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新經文教我如何講真相救人

四川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9月04日】

我是七.二零前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堅持經常出去用手機對打講真相已有一年多了。在這期間碰見有緣人也面對面講真相。講真相中我謹記師父的教導:「我覺的呢,你們的景點呀,不是以退黨、退隊,以「三退」本身作為目地的,你們記住了,是以講真相救人為目地的!」 [1]所以我勸「三退」就注重講真相特別是大法真相。

但從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中共邪黨開足了所有的宣傳機器的馬力,竭盡造謠、污衊、栽贓、陷害之能事誹謗、抹黑法輪功,從而欺騙、蒙蔽、毒害民眾、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加上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民眾特別是大陸人懼怕它的淫威,所以講真相時阻力大。有的人一聽說「法輪功」三個字就避而遠之,不願聽了。許多人誤會法輪功、甚至還跟著邪黨宣傳的鸚鵡學舌的大罵法輪功;中毒深的人還助紂為虐構陷大法學員。如我打電話時說:朋友,你好啊!我告訴你兩件很重要的事:第一件事就是「三退」保命、保平安的事,第二件事就是請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報。這時經常聽到對方說:「是法輪功的!」就掛電話了;有的說:你不要宣傳法輪功!我不聽。掛電話了……。

又如我說:朋友,你好啊!我告訴你一個重大消息。你知道嗎?以江澤民為首的五十多個中共高官被全球起訴,告到國際法庭了。因為他們參與迫害法輪功……。有人一聽說「法輪功」三個字馬上就掛電話了。有的人說:法輪功是X教,你還在宣傳!有的說:你宣傳法輪功,我要舉報你!還有人說我給你定位了,我給你錄音了,叫警察來抓你!……。你給他解釋,他根本不聽,馬上就掛機了。面對這種情況,不知是什麼原因。當然也找自己的原因,是不是法沒學好,正的能量不夠,或慈悲心不夠甚至還有爭鬥心等等。學習師父今年發表的新經文才知道真正原因。師父說:「你發誓為共產邪黨貢獻生命,大家想想,你的生命就被共產邪黨管了,所以它任意擺布你。你們有的時候講真相他根本就不聽,不是他不聽,是那共產邪靈附在他身上,代替他不聽,因為共產黨邪靈有權力,因為這個生命歸它。」 [2]

經過多次講真相受阻後,我就想,先叫他退黨,再給他講大法真相,能聽多少就聽多少吧。我多次從抹去加入時發的毒誓或從「藏字石」順天意,三退保平安來勸退。勸退後再講大法真相聽的人就多些了,不那麼排斥了。為什麼呢?沒深究其原因。師父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說:「他一同意退黨,好,再講真相他就不排斥了。為什麼呢?因為不歸那個邪靈管了,它要再操控神就消滅它。(師父笑)所以退黨以後為什麼好講真相?就這麼回事(眾弟子熱烈鼓掌)。」

下面舉個具體例子:

盛夏的一個艷陽天,午後驕陽似火,我和幾個同修到一個河邊公園去打真相電話。有個地方靠河邊有些樹木,樹下有些長椅子,前面有塊較大的水泥空地,有時還有人在那裡跳舞。我們就坐在長椅子那裡打電話。那天有個同修想參與這個項目,說來看一下。她開始聽我講了一會,我說:你不要只看只聽了,還是親自來試講一下吧。我就將手機給她,告訴她開始怎麼講及講的要點。她接第一個電話稍微有些緊張,個別地方不那麼順暢,或說的不到位,我馬上給她指出該注意的地方。緊接著她講時遇到對方的一些提問不知怎麼講時,她就將手機給我繼續講,聽我如何講這樣的問題。後來我對同修說,接通電話後你也可以看著手機上的「講稿」內容講。同修學的很快,後來就基本可以獨立講了,而且當天還勸退了一個人。

同修用我的手機對講時,我看見一個五六十歲、看來比較精幹的男子,手裡拿了一個大約裝二十斤米的編織袋,裡面裝的新鮮金錢草準備在那個空的水泥地上晾曬。我想這是個有緣人應該給他講真相。我走過去與他搭話說:你曬金錢草呀?他說:你也認得這是金錢草?我說:是啊!我是學醫的。金錢草曬乾了可以當茶泡來喝,用於尿路感染、尿頻、尿急、小便黃少、灼熱這些症狀;還可以用於尿路結石。長期當茶喝是有效果的,還沒有什麼副作用。他說:我們那裡的醫生也是這麼說的。我接著說:現在到醫院看病費用也高,總是叫你檢查這個,檢查那個,還排班站隊的,檢查完了給你開藥,藥貴不說,副作用還大,有的還是假藥。現在大家都說醫療、教育、房子三座大山壓得老百姓喘不過氣來。你看現在共產黨的官,大官大貪,小官小貪,連村官都貪。他說:是呀!我說,據說周永康就貪污了九百個億,一個億是多少?一萬個萬啊!我們老百姓有一百萬、一千萬你都高興得不得了!他說:那當然了。我說,他們貪污的錢都是我們納稅人的錢,也有你的一份喲!他好像沒聽過這種說法,「啊!」了一聲。接著我問他,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好幾個法輪功(學員)給我說過。我說:那你退了沒有?他說:沒有。我說你怎麼不退呢?他說:我弄不懂他們說的啥子?他們一來就說你帶過紅領巾沒有?入過黨、入過團沒有?你入過的話就給你取過xx名給你退了。我沒開腔(出聲),他們就說,給你保平安喲!還說:你要記住法輪功好!真善美好!(編者註: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指導的,不是「真善美」。)啊!他們是法輪功的。我沒搭理她們就走了。

我看他是不了解法輪功、誤會法輪功,甚至受邪黨的抹黑宣傳還有些牴觸,也沒弄清楚為什麼要退。根據以前的經驗我想暫不說法輪功,先從抹毒誓給他三退了再說。我說:你小的時候帶過紅領巾沒有?他說:帶不帶又做啥子嘛?我說:你上小學幾歲的時候,老師說,要先進、要進步,就叫你把紅領巾給你帶上了,同時就宣誓說:「要做共產主義紅色接班人」是不是?他說:是!我接著說:共產主義的老祖宗是些哪些人呢?是馬克思、恩格斯這些外國人。我們中國人不去給外國人接班。我們中國是五千年的文明古國,我們的祖宗是炎帝、黃帝,不是馬克思、恩格斯這些人。我們接班要接我們中華民族的班,說具體點接你們家族列祖列宗的班。你們家族列祖列宗肯定希望他的子孫後代都接他的班,不希望你去接外國人的班嘛,是不是?他說:哪個去接外國人的班喲?!我說:就是嘛!你去接外國人的班,你家族的香火就斷了啊!你家的老祖宗在天之靈就不得安寧呀!一句話,我們要做中華兒女,不做馬列子孫。我們要退出來,取個化名或小名都可以,神佛看人心。我用「天佑」這個化名,「天佑」就是天老爺保佑你平安健康順利,對神佛說我們退出來,不給外國人接班了,就把這個毒誓抹掉了,你就平安了。好不好?他好像如夢初醒,啊,是這樣呀!好嘛!

我又問他你入過團、入過黨沒有?他說都入過。我說這也有一個抹毒誓的問題。你加入時宣誓說:要為它奮鬥終身!這個毒誓更毒!什麼是終身喲?就是從生到死你把命都交給它了。命是我們自己的,不能交給它!中共建政以來搞了很多運動,如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大屠殺等等運動,就迫害死了我們中國八千萬同胞,比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和還多喲!一個人殺了人都要抵命,它殺害了那麼多的人,人不治天治,天老爺就要懲罰他了,但你又是他組織內的一員,發誓要為它奮鬥終身!老天懲罰他的時候,你就會跟著受牽連、跟著他倒霉、跟著他遭殃、給它當陪葬品。可是他們搞運動殺人,你又沒有殺人,他們做壞事,你又沒有做壞事,甚至他們做的壞事你根本不知道,你受到牽連多不划算,多冤枉呀!那怎麼辦呢?我們還是用「天佑」這個化名從心裡把它退出來,抹去了毒誓,不給它奮鬥終身了,我們要為自己奮鬥終身,為家人奮鬥終身你就平安了。好不好?他說:「好!你這麼說我聽得進去,有道理!」我說,給你取的化名叫「天佑」,你姓啥子呢?加個姓嘛!他不吭聲。我說你叫王天佑、李天佑、周天佑?他還是不吭聲。我說,你就叫周天佑吧!他斜著眼睛看著我(我不是正對著他),還微微點兩下頭,斬釘截鐵的說:你有功能!我拿個東西給你看,他要從他腰間皮帶掛的一個小皮包中拿什麼東西出來給我看。我說:不用看了。他說:啊!你不用看都知道(意思知道他姓周)。其實,我是閉著修的,這是師父的加持。

三退後我再給他講法輪功的真相和大法的美好。我說:你開始提到「法輪功」,其實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是救人的,是保護人的。法輪功倡導的「真、善、忍」,包含了真誠、善良、忍讓等等以及更高的內涵。他是全世界的普世價值,世界都需要真、善、忍。法輪功就是按「真、善、忍」這個標準教人做好人的高德大法。比如,你做什麼事情首先要考慮對別人有沒有傷害,有傷害你就不要去做;在利益面前不爭不鬥為他人著想;有了矛盾首先要找自己的原因,是我哪裡沒做好並及時改正,遇到矛盾不要總是指責別人,不要得理不饒人;遇事要忍讓,退一步海闊天空;要說真話、辦真事,不說謊、不造假,不貪、不占……。總之他講道德提升,健康人們的身體,短短几年,就有一億多人修煉法輪功,連江澤民老婆都煉法輪功。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在世界上就有40種文字在出版發行。法輪大法因對人類身心健康做出的傑出貢獻,獲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3000多項,與國內電視報紙上誣陷的宣傳完全相反。現在法輪功已經洪傳一百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全世界都在說法輪大法好,唯獨共產黨在迫害。那些外國人也不是傻的,他們是尊重普世價值的。共產黨為什麼要迫害呢?因為共產黨搞假惡暴,它不想你講真善忍。若大家都學法輪功,講真善忍,都變好了,一眼就能看到它的邪惡嘴臉,都會拋棄它,就沒有了它的存身之地了。所以它就是非顛倒、信口雌黃的誣陷法輪功是X教、有政治目的等,然後就可堂而皇之的殘酷迫害、殺害善良。其實「真、善、忍」與政治沒有任何關係。所以我們善良的人呀,趕快遠離它!退出它!看的出他聽得比較認真。就是師父說的:「他一同意退黨,好,再講真相他就不排斥了。」[4]

他曬金錢草也有充分的時間,我就繼續敞開給他講真相:還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我們好人不要冤枉好人,了解真相得福報。以前電視上演的那個天安門自焚是造假、是演戲!你看那個人呀,棉襖都燒起洞了,臉都薰黑了,那個最容易燒著的頭髮,眉毛啊,見火一燎就燒完了,是不是?可是從畫面上看他的頭髮、眉毛都完好無損;還有那個男的腿上夾的綠色塑料雪碧瓶,說裡面裝的是汽油。汽油見火就要燃燒,小娃娃都曉得(知道),可是他的棉褲都燒起洞了,腿上夾的塑料瓶燒不壞,也不變形;裡面裝的汽油也不燃。你說離奇不離奇?這個「假」是不是造得太低級、太明顯了嘛!他「啊!」了一聲。還有官方報導說那個「自焚」的火幾分鐘就被警察撲滅了。那警察是不是天天背著滅火器在天安門巡邏呢?這也是不可能的嘛!央視錄像表明:劉春玲是在自焚現場被一個穿軍大衣的人用一「條狀物」重擊頭部致死,絕非所謂的被火燒死。還有那個叫劉思影的小女孩說因燒傷氣管切開才四天,氣流根本就到不了聲帶,發不出聲來,她竟能清楚的回答記者提問,還能唱歌,你不覺的太離譜了嗎?一般燒傷病人都儘量在無菌的環境下採用傷口暴露的療法,但從畫面上看她全身用繃帶裹得嚴嚴實實的,記者還不穿隔離衣近距離採訪,這些都是違反醫學常識的,這明顯的是造假!

為什麼要造假呢?就是中共江澤民那一伙人為了栽贓陷害、污衊法輪功,從而欺騙民眾,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為迫害法輪功製造藉口。漢奸出生的江澤民,他本人就是一個大賣國賊。他將完全可以如香港、澳門一樣回歸祖國的、相當於四十個台灣大的國土,沒經人大論證和授權,為了個人的利益,背著全中華民族,拱手奉送給俄國。江澤民無德無能,貪腐治國,傷風敗俗,霸占明星美女。在他的帶動下中共的官員們至上而下的「包二奶」蔚然成風,所謂的「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將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傳統敗壞殆盡。

更為歹毒的是不擇手段的迫害法輪功。特別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去賺黑心錢。就是在法輪功學員還活著的時候,不打麻藥就把人的肝臟、腎臟、心臟、等鮮活的器官挖出來高價賣給需要做移植手術的人。這種事太殘忍了!這件事震驚了全世界,是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這時他表情凝重的問:真有這樣的事?我說:千真萬確!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時現場持槍警衛的舉證錄音,詳細描述了活摘的過程(講的「過程」從略);有人在國際上曝光她前夫摘取了二千多例法輪功學員眼角膜;有30多個醫院移植醫生承認移植所用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錄音;還有薄熙來親口承認是江澤民下達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命令的錄音;還有國際上多角度的調查,都證實這是不爭的事實。在當時黨、政、軍三權在握的江澤民的授意下,建立了以總後勤部為核心,以軍隊為主導,由武警、政法系統、衛生系統和器官黑中介配合,建立起規模龐大的軍事化活摘販賣器官的一條龍產業。

共產黨這麼慘無人道、滅絕人性的事情它都能做得出來,老天當然不饒它,肯定要懲罰他嘛!。你想,是人都不會做這種魔鬼才做的事情,也就是說,做這些事的人連當人的資格都沒有了,你還當啥子人呢?老天當然就要滅它了。但你又是它組織內的一員,還宣誓為它奮鬥終身,老天懲罰它的時候,你就會跟著受牽連給它當陪葬品。這就是為什麼要叫人三退?就是救人呀!叫那些加入黨團隊中的好人趕快退出來,抹去所發的毒誓,保命保平安呀!這時他發出感嘆說:「啊!這些事我從來沒聽說過。」我說:這就是我前面說的,他們做的壞事你知都不知道,你加入了就要受牽連。

我說:你是個善良的好人,還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有個九字吉言,你誠心敬念就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給您帶來平安福報。哪九個字呢?就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我們四川大地震中就有很多這樣避免了災禍的例子(例子從略)。還舉了晚期癌症病人、礦難、海難、車難等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從略)。最後,我說你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命能保!他說:記住了。我糾正他以前的錯誤說:是真善忍好!不是真善美好!我聽你說一遍呢,他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能保命!我說,對!就是這樣的。
感謝師父,這個生命得救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