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謝師恩 澳洲女企業家幸遇大法獲成功

【正見新聞網2018年09月19日】

在墨爾本居住的華人,很多都對「德興包子」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不但口味多樣,而且食材健康。更重要的是,在墨爾本任何一家華人超市、以及很多地區的當地大超市都能買到,方便!對於久居海外的華人,想吃包子又沒時間跑到唐人街下館子,「德興包子」往往就成了第一選擇。

現在的「德興」工廠,每天忙碌不停,進進出出的卡車,如流水般把一排排貨架的包子運到各地。可是誰又能想到,二十年前,「德興」還只是一個夫妻小店。二十年的品質堅持、二十年的信譽累積,這其中的辛勞可想而知。

不過,初見老闆娘陳麗麗時,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困惑:是她嗎?年輕而充滿活力,不像近六十歲的人,更沒有多年辛苦打拚的滄桑感。真的是她嗎?

「我能有今天,真的感謝法輪功,」麗麗笑著解釋到:「以前我充滿了怨氣,日子過得很累,健康也差到了極點,常常想怎麼熬過後面的幾十年啊?而現在,隨著修煉,身體健康、家庭和睦。看淡了錢財,生意卻隨著興隆起來。」

「我覺得修煉法輪功是一種福份,真的很感激師父!」麗麗娓娓道來,開始講述她的人生故事。

心靈解脫與身體變化

陳麗麗1985年從中國移民墨爾本。那時,因為共產黨在中國搞暴力革命,奪取政權後又接連幾十年搞政治運動,不僅華人在中國大陸生活得提心弔膽,在海外華人圈,一聽說是來自共產黨國家的華人,人們對他們第一印象都不太好。所以,雖然墨爾本華人來自世界各地,但那時候的大陸華人卻難以融入本民族的圈子。

初到澳洲的麗麗,也面臨著這種窘境。幸運的是,一位來自越南的華人小伙子對她一見鍾情,並很快成為了她的丈夫。成家後,麗麗跟先生的大家族住在一起。因為弟弟妹妹們還小,初為人婦的麗麗,不得不承擔起全家十幾口人的一日三餐,此外還要進入家族生意工作。那時家裡是開麵店的,全家人晚上住在樓上,白天就在樓下幹活,幾乎全年無休。為了維持生計,整個家族都在辛勤地工作著,麗麗也不得不儘快適應這種生活方式。

「那時的我,生活很不快樂,」麗麗說:「不僅生活得很壓抑,而且跟越南華人的飲食、喜好、生活方式完全不一樣。這樣的生活環境,導致我把自己的個性和想法完全埋在心裡,完全活得不是我自己,每天就是幹活。」

「這種苦,當時找任何人去說都沒有用。而且我身處的環境,使我沒有朋友,因為沒有時間去認識朋友。每天都在屋裡干十幾個小時的活,外面的人長什麼樣,根本就不知道,身邊只有家裡這些大大小小的人,我跟他們又怎麼說呢?」麗麗感慨道。

這種生活方式延續到了1999年,麗麗和先生離開家族,獨自開店。那時,因為身體極度透支,再加上一肚子怨氣長期憋在心裡,麗麗的身體已經很差了。全身關節痛、身體幾乎半邊癱,醫院檢查不出什麼病。吃了西藥就會虛脫,吃中藥調理,卻又全身浮腫。

「因為身體差,我的整個人也顯得很醜。當時有件很好笑的事,我的兒子和女兒長得很漂亮,朋友們都說是金童玉女。有一次兩個孩子自己上學,警察發現了把他們護送回家,問孩子是誰的,我說是我的,警察不相信,認為這麼丑的媽媽不可能生出這麼漂亮的孩子,」麗麗說:「那時我才三十多歲,臉上腫腫的都是黑斑,跟我媽媽走在一起,人家都說是姐妹,而且說媽媽是妹妹。」

「還有一次,我的鄰居來買東西,對我說,哎呀,老闆娘,我們以前都說,這一帶的老闆娘就你最漂亮,可是你現在是最丑的一個。我當時只能苦笑。」麗麗回憶著,此刻的笑容卻十分輕鬆,她的皮膚白裡透紅,面容溫柔端莊,讓人無法跟她描述的那種「丑」聯繫起來。

「現在修煉了,身體和心靈都在淨化,也知道當時那種怨是在給自己加毒素。等那個毒素爆發出來了,就會在我的臉上、身上,用各種形式顯現出來了,」麗麗跟著解釋道:「我的朋友每個星期都去做美容或針灸按摩。而我自從修煉法輪功後,一分錢也沒花在這上。」

奇蹟與信心

由於從小接受共產黨的「無神論」教育,麗麗曾經是嘲笑別人有信仰的。但是機緣巧合,她聽到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座,人生就在那時產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

「其實從1997年開始,就有顧客介紹我煉法輪功。當時我也不懂太多,學完了回家,晚上比劃比劃煉了一陣子,就睡覺了。可是第二天就感覺不一樣,」麗麗說,「我以前睡醒覺,整個人是浮腫的,緊繃繃地不舒服,要幾個小時才能恢復,可是那天睡醒覺,覺得整個人很輕鬆。我就覺得這個功法好。當然現在知道了,要想更好,還得按照《轉法輪》書中的要求去修心。」

「到了1999年,我參加了雪梨的法會。當時,師父在台上講課,我就在下面不由自主地哭,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解脫感。法會之後,我的身體變得一身輕鬆,從那開始再沒有吃過藥,」麗麗說。她還記得,法會前從墨爾本做巴士去雪梨,她暈車,難受得眼睛都睜不開,而且一直吐了10個小時,吐到喉嚨腫痛,不敢咽口水。可是師父講課結束時,她完全忘了這件事,渴了喝水、餓了就吃東西,喉嚨完全不痛了,回程時也完全沒有暈車。

「當時身體完全是另一個狀態了,感覺好興奮,就想對別人說,但又不知道怎麼告訴人家。」現在回想起來,麗麗仍然難掩那種開心的感覺。

她還舉了一個例子:「剛開始修煉時,有一次中午回來,先生去炒菜,女兒在他旁邊站著。當時油鍋熱了,他就倒菜,因為動作太猛,鍋裡的油全濺出來了,一下子撲到我女兒的臉上和脖子上,我先生手上也濺上了一點。先生趕忙跑到水龍頭那裡沖水,女兒嚇哭了不知所措。當時我第一個念頭不是害怕,而是我們修煉人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而女兒真的一點水泡都沒起,只是像被太陽曬紅了那樣,一個星期就沒事了。而我先生沒修煉,他的手濺上那一點油,爛了差不多一個月才好。」

在隨後的多年當中,麗麗感受到,修煉法輪功,時時都有神佛的護佑,這也更增加了她對佛法修煉的信心。

賺錢的秘密:良善之心

「我修的法輪功,是佛家的修煉方法,他是從心靈上改變人的,要求我們從『真、善、忍』做起,從好人做起,一直做到更好的人,這是修煉的重要部分,」麗麗說:「有些朋友,他們每天也在求神拜佛,但是他這邊求啊、拜啊,那邊碰到事就忍不住罵人,或在生意中斤斤計較的去摳小利,神佛能保佑那樣的人嗎?」

「就說我們食品加工業,為了達到保質期,必須得放防腐劑,澳洲食品衛生法律也要求放防腐劑。從賺錢角度看,肯定保質期越長越好,才能儘量避免過期被商家退回。防腐劑放多一點,法律也允許。可是現在什麼食品都放防腐劑,點點滴滴地吃多了,你的身體就不純淨了,就會有一些病。雖然醫生可以治療,但是有些絕症,醫院就治不了,」麗麗說。

「那麼我們德興包子,是按照澳洲食品衛生標準,最低最低限度地放防腐劑,所以我們的包子,保質期不會那麼長,但卻是健康的好產品。」

在麗麗的眼中,生意要做得長遠,還是得薄利多銷。她說:「我看到有些台灣的老街生意,50年價格不變,我就覺得,這樣的生意真了不起,這就是一個生意人的道德、良心。當然現在做生意,各種稅費和成本都在變化,那麼我們德興包子呢,只有在原料成本上漲時,才適當的漲價,而且真材實料不縮水。有些顧客來買東西,說就喜歡吃我們的包子,肉多、餡兒足、味道好。」

正是這種良善之心,使「德興」的生意日益興隆。如今,德興包子不但遍布墨爾本大大小小的超市,在南澳、西澳和坎培拉也都有了代理商。為了應對供不應求的訂單,「德興」不得不籌劃擴建工廠。

沒有執著於利益得失,只是盡心盡力把產品做好,生意卻自然而然做得很大。麗麗坦言,這種心境的洒脫,是在法輪功的實修中,慢慢做到的。她覺得,這也體現了《轉法輪》裡講的修煉人「無求而自得」的道理。

家道興旺與信仰相傳

麗麗和先生共有三個孩子,從1999年開始,孩子們也一起修煉法輪功。修煉之後,孩子們個個都很健康,並在修煉中懂得了明辨善惡、待人謙忍的道理。如今,大兒子雖然已經接管了工廠,但在經營上還是會主動徵詢父母的意見,而麗麗也儘量不去干涉孩子的創新和發展。「母慈」與「子孝」充分體現在了其中。

「兒子很會規劃他的生意,但他也會尊重我們的意見。因為這條路是我們開創的,他會保持我們德興的品牌宗旨,」麗麗說道。

談到兒子,麗麗和所有母親一樣,一臉的興奮:「他知道我們中國人喜歡吃味精,他爸爸也擔心沒有味精客人不喜歡。他就跟我們講,如果讓人家身體健康,就不能用味精,因而也就不再使用了。一年過去了,客人絲毫沒有減少。」

「原來我們都是手工包包子,後來訂單多了,兒子就買了機器。他怕客戶有損失,所以質檢標準很嚴格,有次品一定要丟掉。有時,我們都覺得口味已經很好了,他卻說,即使是機器做的,也要做到吃起來一模一樣。因為他標準很高,客戶訂單一直在持續增加,」麗麗說。

修煉法輪功 收穫健康與幸福

談到這二十年的生活變化,麗麗感慨萬分:「像我們煉法輪功的人,身體都健健康康的,奧秘就在這本《轉法輪》書裡。修煉的福份啊,只有自己進來了解,才能體會到。而修煉法輪功,不僅能帶來心靈的解脫,還能讓人真正的返本歸真。」

「很多像我們這種年紀的人,可能因為更年期,也可能因為經歷太多了,有時難免反映出一些不健康的心態。但我們修煉的人,對很多事情,包括對名利,都看得越來越淡,就不再有那種內心的孤僻啊、抱怨啊等等。我也經常對孩子們講要如何做人、如何積福份,但不像一般人說的那種積德啊、做幾件好事啊等等,而是從做人做起,從修心開始,從提升自己的內在與精神開始。」

麗麗希望有緣人都能讀一讀《轉法輪》這本書,能夠像她一樣,從中獲得啟發,並得到身體的健康與心靈的充實。

「中秋節快到了,我發自內心地祝願我的師父、李洪志大師中秋快樂!如果我沒有修煉法輪功,按我當時的身體狀況,現在只會是先生和家庭的拖累。有時候,人就是一念之差,你積極地看待,就能獲得健康與幸福;消極地看待,就是給自己倒一碗毒藥。你真的放下了,其實你發現什麼也不缺。修煉並不難,只是看你能不能按照真、善、忍去做,」麗麗由衷地感概道:「只有修煉法輪功,才能帶給我這種幸福。」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