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告別手機網絡

琉璃

【正見網2018年09月02日】

自從看到明慧網《所有大法弟子須知》的通知後,一直都在作思想鬥爭。心裡明明知道應該以明慧的態度為準,可是思想上卻在找各種理由拖著。

我使用微信已有三年多了。之前一直用普通手機。後來接手了一項工作,我們區各部委局級單位都有自己的公眾號,領導要求定期推出工作動態及節慶活動等微信。其中原創類的微信編輯工作就由我來做,由於工作需要,我買了一個智慧型手機。下載了微信、QQ等軟體安上,一用發現果然方便快捷。

我編輯完成後的微信經領導審核後通過公眾號推出,上級部門基本都能夠採用、轉發。點擊量、點讚量都很高,我心裡頗有成就感,開始沾沾自喜起來。然後有很多人加了我的微信,又把我拉入到各種協會及信息群,我的微信群逐漸龐大起來。

我父親不會使用微信,但是他的社會活動較多,他讓他的老朋友加我的微信,有什麼通知通過我聯繫、傳達。再者我們單位有好幾個部門,所有的工作通知都在辦公群裡傳達,而且各個部門的公眾號也需要關注。

這樣我每天都要看微信,即使正常的瀏覽彈跳出來的信息,也需要花費近半個小時,如果再看一下新聞與多媒體視頻,那時間就說不準了。我整天這樣瞎忙著,搞得心神不寧。期間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的眼睛紅腫發癢,出眼屎,這時我就知道是看手機造成的,可是挺個一兩天就又看上了,如此反覆,不知道下了多少回決心。就像同修文章中說的有蟲子鑽到眼睛、臉上、氣管……我除了臉上沒有感覺外,其它的感覺都有:眼睛不舒服、睡覺憋氣,經常性鼻塞,有時身上發冷,感覺身上帶了很重的陰氣。學法時覺的頭上象扣了一個鐵桶似的,讓人昏沉,萎靡不振。

一直拖拖拉拉的直到看見明慧網的通知,一時間非常為難,尋思著要不等到八月底九月初?先把手頭的工作理順理順。可是看了幾篇同修寫的關於刪除微信的文章,其中引用師父的講法說:「我剛才講了,這個世界上的什麼東西都在吸引你,都不讓你得法。不光你們,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家長、政府都知道這個情況,誰都無能為力!不止是人得法的問題,把人帶動的工作也干不好了、學習也學不進去,大量的時間用來在電腦、電玩上,勾引著你去看去玩那些東西。已經不是人的狀態了。從古到今人都沒有這個狀態。這是外星人的技術,魔在利用它,勾引你,讓你放棄你所有的東西,投入進去。浪費你的生命,你還捨不得放下!從做人的角度上看你都不對勁了,何況是修煉。」(《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真是振聾發聵!我知道不能再找藉口搪塞了,修煉不是兒戲!是聽師父的話還是打折扣,也體現著我是否信師信法。難道師父會不知道我的工作嗎?還有什麼放不下的。

馬上行動。我按手機默認的排序選擇然後建群依次發通知,告訴朋友圈的人我近期要刪除微信軟體,告知一聲。家裡親人及單位的工作群我單獨告知。忙了一天,基本整理完。這件事在我的朋友圈中竟然引起了挺大的反響。有一位前輩說:你這是要返璞歸真嗎?支持你!我也想刪,可是下不了決心。有同行朋友說:我們這個年齡段的我只見過兩三個不用微信的,佩服你!老看這個東西真是影響視力,可是不用還真不行!不方便……有很多詢問原因的人都說支持你!敢不用微信,不可思議!我忽然覺的有師父的看護與指導,明辨是非,真幸福啊!其實有很多常人也知道微信不好,可是沒有勇氣刪除。看到這麼多理解和支持的人,更加使我堅定了決心,加快了步伐。

可是我遇到了一個小阻力。我的分管領導以各種理由反對我刪除微信,即使我告訴他不會影響工作,也不會影響到別人,他依然很生氣。從他的辦公室出來,我依然沒有動搖決心,我知道這是在割捨我的名利情之心。我把他放到了最後刪除,刪除前我給他發了最後一條微信,告訴他為了照顧他的情緒,我將他放到了最後,然後簡單的說了下我刪除的原因。他沒再說什麼。

我用微信轉了最後一筆款之後,就將它徹底刪除了,本來我想連百度一起刪掉,系統提示不允許。我恢復了手機之後,發現連不上網了,現在我只用它打電話了。

我以快刀斬亂麻的方式將這一切都理順之後,忽然發覺心裡好安穩啊,周圍的環境好清淨啊!

弟子在此叩謝師恩!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