是正確狀態。以我自身經歷而論,以前我參加學法小組前和後一段時間胸悶、悶起來真的很難受啊。通過集體學法,我記得第一次集體學法時有位同修就提到法中的:「身口意」方面的師父講法,我心裡立刻明白了:我在身口意方面有漏,甚至在色慾方面有漏。那意識到就改。是,後來是栽過多次跟頭,但是我都爬起來,收拾心情,打起精神繼續修,同時我也意識到了舊勢力在色慾方面對我做的手腳。舊勢力是把我前世做人時的色慾的成份有意留下來了一些,加上接觸到了常人社會和網絡上不好的東西後受到的污染,導致以前色慾關很難過。但是後來不斷學法,不斷的歸正。現在我胸悶的狀態已經消失,除非又栽跟頭,又被舊勢力修理。所以,寫到這,我覺得病業就是舊勢力在利用修煉人心性上的漏洞修理我或是同修,這是主要原因。

有同修說:自己找了,但找不到執著心!那麼執著心到底在哪裡?當我們心裡為什麼事憤憤不平的時候、為什麼事生氣惱火的時候,就是執著心!這時要挖自己的根!就算是似乎自己是對的、被無故冤枉、被人不理解等等狀態或原因時的心裡生氣不平衡的感受,這些都是執著心。因為:那時都是用人心、人理在衡量問題!沒有把這個事看透,沒有在法上看清這件事被安排出來的原因。所以,修煉真的是要悟性很好才行!想想羅漢為啥能做到:什麼事都樂呵呵的狀態呢?他不執著嘛,他都看淡了嘛,他知道那些都只不過是劇本的劇情而已,一場戲而已,真的看透了就真的不迷,不迷自然就不生氣了嘛。

我今天早上在夢裡埋怨我媽媽以前把我考大學的志願搞掉,把我本來要學中醫的志願搞掉,搞到後來卻三檔志願都落選,無奈下只能接受補填志願的會計專業。要知道,在所有學科中,我最不喜歡的就是數學,可是偏偏命運弄人,讓最不喜歡數字的我去學會計,而且後來一做十年,做了十年後覺得會計很沒勁、很悶,搞的我現在暫時沒方向、甚至很痛苦!我多次在夢中看到我媽媽的形像,在夢中我就批評她甚至大聲斥責她胡亂破壞我高考志願的行為!我感覺:我的一生都被她破壞了,弄糟糕了。其實在心裡,對她非常的埋怨、非常的討厭、非常的反感! 醒來後,我明白了,心裡長期為這個事憤憤不平其實就是執著心沒放下?那怎麼放?只有把這個事給悟透了才能真正看淡放下。那怎麼個悟法呢?因為當年高考完那年我正好得法,以前也曾有算命的說過我是做醫生的命,甚至也有漸悟的同修給我說過: 師父把我的命運已經改變了,具體的他沒講。

人包括我在人中的這面帶有人的想法和觀念,就是:想追求得到的卻實際還沒到手的東西都認為是好的。其實,把問題倒過來看,就算當年我媽媽沒有把我高考志願搞掉而後來真的我去學了中醫的話,難道就真的如想像的那麼美好嗎?也不一定啊!我在迷中,又怎麼知道那條路上以後會碰到什麼事呢?!況且,大陸的中醫大學都是中西醫結合的產物,據常人說現在大陸中醫大學甚至都在用西醫的那套理論,好像是西醫的病理學、病毒學之類去解釋疾病而不用中醫傳統的理論去看病。所以,當年就算我去學中醫,可能也很難學到中國古代醫學那樣的精髓吧。此其一也。其二,如果學了中醫,因為中醫學期比一般專業學期長,當年正好碰到一九九九年的迫害發生,有可能當時邪黨會卡住畢業文憑。其三,假如學了中醫後,可能後來的人生道路和現在是完完全全不同的職業和遭遇,可能只能說是可能比現在要順利、順暢很多,做著喜歡做的事情,不就是現在世道所宣揚的價值觀嘛,甚至很多企業招聘也會問:你喜歡不喜歡這個職業啊?有可能做醫生碰到的較多的是病人求著醫生這種局面,可能不像後來的做會計工作中碰到多少麻煩事,有幾個企業老闆要求做假帳的考驗,有被其他部門和本部門經理刁難的經歷,有被炒魷魚的考驗,又需要面對邪黨的稅務、海關、銀行、政府的部分職能機構、看著他們那副高高在上、指手畫腳的嘴臉。當然,在這個社會做個好醫生我想也是很難的。也就是說,在這個道德下滑的大陸環境,要做個不做假帳的會計都已經很難了,從人要舒舒服服的過好日子,過舒心暢快日子的角度講,可能會計並不是非常理想的職業,但我想修煉是反過來看問題的,這魔難不就成了我上天的階梯了嗎?!我做人的終極目地不就是盼著有一天能重返天堂嗎?! 所以,它反倒又成了一個好事。人生幾十年不就一瞬間嗎?當然,實際一天天過的時候,尤其在魔難中還是覺得挺漫長的。

當以苦為苦的時候,就會抱怨這個抱怨那個,就一定會抱怨不公平的一切,因為以苦為苦,其實就是把追求人間幸福當作了終極目標了。只有以苦為樂才能走過魔難,才能將魔難化作上天的階梯。更何況人間的苦不是那種見不到彼岸的時間極漫長的地獄之苦,人間的苦畢竟是有個邊際的,有個過程,難受的感覺是個過程,這個過程不可能是永遠的持續那麼痛苦,是個物極必反的過程,頂過了最難受的過程後,慢慢的一點點的會舒服起來的。所以,無論做一個普通人或是修煉人,都需要有個堅強的意志和懷有一定能看到希望的念頭才能真正做到不枉做人一回。

當同修眼睛出現白內障病業狀態時,是不是可以想想「白內障」 不就是等於在說:「內心有障礙」的意思嘛,眼睛看不清不就是比喻:自己在哪方面犯糊塗了呢?是不是在某些方面白費了那顆常人之心呢?師父法身就在我們身邊,但是師父法身對這些關難不會直接破迷,但點化就不算泄露天機,有的時候師父法身可能通過同修或別人的嘴可能是家人可能是馬路邊陌生人聊天給你聽到了,都得想想自己有沒有他們所說或所表現出來的執著或是具體話題中涉及到的問題呢?甚至在夢中是不是也會碰到什麼場景讓自己心裡覺得憤憤不平、特別生氣的、特別不滿意的,可能就是自己執著心所在。真的當我們心性提高了,師父法身就能幫助我們了。希望同修能儘快衝過病業假象的考驗。

個人心性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