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紀錄片震撼澳洲首都觀眾

【正見新聞網2018年09月19日】

9月17日晚,坎培拉的沃道夫酒店的會議廳播放的紀錄片《活摘》(又名《大衛戰紅魔》)引起與會的澳洲主流社會人士震驚,紛紛表示「我們能做些什麼」。多名嘉賓,包括導演、影片的主角之一及尋找失蹤親人的美國華裔博士等與觀眾進行互動,並就如何幫助揭露、制止中共罪行進行進一步探討。

紀錄片《大衛戰紅魔》講述了兩位「大衛」獨立調查在中國發生的活摘人體器官及進行交易的事實,揭露中共反人類的罪行。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是著名國際人權律師,曾獲頒加拿大勳章;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是加拿大前皇家檢察官,曾任外交部亞太司司長。

2006年3月,證人安妮等在海外曝光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安妮的前夫是瀋陽的醫生,曾活體摘取約2000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兩位「大衛」受邀對此進行獨立調查。同年7月6日,他們發布聯合報告,確認了對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稱此罪行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影片曾在2014年的11月摘得加拿大漢密爾頓電影節「最佳紀錄片獎」桂冠,同年12月8日又在全球最大網絡電影節上奪冠。2015年5月該紀錄片還獲頒著名的美國廣播電視文化成就獎、第74屆皮博迪獎等。

影片中收錄了多名曾經到大陸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的第一手資料,從側面揭示了大陸器官移植業異常。

影片震撼了坎培拉的觀眾,現場提問者踴躍。

9月17日《活摘》紀錄片震撼坎培拉觀眾。觀眾提問活躍。

有觀眾詢問導演李雲翔是如何了解到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件事的?李雲翔表示,自己在2006年新聞裡聽到強摘器官消息,當時涉及的醫院距他的家鄉很近。他開始並不相信這件事,逐漸地反問自己:「萬一這是真的該怎麼辦?」

直到後來,李看到兩位大衛關於強摘器官的獨立報告,他開始相信這是真實存在,於是他想,「如果可以把強摘這件事拍成電影,那麼觀眾也可以成為獨立調查者。我在影片中提供他們擁有的證據,然後讓觀眾決定他們是否相信強摘這件事。」

他強調說:「實際上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找到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並且願意在螢屏前公開發聲的人。」

有觀眾表示:「想更多了解我們的政府對活摘器官做了什麼,很顯然,加拿大政府和美國政府都發聲了。」

麥塔斯回應說:「政府面臨的挑戰之一是中共政府一直否認任何指控,並且阻止獨立調查。我希望澳洲政府能夠告知民眾真相,而議會應該像歐洲議會那樣立法制止。」

他還介紹說,「我今天見到了一些國會議員,他們逐漸意識到了中共強摘器官的問題,並對此感興趣。國會已經成立了一個小組委員會調查強摘器官問題,他們致力於避免(在強摘器官方面)淪為中共的同謀。」

麥塔斯說,美國國會眾議院 2016年6月13日,一致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歐洲議會2016年7月27日通過48號書面聲明,要求歐盟委員會和歐盟理事會採取行動制止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包括立即進行獨立的調查。還有一些國家立法禁止本國居民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

有觀眾提問,在雪梨跟墨爾本展出的人體展跟法輪功被迫害有什麼關係?

麥塔斯對此回應說:「關於人體展中的屍體來源,我在2016年6月的報告寫過,屍體來自警察局、關押中心,包括被強摘器官的場所。」麥塔斯分析說,從1999年7月20日中共鎮壓法輪功以後,大量法輪功學員去天安門上訪,然後被關押。

「許多法輪功學員為了不連累家人、同事,沒有報出自己的姓名,而這些被關押的且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就成為了強摘器官的受害者。他們中的一部分被強摘器官,一些被做成塑化標本展覽 。」
 

美國華裔黃萬青博士的弟弟15年前在上海的警察手中失蹤,由於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他懷疑他的弟弟被做成塑化標本展覽。

他說:「我到這來,因為這是一個民主國家,我要求正在雪梨的人體展的展覽方出示所有的被展者的DNA,以便進行DNA核對,看看我弟弟有沒有可能在其中。不光是我弟弟,在中國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失蹤。這些年來,據海外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至少有1400多名法輪功學員失蹤的案例。」

現場的觀眾以熱烈的掌聲表達對他的行動的支持與理解。

麥塔斯說,本次屍體展的工作人員也表示不知道來源,只聲稱屍體來自監獄。中共整個強摘器官產鏈是不透明的,而且禁止第三方調查。

還有觀眾提問說:「在影片裡我們看到了安妮和她的醫生丈夫的故事。按理說因對執行強摘器官感到懺悔而發聲的醫生應該很多才是,難道那些醫生們沒有人性嗎?

麥塔斯表示:「我們發現這些醫生的自殺率相比之下很高,我不知道這是否跟參與強摘器官有關,我想強調的是中共對法輪功的妖魔化。」

他舉例說:「納粹人控制整部國家宣傳機器,刻意妖魔化猶太人,說猶太人吃自己的孩子,然後開始血腥地迫害。這種來自政府的洗腦宣傳對外人來說很可笑,但是對被封閉的、生活在那裡的人來說,這些宣傳會改變他們對這個世界,包括對猶太人的認識。納粹的醫生、獄警、律師等一套系統,我自己也是律師所以我更熟悉律師,納粹的法律體系很完備的。一個完備的法律體系和對猶太人的血腥迫害能夠在一個國家並存,是納粹對他們自己民眾的洗腦造成的。 」

麥塔斯還說,同樣的,在中共刻意妖魔化法輪功學員之後,法輪功學員也被認為「不是人」,沒有人權而可以被肆意虐殺,比如監獄獄警被告知被關押的法輪功可以被隨意殺害而不用負責。對中共以外的人來說這聽起來不可思議,但對長期接受中共妖魔化灌輸的人來說,尤其是那套強摘鏈條上的人來說,這些就順理成章了。

還有現場觀眾表示,如何幫助制止這件事等等。活動結束後,人們仍三五成群進行交流。

 

James Neill博士是當地大學的講師,他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看完影片後非常震驚,尤其是器官移植的數量極為龐大。

他介紹他兩週前去了雪梨人體展,回來後就發消息到社交媒體上,他說:「有人回復我說:你知道屍體的來源嗎?我就查人體展的網站,說是自願捐的。我要仔細研究的時候,發現他們只提供了少量信息,然後就沒有了。」

他說:「我只好去找相關報導,發現人體展官方的說法是有待商榷的。他們沒有辦法解釋所有屍體的來源,而那時候我甚至都不知道有強摘器官這件事。現在我知道強摘這件事不僅有,而且規模很大,而且是持續性的。我沒看多久就明白了,一年10萬,這是種族滅絕(genocide)。」

他還強調說:「把屍體做成標本可以用很久,但是強摘器官存活時間很短,必須一直不斷地強摘才能支撐器官交易業。」

坎培拉的白領Nicole Harrowfield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是我第一次聽說這件事,很恐怖,值得關注。」她的同伴Kali Marshall說:「自己在墨爾本聽聞法輪功,後來在網上看到一些相關介紹。今晚看了這部影片後了解更多。今晚傳遞的信息很重要。」

Harrowfield還表示,要讓自己的朋友們了解在中國發生了這麼可怕的事情。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