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煉法輪功的醫生太好了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9月14日】

高大姐家住東北一個普通的縣城,是一名醫生,從事個體醫療工作。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得法以來從沒有放鬆精進的意志,無論多忙,每天都必須保證學兩講《轉法輪》,經常半夜十二點後才休息。

二十多年來,她的身體非常健康,精力充沛,每天從早忙到晚一點不累。這麼多年從沒有再吃過一片藥,而且原來四百五十度近視鏡都摘掉了,給小孩扎頭皮針比年輕的護士都快。

她在工作中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為患者著想,醫藥費價格在同行業中最低,治癒率最高,每天來找她醫治的病人有一百多人,幾十年來從早到晚天天如此。

整個縣城,十裡八村,上至政府官員,下至老百姓,年老年少都知道有一個修煉法輪大法的高大夫,找她看病放心,藥價低、病好的快,不唬弄人。

人們紛紛慕名而來,每天門診都滿滿的一屋人。在她身邊發生許許多多神奇的事,從而引導有緣人走上修煉的路。

一、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醫學奇蹟

隨著她修煉後思想境界不斷提高,智慧也越來越大,醫療技術水平不斷提高,只要患者剛一開口,高大姐就會準確的說出患者的病情,每每這時患者都非常驚訝。

在醫療實踐中,她還發明了一種治療頸椎病的絕招,治癒率百分之百。而且還有許多患者只是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就獲得了健康,現代醫學根本無法解釋這些奇蹟。

有一位慢性腎炎患者,化驗尿蛋白總是在三個加號或以上,各大醫院求治也不見效,結婚五年只能懷孕,但不能生小孩,到臨產時就高血壓、抽搐,十分危險,非得做引產把孩子引下來,但孩子不能存活,已經兩次都是這種情況,全家都非常痛苦。

她來找高大姐醫治,高告訴她修煉法輪大法才能治好她的病。她與大法還真有緣,很誠心的學了起來,只修煉了四個月,她就感覺身體一切病症全都沒了。

於是她又去醫院做了化驗,拿回化驗單給高看,高大姐告訴她,病完全好了,蛋白一個加號也沒有了,她當時就高興的哭了起來。從此她的腎炎徹底好了,能正常懷孕生育了,現在孩子已經六、七歲了。

她們全家都說法輪大法太神奇了,也都做了「三退」,並感謝大法救了其全家。

高大姐每天都要接待患者一百多人,從來都是從容不迫,看完病後都要告訴他們一定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的,病也都好的快,所以門診的人每天都絡繹不絕。

有一位熟悉的糖尿病患者來看病。她說記的從前高大姐是高度近視,戴著眼鏡,現在怎麼不戴眼鏡了?而且還能準確的給小孩扎頭皮針?就問眼睛是怎麼好的?大姐告訴她是學煉法輪大法好的。

她道:「這麼好的功法我也要學。我患糖尿病十多年了,什麼家務活也幹不了,全身沒有好受的地方。」

高大姐就為她請了大法書和師父的教功錄像光碟。四個月後的一天,她高興的來報喜:糖尿病徹底好了,血糖、尿糖化驗都正常了。她說大法太神奇了,全家人都高興的不得了,都發自內心的說:「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好」!

二、 跳出名利,兌現醫生的使命

作為一名醫生,在現代的社會中掙錢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高大姐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必須看淡名利,必須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所以她總是面帶微笑接待患者,不厭其煩的解答患者的疑問,從沒有收過一次禮,從沒有難為過一位患者。

所以患者經常和她道:「高大夫,你和別的大夫不一樣,你對我們太好了,我們看病哪兒也不去,就上你這來。」

二零一零年十月,高大姐陸續接到十多個電話,都是省電視台鄉村頻道的主持人打來的,說經過調查,她是本省醫療系統最突出最優秀的醫生,讓大姐帶著護士去電視台接受採訪,然後還能給其很多名譽,還能出名,還給金牌。

高大姐直截了當的告訴她道:「我做的這麼好,表現這麼突出,是因為我學了法輪大法,知道怎麼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道德高尚的人。」

最後跟他們道:「如果您同意我說真話,我就去;不然我就不能去的。」

但是共產邪教霸占中國,電視台是邪教的喉舌,搞精神控制給百姓洗腦信共產黨用的。其實很多正義記者是想正面宣傳法輪大法的美好的,但是現在實在不敢,就放棄了採訪。

記得二零一四年春天,縣城內新成立一家私人醫院,醫院領導三番五次來聘請高大姐,要其到他們那兒去出診,給年薪二十萬,並且讓其全家人都去醫院上班。面對這種豐厚的薪水,優厚的條件,大姐絲毫沒有動心。

因為她知道自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而現在醫院都以利益為重,藥價高,老百姓看病難,這是共產邪教社會的通病,自己不能只為了掙錢,隨波逐流去配合他們做有損於百姓的事。

大姐常說:「違背大法真善忍的修煉原則,那我就不是修煉人。 我雖然幹個體收入不那麼多,但我面對患者很快恢復健康那種喜悅之情,我良心相安,我會自由自在的和他們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我不會辜負救度眾生的使命。」

一次一位婦女帶著她的四歲的小孫女來救治,孩子的病症是出完水痘後全身發癢。早上她去過一家共產黨的醫院,醫生告訴她是毒火攻心,讓她趕快打吊瓶,一天得打四個,並且連用四天才能好。

這時她身邊的一位婦女告訴她:「你去找高大夫,她看病不唬弄人,藥費低。」

高大姐告訴她,出完水痘後全身癢是正常現象,吃兩粒撲爾敏就好了。當時給了她四粒撲爾敏。婦女問多少錢?大姐告訴她四片藥一共才值八分錢,不用付錢了。

第二天,她又來了,她說小孫女吃了兩粒藥就好了。她當著全屋患者激動的不停的道:「法輪功太好了!法輪功太好了!煉法輪功的醫生太好了,心太正了。我回去一定也學煉法輪功!」

每當這時高大姐都會道:「是我們師父偉大,法輪大法偉大!」

三、做善待家人的賢妻良母

二零一二年,高大姐的婆婆生病住院,一切費用都是她承擔了。第二年小叔子出了車禍,高大姐也在費用上大力支援。

通過這兩件事,老家的人都讚揚道:「還是煉法輪功的境界高,從不計較什麼。」還有的對大姐道:「要都象你這麼處理事,誰家都不會打架了。」

村裡大夥一起吃飯,席間說起此事,都非常認同法輪大法好,當時許多人都明白了邪黨迫害大法的真相,而且有一百多人當場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

在工作中高大姐認為自己的一言一行都非常重要,在平時工作中患者無論問什麼問題,都耐心解答,尤其遇到記憶力不好的更年期患者,一個問題反覆問十多遍的都有, 她都不厭其煩耐心回答。

有位患者告訴大姐:「別的醫生要多問一句就把你頂回來。」大姐道:「我不會的,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做個好醫生,你們跑這麼遠來一趟多不容易,不問明用藥方法回家沒法用藥啊。」

他們都道:「煉大法的醫生太好了。」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