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助師正法的過程中實修自己 走出魔難

澳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0月09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天交流的題目是:在助師正法的過程中實修自己  走出魔難

我是九九年八月開始接觸大法的。由於家族遺傳的癲癇病魔的干擾,直到二零零二年九月,才真正走入大法修煉。十九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由一個被病魔纏身的病秧子,不僅變成了一個身心健康的人,而且還在大法修煉中承擔了輔導員和各種項目的協調工作。

一,認真做好輔導員工作

我們的學法點是二零零六年六月中旬建立的,地點就在我們家的客廳裡。作為我們這個祖孫三代的家庭來說,學法小組一直堅持到現在,確實是不容易的。因為我一直是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的。當我和丈夫第一次向公婆提出要在我家組建一個學法小組,公公完全不同意。第一,公公害怕這會引起中共的迫害,因為2005年,我先生起訴曾慶紅招引中共間諜破門而入,當時只有我公婆在家,他們抓住公公的頭使勁往牆上撞, 導致了公公腦部震盪入院治療了很長時間。由於這次可怕的經歷, 公公認為學法小組的建立會再次招引間諜盯上我家。二來,我公公也不喜歡家裡來陌生人。但是我感覺到成立這個學法小組必須要成立,因為有很多說中文的同修都住在雪梨市區附近,但是這裡又沒有中文學法點兒。通過多次和公公溝通,這個小組最終建立了。剛開始的時候,公公總是以一副冷麵孔對待來學法的同修。但是和公公的態度相反,同修總是向公公友好的微笑,而且禮貌待人。漸漸的,公公可以感覺到同修發自內心的善良。他就開始支持我們的學法了,每次我們在客廳學法,他都儘量不出來不打攪我們。他也對同修有了很正面的評價,他說他感覺大法弟子都是受過良好的教育的。

來學法的同修最多的時候達到二十多人,少的時候也有十來個。這些同修大多都文化層次比較高,有在讀研究生,也有博士後。他們在常人中也有一定的社會地位,有公司高級白領、退休教師、還有的曾經是大型企業的領導。可是我這個輔導員卻是文化最低的,連小學都沒畢業。但是有師父的加持,有同修們的支持,我這個輔導員做的很開心的。我關心每個同修,特別是新來的同修,我盡力在各方面幫助他們。當然在參加大法的各項活動中,同修們也都積極配合。

最近幾個月,我們學法點兒先後來了幾位年輕的同修。例如,一位同修,她在中國三歲就開始修煉了。當她孤身一人來到雪梨上大學,她變得不如以前精進了。當她學習忙的時候,她經常不能保證學法煉功,並且也很少走出去講真相。今年在慶祝5.13活動時,我們在海德公園相遇,她就下決心要迎頭趕上, 參加我們的小組學法。從那時起,她就從不錯過每周的小組學法的機會。另一名年輕大法弟子, 她也是三歲開始修煉的。一個月前她才從中國大陸來到雪梨開始碩士學習。我儘量在各方面對她給予幫助希望她能夠儘快適應這個新的環境。兩週前,我們小組舉行了組內修煉交流。每個人都分享了自己修煉中的生動的經歷。特別是她講述了她媽媽在國內遭到過的迫害,她無比珍惜自己可以在澳洲這個自由的環境中修煉,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可以坐在公園裡,沐浴在陽光下,打坐、煉功。小組每一個成員都感動得哭,大家覺得更應該珍惜澳洲這個自由的修煉環境。其實,小組成員每個人的修煉故事都是非常生動感人的,在我們的小組交流會上,每個人都熱淚盈眶。

二 ,聽師父的話,組建真相點,救度眾生

為了加大力度多救人,我和先生互相配合,一直堅持組織、協調星期五市區講真相活動。各個學法小組的同修也積極配合。我們在不同的時間段,針對不同的人群講真相,既有勸三退,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徵簽,又有功法展示。真相點的展板、橫幅、徵簽攤位等等,大部份都是我和先生自己掏錢購置的,甚至我們家還專門用一部車來做儲存和運送講真相的設備物品。

多年來我們風雨無阻的在市政廳、海德公園、雪梨塔下面的商業步行街等多個地方輪流擺真相展位,為雪梨主流社會各界人士和各地遊客講真相,學員們共同配合一起設置了很多真相點,使很多世人有很多平台可以來簽名支持大法弟子反迫害,擺放他們的位置,幫助師父救了很多有緣人。同時也為更多學員走出來講真相、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提供了很多機緣。

三,建立魚市場真相點

雪梨的魚市場很有名,聽說是南半球最大的海鮮市場。每天來吃海鮮的人非常多,特別是中國大陸來吃海鮮的遊客絡繹不絕,我和先生髮現這是個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的好地方。於是我們又掏錢購置了建立真相點的橫幅、播放器等物品。這樣一個新的真相點就建立起來了。開始的時候每周做周六、周日兩天。初期的時候人手少,有個同修主動提出來承擔周六一天,我只是負責在周末的早上把橫幅和其它物品送過去。

但不久,那位同修因公司裡業務忙,經常做不了,就得由我來承擔了。當時心裡有很多怨氣,覺得那位同修也真是的,做不了就不要接,接下來現在卻不能來做了,要我來頂。那時,我每個周末都要配合輔導站在不同地區擺真相攤、組織講真相活動,現在兩邊都要做,我也沒有分身術,怎麼辦呢?因為我觀察到魚市場講真相很重要,做了一段時間下來,發現魚市場的真相點效果也很好,我們一定要堅持的。於是,我與輔導站協調人商量後,我就不做周末各地區的流動講真相,而固定負責魚市場真相點了。

雖然事情是安排妥了,但是我對那位同修的抱怨心卻持續了一段時間。後來在不斷的學法和按照大法要求向內找時,發現自己這顆心是很不好的心,我開始認真對待它了,並告訴自己,必須去掉這顆不好的心。我從好的方面看待同修:同修儘管不能經常來,但她也在用心思考怎樣能把這個真相點辦的更好,在用心設計展板和橫幅。而且,這個同修自從參加魚市場講真相以來,經常來點上學法了,她不是在提高嗎?我應該感到高興才是啊。看到自己的不對之處和同修的閃光點時,我的抱怨心很快就去掉了。就這樣,我在純淨和提高自己的過程中,把這個真相點堅持做下來了。

後來,後來因為遊客天天都有,我考慮我們應該把本來的2天講真相改為一週7天。 在我考慮的這個過程中,我們學法點上接連來了幾位從中國大陸來的同修, 於是我向他們建議把這個周末真相點擴展成一週七天的真相點,加強對大陸遊客講真相的力度,儘量不錯過有緣的中國人。同修們都表示贊同,這樣,我們點上的同修就每天從早上11.30到下午2.30在魚市場那裡打橫幅、煉功和向大陸遊客講真相。

四,信師信法走出魔難

我們家有五口人,我的公公和婆婆都已經八十幾歲,婆婆半身癱瘓,出門靠坐輪椅,我女兒還未成年。我先生開計程車,我也有生意做,儘管我上有老下有小,但是日子過的還算不錯。

令人想不到的是,去年澳洲法會前一天,我先生突然出現了腦血栓的症狀:口眼歪斜,半身活動費勁。眼看支撐家庭的頂樑柱一下變成了這個樣子,我不僅要一個人承受生活的重擔,還要每時每刻照顧他。這一切對我打擊太大了!如果不修大法,面對這樣的一家人和這突如其來的魔難,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活下去了!但是我清醒的知道,只有依靠大法,才能戰勝魔難,度過難關。

於是我不斷的鼓勵先生打消去醫院的念頭,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並且和他多學法,堅持煉功,加大力度發正念。同時也不斷查找心性上的問題。同修們也正念加持我們。很快,先生一天比一天好轉,我知道是師父在管他,心裡充滿了希望。那段時間,雖然家裡家外的一切都是我一個人扛著,但是真相點的事我一次都沒落下。先生恢復的也比較好,不長時間就能開車了,又和我一起投入到大法的各項活動中了。

師父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說:「我都講了,大陸大法弟子在那麼艱苦的環境、高壓下,在那麼複雜的環境中的誘惑下,他還能堅持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還在修煉、還在學法,多了不起啊,真的了不起啊,那是什麼環境啊他們都能這樣做。所以不能放鬆自己!」是啊,我們在這麼好的環境下如果做不好,真的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啊!

一年來,我們在大法的熔煉中,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終於走出了魔難。

五,利用常人大型社會活動展示大法的美好,多救人

雪梨市區每年都有一次慈善長跑的大型活動,參加的人約有十萬左右。我和先生認為這是個洪法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於是提議在長跑的路邊組織同修來煉功講真相,佛學會很支持。所有的協調人和同修們也都一呼百應。所以每到長跑活動時,我們大法弟子的群體活動便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鮮艷的大橫幅,完備的徵簽設施,高音播放的英語真相錄音,特別是成百的同修身著亮麗的黃色煉功服,用整齊的動作優美展示法輪功的五套功法,讓參加長跑的世人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有很多人停下腳步簽字、拍照,還有些向我們翹大拇指表示支持,甚至有的還要學法煉功呢。

因為我們住在市區,組織參加活動都比較方便。我覺得我和先生的所有付出都是應該的。今後我們會更加精進實修,聽師父的話,決不懈怠,努力走好以後的修煉道路,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之恩。

叩謝師父!謝謝同修!。       

(2018 澳大利亞法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