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個腳印從開始走到今天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8月10日】

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天,就是一九九六年十月四日,我進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修煉之前我是一個身體有很多病的人,煉了法輪功不到二個月的時間,病不知不覺的都好了,真是感到無病一身輕,太神奇了。特別在一天早上煉靜功時,聞到有一股臭氣,因為我修煉前做過子宮肌瘤的手術,後來發現肚臍眼流出很多臭水,到第三天在褲頭上出現像海綿一樣的一團東西。我也不去多想,就想著是好事,師父給我清理身體了,前後不到二十天就好了,從此我就很堅信大法。

七二零以後,江澤民流氓集團鋪天蓋地的造謠污衊法輪功,搞的我們一家很緊張,加之學法不深、怕心重,一有風吹草動的家人都膽戰心驚的,我丈夫把大法書和資料都撕了,他在迷中和無知中做了錯事、給自己造了業。有一天,我把一個用來煉功聽法用的MP5放到姑父家,過了半年,我那姑父出去辦事,我就去他三樓的辦公室找我的MP5,一下就在一個抽屜裡找到了,驚喜的是打開一看,師父在《洪吟三》裡面的一篇經文<看山>赫然出現在MP5的螢幕上,「茫茫一片山,雲霧連著天,登高知多遠,山中坐著仙」,當時我很高興,師父真慈悲在鼓勵我往上修才能入仙境啊,我知道要精進了。

後來因為我傳真相資料、張貼被公安查到,非法判了我一年勞教,出來後邪黨的干擾一直不斷,我又被二次非法的關進洗腦班。第二次剛到一天晚上,一個便衣警察問我煉法輪功的事,我回答說:法輪功已經紮根在我心中,我不會放棄的。他說:明天再說。到了第二天要我們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叫我站起來說體會,我說:那都是斷章取義、偷梁換柱的,師父講法原意並非如他們歪曲的那樣。因為我說的是真話,他們就不叫我說話了。下午那個警察過來問我:阿姨,你對名利是怎麼看的?我回答說:我們不是什麼錢物都放棄不要了,該你命中有的就有,師父說:「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 」(《轉法輪》)他聽了後就走了。再過了一天,他又來了,又問我利的事情,我說:我昨天已經跟你說過了,他突然站起來走了,好像什麼東西碰到他似的,從此就一直沒再來問我什麼了。所以,我就在想:雖然是被迫進入洗腦班,看來這裡也有世人需要知道真相啊,等待著救度。在洗腦班我一直給他們講真相,給我當地的六一零、國保的兩個小青年做了三退,給醫務人員和放錄像的人都講真相。講到天安門自焚時,我說那個所謂的叫王進東的人身體都燒壞了,可是最容易燃燒的綠色雪碧瓶還完好無損的夾在王進東的腿裡呢!那個放錄像的人說:是真的嗎?我現在就去看。我回答說:你們專門放錄像的還不知道,這些壞事都是江澤民、周永康造謠的,是演戲啊,都是假的。另外還有一個姓葉的工作人員一直在洗腦班幹活,叫我們寫保證書之類的,我就給他講真相,叫他三退,他回答我說:你給我說的,我已經心領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看到了明慧網同修交流的訴江的文章,我也跟同修商量,我們也要訴江。到了八月份的某一天寫了訴江狀,第二天由郵局寄出,第三天兩高收到我的訴江狀、下午給我的手機發來了簽收回復。大概十月份,本地的六一零打我電話,問:你給誰寫信了?我回答說:我起訴江澤民了。他們又問:誰叫你寫的?我回答:我自己要寫的,江澤民發動的這場對善良民眾的迫害,把我們家搞的很糟糕,兒子不能安心工作,我就得起訴江澤民!我告訴這些六一零:你們為了你們的家人、為了自己不要參與對善良人的迫害!那人自知理虧,就不再說下去了。但到了第二天,家裡來了好幾個人,不知道是六一零還是公安的,我去超市買東西回來,在家門口碰到兒子的同事,他對我說:阿姨,你不要上去,你家裡來了好幾個警察是來找你的。我說:不要緊,我給他們講真相去。他說不可以,還把我拉到了兒子的車上,兒子說:媽,這次他們是來抓你的。我兒子很怕,一直看著我,不讓我離開。後來到下午六一零的主任打電話給我兒子,兒子告訴他們我去別的地方了。他們還不相信,我兒子就說:我媽就這點事,你們這是搞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嗎!從此以後,六一零的人沒再來騷擾過我。

以前我學法和煉功都不太精進,信師信法不夠,把大法書亂放,學法不入心還老是犯困。從現在起我要多學法、學好法,向內找,修掉一切常人心,學好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感恩師父的慈悲點化,感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