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 希望

蓮之語

【正見網2018年09月17日】

長平興沖沖地走進單位,還沒有來得及脫掉外衣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一個光碟插入電腦裡。這是一個破網軟體,是在剛才回單位的路上,一個人送給他的。他早就聽說過這個軟體,但一直沒見過。他順利的衝破了防火牆進入了明慧網。對於法輪功,他聽說過不少,有說好的,也有說壞的,他一直想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今天終於能如願以償了。   

網上內容讓他的心一會興奮,一會低落,起伏不定。他不明白這麼好的修煉人怎麼會遭到如此的待遇。他正看得入神,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把他嚇了一跳。

「哎,哥們,注意力這麼集中干什麼呢?」原來是辦公室同一小組工作的王偉。

 「你看,天安門自焚事件原來都是假的。」長平興奮的指著電腦說,「為什麼要造假呀,這不是愚弄百姓嗎?」

「你小子在看法輪功,這可是國家禁止的」。王偉故作驚呀地說。

「禁止?為什麼不讓老百姓看。都什麼時代了,還想封閉這個,禁止那個的。你看,封得了嗎,一個破網軟體就搞定了。」

王偉不屑的說:「搞定了又能怎麼樣,又不當飯吃。」

「哎,這法輪功修的是真善忍,這不好嗎?還能對社會的精神文明起到好的作用,為什麼要打壓,還活摘器官整死了那麼多人,這到底是為什麼呀?」長平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問王偉。

「這些我早都知道,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嗎?想那麼多幹啥。」

「人不能稀裡糊塗地活著。」長平說。

「什麼叫稀裡糊塗?我就知道鈔票、房子、汽車還有女人是最重要。」王偉無所謂地說。

「看你這點出息」。

「我就是一個庸人,再說,這個時代造就的就是庸人!難道你還想當聖人?笑話。!」王偉打了一個哈欠說,「我警告你,你小子小心點,別被這個網給洗腦了。」

「謝了,如果腦子裡有灰塵,生鏽了,那就應該洗一洗,清醒清醒。」長平感慨的說。

他看著長平不解地說,「你可別走火入魔了!」

這時有倆個同事走過來。

「你們倆個在說什麼?」

他們看到了長平電腦上的內容,都爭著看了起……

他們想讓長平給他們電腦也安裝一下這個軟體,長平爽快地答應了。

「這可是違法的,公安局知道要被抓的。」王偉說。

長平像沒聽到他的話似的,隨著倆位同事去給他們安裝去了。這一下同事們都圍過來,都想給自己的電腦也安裝一個,長平都一一的答應了他們的要求。

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了,長平正給一個同事安裝著,單位的紀檢書記來到他的身後,歷聲的對長平說:「你在干什麼?」

長平有些驚慌,但又很快鎮靜下來回答說:「沒幹什麼,就是給電腦裝個東西。」

「你知道你這樣乾的後果嗎!這東西是隨便裝的嗎?想下崗是不是,不想要工作了。」紀檢書記警告地說,「拿著你的東西,跟我到辦公室來一趟。」

紀檢書記的辦公室裡,長平講了事情的全部經過。書記對他進行了嚴厲的批評教育,接著又給他上了一個多小時的政治課,最後紀檢書記說:「把東西留下,等我們研究完之後,再決定怎麼處理這件事。」

回到辦公桌前坐下來的長平心裡很鬱悶……

這時王偉從外面回來,他用手捂著嘴很痛苦的樣子。

一同事問:「怎麼了?」

「你說倒霉不倒霉,剛一出門就摔了一個大跟,把嘴給蹌了一下。」王偉罵罵咧咧地說。

同事走過來開玩笑地說。「是不是做什麼壞事了。」

長平抬起頭去看王偉,長平感覺到王偉臉上有一絲不易查覺的尷尬。長平突然覺得書記的到來是不是王偉做的手腳,因他一直都在暗中和自己較著勁。如果真是這樣,這可真神了,真的像法輪功說的那樣叫做現世現報。想到這,長平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一絲笑容。

夜深了,長平房間裡的燈還亮著,他在明慧網上閱讀了大量的資料,他的心越來越亮堂,覺得自己人生終於有了目標。當他看到已經有一億八仟多萬人退出了黨團隊,長平決定要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他毅然決然地打開了退黨中心的網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