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退出共產邪教的官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9月10日】

凌雲是一名工程師,在政府部門某局工作。於一九九八年得法,很珍惜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踏踏實實的在法輪大法修煉中提高心性。

 

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後,共產邪教那鋪天蓋地的血腥恐怖,使凌雲有過一段時間的困惑和消沉。但大法真善忍象指路的明燈,消除了他心中的迷茫,匯入了救度眾生的洪流之中。

 

在政府部門工作的人員名利心大多較重,且大部份入了邪黨成為共產邪教徒,是受黨文化毒害的重災區。

凌雲也入過黨,在中國上過學的人,幾乎沒有幾人能夠逃脫共產邪教的洗腦綁架,兒童就逼迫加入少先隊,成為小邪教徒,怕你跑了脖子上天天還系個血布條紅領巾。

凌雲雖然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三退」了,但是在單位人員眼中,他好像還是這個邪教的一名教徒。

在正常國家 「共產黨員」這個身份就是惡棍的代明詞與納粹法西斯流氓同義,可是在共產邪教霸占的中國,還自吹的很光榮。其實它自己也知道臭不可聞,只有用利益勾引,只有入了共產邪教才能當官貪污腐敗搞女人。

凌雲覺的這是一個污點,在其心裡難以消除。他發現,政府部門人員在處理一些事情的時候,如果問題敏感,他們通常會壓下來,不敢辦理,誰也不願做出頭鳥。

但如果有別的單位案例參照的話,他們就會模仿著去做。所以要讓誰成為這類事情的帶頭者,是極其困難的。

當其單位的兩名副局長、各科室的主要負責人及科員的「三退」人數超過總數的一半的時候,凌雲覺的機緣成熟了,他想把局面打開,走出一條給後來人參照的路。

二零一零年,凌雲研究了一下退黨退教的組織程序,開始了第一步——拒交黨費。

單位領導一下慌了手腳,不知該如何辦理。

凌雲就耐心的教他們,道:「黨章有規定,『入黨自願,退黨自由』,就按照組織程序進行吧。」順著其黨文化的思路道:「我吧!這屬於信仰發生改變,『革命意志動搖,組織上要挽救』我,可派人找我談話,若談話沒有效果,再開支部會討論、評議,最後報上級黨委批准,組織部備案。」

幾個黨官大眼對小眼,其實誰都明白,共匪口說退黨自由,若在文革或更早時期,誰退黨退教就是叛徒,當時就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但是今天再那樣耍流氓不行了,只有用官職利益威脅 。

 

因為這幾人平時覺的凌雲很好,他們就按照其說的辦了。

由局長、分管共產邪教黨建的書記、辦公室主任分別找他談話,凌雲就和他們講真相,談邪黨的邪教本質歷次運動害死中國人八千萬,是南京大屠殺的幾百倍。

他們基本能夠接受,只是局長反應比較大,說他是黨委書記,他肯定要管。

凌雲想: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平時只是工作接觸,還談不上這個話題呢,就和他講為何退黨。

 

講到最後局長道:「你回去再考慮考慮,思想工作也不是一天能做完的,不想交黨費那就不交吧,以後再說吧。」

後來有同事告訴凌雲,財務科每個月都把他的黨費給補上了。聽到這裡,凌雲淡淡一笑,他們造假那是他們的事。

 

遞交《退黨申請》幾年後,換了新局長,並新任命了分管黨建的書記。

這個黨建書記做過「三退」,問凌雲黨費的事,凌雲就講這個過程,並正式遞交了《退黨申請》,要求按組織程序給予辦理退黨。《退黨申請》是另一種形式的講真相,也是一封揭露邪惡的真相信。

書記承諾說可以辦,拿著《退黨申請》和局長研究去了。一個月後,凌雲問書記:「我的事辦的怎麼樣了?怎麼沒動靜啊?」書記笑笑道:「我剛管黨建,不太懂,我就不該接你這個申請。」

再遞《退黨申請》過了兩年,又調來了新局長,並任命了新的分管共產邪教黨建的書記,這個書記受黨文化毒害較深,凌雲對他講真相,他總是搖頭晃腦的道:「你說的也信,也不可全信。」

凌雲再次遞交了《退黨申請》。和前任一樣,他口頭答應給辦,但要跟局長商量。很長時間過去了,還是沒動靜。

就在凌雲看不到希望的時候,事情有了轉機:聽說組織部下發了一個文件即關於清理問題黨員的通知。這對凌雲來說,是個好消息。

凌雲又去了書記辦公室兩次,最終書記下定決心去組織部問問。組織部回覆:「可以按文件要求給予退黨,但程序是要兩人以上先做思想工作,然後黨員會議要給差評,最後黨委會開會批准報組織部備案。 在政府部門退黨,在全市還是第一例,沒有參照,一定要謹慎操作。」
 

單位偽民主評議,凌雲沒參加,全局只有十九個人參加投票,凌雲獲得十三票差評,六票好評。

凌雲得知結果後問同事道:「我不是各個科室提前通知了給我差評的嗎?你們不填差評我就沒法通過了。」同事馬上從褲兜裡拿出一張評議表道:「我們都沒填啊,表都拿回來了。又在那造假,哪來的十九票?那是他們領導搞的!」大家又見識了共產邪教的假惡鬥的本質。

同事們哈哈大笑,說赤匪盡幹這騙人事兒。

幾天後,單位做政工工作的同事告訴凌云:「你的事辦成了,我們市兩個人(接受退黨),另一個人是企業的,情況和你不一樣。在政府部門辦理退黨,過去沒有過,你還是第一個。我的媽,你真幸運,這若在過去非把你打成叛徒,發配勞改營折騰死你不可!」

凌雲常常鼓勵自己: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
在這場正邪的大較量中,
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
我知道不管過程如何曲折艱辛,
只要我按照大法要求做的端行的正,
最終正義必定戰勝邪惡。

書記辦完這件事就調走了,他的那間辦公室空閒著。

單位的第一副局長開始兼任政工和辦公室工作。副局長以前辦過「三退」,和凌雲的個人交情也比較好,對於退黨這件事,他一直堅持還象以前一樣由財務科交黨費,他們怕共匪哪天抽風秋後算帳:你也退他也退,這不把共產邪教退垮了嗎?這個邪教反覆無常太邪惡,他們都防著一手。

他道:「共產黨整人的手段多著呢,什麼黨章規定可以自由退黨不可信,搞運動時都找上了。」

凌雲不同意這樣辦理,自己已經退了黨絕對不能再交黨費,給別人的感覺自己還是黨員,去和他交流這件事,最後他拒絕參加會議,不發表意見。

當凌雲告訴他想去書記的辦公室看看時,他馬上就明白了要干什麼了,提醒凌雲道:「鑰匙在辦公室主任那裡,你去找他拿鑰匙,就說我說的,他會給你的。」

辦公室主任明白一些法輪大法美好的真相,他說法輪功早晚要平反。 凌雲告訴他,共產黨迫害佛法弟子罪惡太大了,它沒資格平反,老天滅定它了,最後他同意了「三退」。

他膽子小,不敢用翻牆軟體看新聞,所以經常到凌雲那坐坐,問一些中央反腐的內幕。

這次,凌雲去找鑰匙,他馬上找出鑰匙遞上。

凌雲去了那間空辦公室,慢慢找了起來,發現了一張市電視台當年製作的誣衊大法的光碟,發現了多年前的一些文件,就把這些文件和光碟收集起來,拿回去銷毀。

還有一間閒置的辦公室,牆上掛了一些誣衊大法的刊版,那是政法委強令各單位製作懸掛的。

凌雲去把它們摘下來處理掉。單位新考進來的一名公務員看見了,就來幫忙。他還翻出一本書主動遞上,道:「這是你最討厭的人寫的書。」凌雲正奇怪,接過來一看竟然是江魔頭的什麼選集。

這名公務員明白大法美好真相,鄭重作過「三退」。眾生在覺醒,他們都想有正面的表現。

所以說,不是所有黨團隊員都壞,是共產黨太壞太邪惡,它讓我們加入黨團隊時舉拳發誓為它獻身,然後都隨著罪大惡極的共產邪教,被上天諸神滅掉。

現在這些好人在大法弟子勸說幫助下紛紛三退解除了那誓約即使天滅中共時也不會再被它連累了。

有一次和外單位的一位經理在一起吃飯。一位同事指著凌雲道:「就是他退黨退成功了。」那位經理睜大眼敬佩的道:「天哪!共產黨那可是世界上最大的黑幫邪教組織啊!竟拿你一點脾氣都沒有啊!你老兄太偉大了!你現在讓我去大紀元三退真名我都敢,但是像你這樣找共匪去退我可不敢。」

他們覺的太不可思議,為什麼成功了,因為凌雲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領導們都挺佩服他,也沒過多難為。

從這更看出共產邪教綁架人的本質,凌雲個人威望這麼高的人,幾年才退成功。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