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會向內找的威力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8月20日】

一天上午,自己發本地區9點鐘正念時,突然看見自己身旁邊一個女警察。聯想到前幾天發正念時,看到一個警察手裡拿著一副手銬。心想,趕快加強發正念的時間和力度,清理自己的空間場。閉上眼睛一會兒,一個也就針尖大小東西從身邊爬過去,一隻手機飄過來,螢屏上面顯示出二個字:「小心」。自己也不太明白,是干擾呢?還是師父的點化?

中午丈夫從外地出差回來了。兒子也來了,告訴我他昨晚作了一個夢:有一個警察來找我,還帶了一個小孩,兒子沒有給他們開門,結果警察把窗子的紗窗都撕壞了。丈夫說他昨天晚上也作了一個夢:一個警察拿著一個文件夾,站在我家門口,說這家人哪去了,丈夫沒有告訴他們。而且丈夫當時出差外地呢?我聽到這些,心裡不穩了,怎麼這麼巧?肯定是點化了。想著自己哪裡有漏洞了,被邪惡鑽空子了。因為心裡不是很靜,一時也找不到,還是先發正念清理邪惡干擾吧。這時來了一個同修,我就把剛才發生的事跟她說了一下,同修沒有說什麼,坐了一個小時就走了。

因為邪黨在大陸營造的恐怖環境,19年的瘋狂迫害,家人承受的也很多,丈夫也有點緊張,要我把有關東西收拾一下。直到晚上我才坐下來發正念,發到三個小時,我看到左邊有張桌子上放了一盆花,粉紅色花稀稀拉拉的,右邊一個爛泥地上有一隻蛤蟆。我想是自己空間場不乾淨了。又繼續發了一個小時。這裡記錄一段插曲與大家分享:那幾天不修煉的丈夫也幫著發正念。因為他內心清淨無為,一坐下來就能入定,而且感覺身體也沒有了,一直往上升,看到了五彩祥雲,八角亭,亭的中間有一束紅花等等,還看到了自己頭上有金色的光環。發完正念,他雙眼微閉,就看到了師父,首先是師父年輕時代模樣,就是早先《轉法輪》里的師父形像。微笑看著他。一會兒又呈現出今年美國華盛頓法會上師父的模樣,也是微笑看著他。因為今年師父親臨華盛頓法會的錄像我給他看過,我跟他說: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師父在鼓勵你呢。

第二天上午,我準備繼續發正念,坐下來靜靜心,先找自己的問題:首先腦子裡翻出來是幾個常在我這拿真相期刊的老同修,一個一個的排,這個是應該信的過的;那個是不是把我說出來了?有一個去年曾經把我供出,是不是他又說什麼了?越想越難受,越想越恐怖害怕!突然間意識到,啊,我怎麼向外找?這不是走魔道嗎?我趕緊把思想拉回來,查找自己近期所言所行,哦,我已經很久沒有出去給世人講真相了,每天除了學法,就是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做一些真相資料,好像也理所當然。每天的時間都還安排的滿滿的。同時好像有一種無形的力量障礙著,不願意往外跑。最多也就是出外辦事時順便講講真相。是自己修煉出問題了,沒有做好師父的三件事,已經偏離正法要求了,再走下去就太危險了。師尊為我們用巨大承受換來的最後時刻,每分每秒都是為救度被謊言欺騙的世人。一個真修弟子在這個時候卻不能正念正行去救人。怎麼兌現自己的誓約呢?

下午發正念時,又兩次看到了警察,我想,我得改變一下觀念:我說舊勢力,我和警察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不要來這一套。就這麼一想,心裡踏實了很多。晚上發正念,看到自己手裡拿著一袋蘋果,只有4個。當時沒有多想,第二天上午,我突然覺得是師父點化我:事情已經過去了,平安了。真是來的猛,去掉也快。徹心的感到,修煉的路很窄,稍微一不注意,邪惡就會鑽空子。幾天後在一次發正念時,看到地上摔了一副手銬,我一眼掃過去,手銬開始風化。

邪惡的陰謀破產了。在磨難中真的象在無形的煉丹爐里,正念走過磨難之後,又象浴火重生。修煉在磨難中昇華:我也從生命的本源上明白了「向內找」的真正涵義。在過去的修煉中,也知道向內找,可是往往遇到矛盾或者磨難時,不自覺的去找別人、往外推。經歷了這次正邪大戰,突然感到自己以前對向內找的法理一知半解,現在我覺得修煉人能否向內找那是生與死的分水嶺。遇到磨難或任何事只有向內找,用大法歸正了人這一層的不足,也就實實在在的歸正了自己的體系中壞的、或變異的部分,也就是同化了宇宙特性「真、善、忍」,師父就替我們化解了。我也深切體會到:修煉人向外找,越找越害怕,越找麻煩越大,最後那可能就沒辦法修了。那結果也就可怕了。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今後,我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用正念主導自己的一切。遇事向內找,嚴格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在神的這條路上走的更好。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