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過程中的故事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8月09日】

走入大法修煉有二十個年頭了,感觸良多,嘗盡了心酸苦痛,更多的是心性上昇華的喜悅,體會到大法的無窮威力無盡奧妙,謝謝師尊的慈悲救度。在這裡寫上幾個修煉路上的故事。

教授當天辭去幫教了

2003年,我被非法綁架到三水勞教所。在這裡,有很多同修邪悟和轉化了,並且還做了幫教,其中有大學生,教授,是高學歷、高文化程度的人。我覺得不解,師父的經文《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說得那麼明白:「這邊「煉」就判刑,那邊說句「不煉」就可以放人,」。看到這些邪悟的人歪理連篇、誹謗大法,我心裡很難過,我要找這些人切磋,我要告訴這些人師父的新經文《下塵》。我發出一念,請師父幫忙。當天晚上我的床位就調到和一個教授學歷的幫教相鄰了,我告訴她新經文《下塵》。第二天早上倉管(也是幫教)安排她做我的思想工作想轉化我,我告訴她轉化是錯的,是對不起師父慈悲救度,並指出做幫教是會造成很大業力的。教授醒悟過來了,當天就寫了一份嚴正聲明給勞教所,並且辭去幫教了。

被迫轉化

在三水勞教所裡,對沒有轉化的學員迫害很嚴重,24小時都有包夾監控,不准和別人說話,不准睡覺,晚上剛睡著就被叫醒訓話、背監規,有的被打。由於我堅持不轉化,被轉移到三水勞教所醫院的一間監房裡,有三個惡警和三個吸毒妹24小時輪流威逼折磨我,不准站,不准坐,不准睡,不准洗澡,被強迫雙手向後蹲著,如要大小便就要罵師父罵大法。我蹲累了坐在地上,吸毒妹拽我起來。睏了閉上眼睛她們就用手撐開我的眼睛,惡警污言爛語破口大罵,強迫我看誹謗大法的資料、看錄像、寫讀後感等。第三天,我的承受力到了極限,違心說不煉了。可是邪惡哪裡肯輕易罷休,一會兒紙筆就放到面前要我寫保證,慈悲的師父知道我是違心轉化的,一再點化,用了4支筆都寫不出水來,我痛恨自己承受力這麼差,心裡哭著跟師父說:我知道是不應該寫,但是我承受不了,我離開這裡就寫聲明作廢,把她們虐待我的行為向勞教所領導反映。

被轉回大監房

一個星期後,回到大監房,安排一個吸毒犯24小時監控我,整天被迫看污衊大法的資料和錄像,寫讀後感、寫思想匯報。我在寫所謂的「思想匯報」中,說明自己轉化是被迫的,不是我真實的心願,同時聲明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廢。第三天,勞教所副所長帶一個秘書來找我談話,我把被迫害的經過向她們反映,要求她們善待大法弟子。秘書出去後,這個副所長問了《轉法輪》裡很多她不明白的問題,我按照自己的理解和悟到的理和她交流,告訴她不要抱著反對法輪功的想法去看《轉法輪》。談完話後,副所長當面交代大隊長以後我的思想匯報可以寫自己的認識和理解,並換轉化的學員來監控我。當晚在夢中,我看到許許多多的佛道神在天上,無比的殊勝。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我利用我會剪髮的這一便利,與轉化的邪悟的學員交流,使5個邪悟者清醒過來,使監控我的轉化者寫聲明一切不利大法的言行作廢。

利用做「作業」證實法

三水勞教所裡被轉化的學員有一部分是被迫轉化的,這些學員沒有一點人身自由,除幹警和幫教找談話外,不能和其他人說話與打招呼,就是向同修一個微笑的眼神包夾都會去匯報。白天被迫去工房勞役,晚上被迫看污衊大法的資料和錄像。勞教所經常出一些所謂的科普知識問答強迫學員做答,叫做「作業」。其中有兩道問答「人是猴子進化而來的」和「為什麼說法輪功是X教」,我就把《轉法輪》第4頁師父有關人的生命來源論述默寫出來;另外一道題我我寫上修煉法輪功後身體的變化,思想的轉變,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第二天幹警來恐嚇我,說我每次作業都不好好做,要加刑期。我笑著說:很抱歉,你如果當老師教一班學生中,肯定有成績好,成績不好的;作業有會做的,有不會做的,這都是正常的吧?再說,我每次作業都是很認真做了。從此以後,她們就不管我寫的作業了。那天晚上,睡著看到天邊東面有許多蓮花,漂亮極了。

另外空間的鐘表

在勞教所,工房、監房都沒有任何鐘錶,不知道4個整點發正念的時間。但是神奇的是,每到4個整點,我的耳邊都會聽到清晰的「噠噠」鐘點聲。有一個晚上醒來熱的我全身是汗,我就想,有風扇吹就好了,果然靠近我床位的風扇「呼呼」轉動起來了。

被迫轉化的學員一有機會就互相傳經文,互相鼓勵,不配合邪惡的一切指揮。一天晚上,幹警要我們集中到操場唱歌跳舞,我就唱大法歌,背法,發正念。到十點鐘,我看到月亮裡有一艘金黃色的法船,很漂亮。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轉法輪》〈第一講〉)啊。

狗都不吠了

有一次我與幾個同修約好晚上去鄰村發真相資料,有一位同修說,現在農村每戶都養狗,對陌生人吼,很恐怖,還會追人。我針對那幾條村莊發正念,清除我們所到之處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干擾阻礙那裡眾生得救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意念指揮那幾條村的狗不能吠,讓它們知道我們是救它們的主人,叫它們同化大法,選擇未來,請師父加持。

我們八點出發,走到第一個村邊就看到一條又肥又大的狗站起來向我們搖尾,進到村裡各家戶的狗見到我們都是無聲的馬上站起來擺尾,我們順利的在幾個村都發了真相資料,在最後一個村發完資料出來時有一條大狗跟在後面,到村邊它向我們叫了三聲,好像是在歡送我們。

回來路上,同修們都很驚訝興奮的談論幾個村的狗都不叫的神奇事,我說,來之前我發了正念請師父幫助我們的。其實這一切都是師父慈悲挽救眾生和正法的表現,謝謝師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