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急於指出別人的缺點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8月29日】

君(化名)被車撞了,在ICU室里搶救了十多天,醫生說:「當時120急救車到現場時,血還有三分之一,一般情況這人是很難活了。」協調人讓大家發正念,大家整體配合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奇蹟的是,昏迷好多天的君恢復很快,半個月後,從 ICU轉到了普通病房。

去看她時,我見她在病床上鬧得很厲害:急著要坐起來、要回家,幾次把管子拔掉。家人和同修誰勸也不聽。當時我很驚訝她的魔性,就說:「你要理智冷靜些,不要太自我了。」君根本不聽,揮動著手,非要坐起來不可,看護的家人被折騰的很累。我問家人:「平時也這樣嗎?」她兒媳說:「在家誰也不敢說,還常訓我們。」一個親戚說:「她脾氣不好,不能說不能碰。」旁邊一個同修說:「她有缺點,只有我能說她,別人說不聽,我說時還得看她的臉,還得商量著說。」我立即明白了她車禍的原因,是被舊勢力抓到把柄了。

回來後我想:下次去醫院時一定好好跟君交流一下,嚴厲指出她的魔性,命差點沒了,還不驚醒,鬧個啥勁?作為老弟子修得這麼差?基本問題還這麼重,還想圓滿呀?

再次去醫院時,她丈夫同修在場,在走廊里,我倆交流了一下,我說:「她在家也這樣嗎?「他丈夫說:「嗯,她脾氣不好。」我說:「你為什麼不給她指出來呢?」他說:「她心情好時,我沒少勸她,她也恨自己,想改,有時抓頭髮打臉,就是改不了,再遇事還發火。」

 「她心情好時,我也沒少勸她。」 這句話對我觸動很大,我一下子看到自己的問題:我在指出別人缺點時,從來不看對方能不能接受?張口就來,幾句話壓過去,能把對方說得啞口無言,那種強勢能把人逼到牆角,意思是你得得改,不改不行。有一次,我跟一個要好同修交流,我說:「你養狗,早晚遛狗的時間還不如學學法,這是修煉人行為嗎?能圓滿嗎?」多次指出後,他仍不改,我又苦口婆心勸過他幾次。後來他煩了,跟我說:「你怎麼見面就說我缺點?我不圓滿上哪?你修的高我不如你,以後別來往了。」從此他把我手機屏蔽了,微信也刪除了。到此我才猛醒:我太執著自己了,人最大的障礙就是執著自己,自己本來修的跟頭八式,還非要強加別人,跟別人交流不是看對方「心情好時」勸他,不從效果上考慮,而是劈頭蓋臉的黨文化式的說話方式,對方不但不接受,還反感,難怪有人說:「我能接受你的道理,不能接受你的態度。」「態度」背後才是境界,站在慈悲、平和、為對方著想基點上溝通效果才好;急躁、強加、自我心很強的去溝通效果准糟。

我還想起一件事:我聽說有個老同修錢心很重,跟兒媳弄得挺僵,一次我碰到她時,把她好個數落,簡直就是在棒喝,當時老同修只是笑了笑,啥也沒說。後來在參加一次法會時,她發言中有兩件事對我觸動很大:一是她把每年能租四萬多元的庫房,白給一個有困難的親戚用,這個親戚對大法有了本質的轉變;二是她家鄰居是做生意的,晚上車回來時因大門小進不去院。她把院牆往裡讓50多公分,使鄰居車能進院,她家是城邊,房基地就是錢,能坦然而舍,可見錢心很淡。她講時我在想:這事要是我,肯定做不到,可我為什麼要棒喝人家呢?說她修得差,不說都憋不住,這種自我和在人之上心還小嗎?師父說:「每個修煉人針對別人的態度也是自己修煉的表現,所以每個人在這些方面也應該明白。」(《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很多時候,看到同修缺點時總會生出一些負面想法:咋修得那麼差?這人咋這樣?得給指出來……其實這個時候,正是修自己的時候,冷靜想一下,會發現自己也有類似問題,否則你是遇不到這事的,可往往都不修自己而錯過去了,還覺得自己比別人修得好。人是左右不了別人的,把別人當成一面鏡子才修得快。不要急於指出別人缺點,理智三分,先看自己,不放過每個提高細節,寬容和慈悲也是一點點修出來的。

一點淺顯體會,意在交流,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