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實修以報師恩

澳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0月15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又到了澳洲法會召開之際,對於要不要寫法會交流稿這件事,之前我的想法是這樣的,認為自己也沒好好修,沒有什麼好寫的,而且四、五十年沒有寫東西了,怕寫不好反而惹人笑話,怕丟面子。再則寫稿很辛苦。自己也知道法會是師父給我們定下的修煉形式,通過同修們的相互交流,找出各自修煉上的不足,相互促進共同提高上來。但由於這些個怕心、惰性、顧慮心的阻擋,不想寫。也沒意識到這些也是要修去的執著心。一次在明慧網上影視廣播欄目(憶師恩)這檔節目中一個女同修回憶當初寫心得體會的珍貴記憶。該同修把寫好的交流稿雙手捧給師父時說:「師父,我寫的不好。」師父接過交流稿慈悲的看著她笑了笑說:「寫了就好」。這段師徒對話對我觸動很大,我的理解是師父沒有要求我們要把稿子寫的氣壯山河,磅礴華麗。而是把自己在修煉過程中,怎樣用大法來歸正自己的。在矛盾中、在魔難中,你是怎麼用大法來衡量的。怎麼修去人心和執著的點滴體會寫出來,用以證實大法,提高自己的這樣一個過程。我想我有那麼多的執著心,舊勢力就利用和放大它,像一堵牆橫在我面前。我把這些心放下了,牆自然就倒了。我的心性也就提高上來了。當我拿起已經四十多年沒有寫文章的筆,剛寫完第一篇交流稿後不久,神奇的事發生了,那個幾年前我沒有過好的病業關又返出來了,而這次通過寫法會交流稿,我的心性已經提高上來了,在慈悲偉大的師父呵護下,大約在兩個多小時的過程中,我的病業假象蕩然無存,身體立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一身輕的舒服感。所以我悟道:寫交流稿也是一次修煉提高的機會。

下面我就自己的這一段「二次過一個病業關」的修煉過程,向師父匯報,與同修交流。

事情得從2013年8月的一天說起。那天早晨我和平時一樣,去雪梨的山上景點講真相。快到目的地之前我去了一下廁所,當看到自己撒出來的尿液不是正常的顏色,而是鮮紅鮮紅的顏色時。自己著實吃驚不小,這是怎麼了?尿血!腎臟出了問題?如果真是這樣,可是個大問題。

當時腦子裡一幕幕閃現出的是這種病是無法治癒,只能是延緩病情,再到後期病情惡化,最後到無可救藥的痛苦的過程。我當時的腦子全被常人習慣性的思維牽著走。同時也體會到了什麼叫恐懼,對於死亡的恐懼。

這個尿血的過程持續了九天。在這九天裡雖然出了那麼多的血,但是沒有出現所謂常人的病態。比如心虛氣喘,或者身體疲憊啦。心想這是不是師父說的給清理身體。對啊!師父在清理我身體,怎麼我會認為自己得病呢?

師父在《轉法輪》裡說:「我們作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你認為是有病的時候,那可能說不定就導致有病了。因為你一認為它有病的時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

學習了師父的這段法,知道修煉人沒有病,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在幫我消業。心態也逐漸的穩定了。我每天學法、煉功和發正念,去景點講真相、勸三退,三件事情哪件都不落,都在穩定持續的做著。但我僅僅是停留在做事上,而沒有像個大法弟子那樣,向內找出不好的人心、執著和各種不好的慾望。認為自己只要堅持做下去,一定能闖過那一關。

可是事與願違,我的身體不但沒有得到好轉反而越來越差;尿出血非但沒有得到緩解,而且走路距離稍微長一點,尿道就會感覺到撕裂般的疼痛。那個時候我又迷茫了,心又翻騰了,但就是找不到癥結在哪裡?

這期間我們許多同修知道我的情況後,給予了我熱情真誠幫助,並和我交流了許多。藉此機會向給予我無私幫助的同修表達我深深地謝意。同修都誠懇的指出要信師信法,堅定正念,多學法、煉功,多發正念,要向內找,找出執著心並去掉它。也有同修告訴我要用正念對待,認為我身體上反映出來的都是假相,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消去業力。通過這樣的交流,我的信心增強了,心態也穩了些。我就多發正念清除邪惡對我的迫害。確實多發正念有些效果,感覺能夠緩解一下,但還是時好時壞,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對照師父的這段法,使我認識到同修們幫助和交流再怎麼有力,你自己內心不促動,不向內修,是什麼都改變不了的。但是這不是說說這麼簡單的。如果修煉人自己平時不用心學法,不能嚴格用大法要求自己,不斷修去各種人心和執著,在日積月累中打下堅實的修煉基礎,心裡面沒有懷著對師尊無所不能、無量慈悲的堅定信念。你還是用人的思維,人的觀念,人的方法,你怎麼能意識到人神一念間的根本區別呢?

而當時正在過關中的我是很難意識到這些的。這樣一個關沒過去,下一個關又上來,我還是沒過好,如此這般堆積成了一個大關。那時的我已經是身心疲憊,面目憔悴了。每天晚上無法入睡,胸口疼的像是插了一把刀。胃也疼的不行,從一開始吐清水到吐黃水,到後來吐血水。小便是血水帶著血塊,後背脊樑兩側陣陣刺痛。真像師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所說:「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這時頭腦昏昏沉沉的,正念也沒了,人已經無力到了站都站不穩了,連續在床上躺了三、四天。

因為後面一個星期因家人同修要去美國參加法會,我必須在這一個星期裡自己照顧自己,我就想了:到時連個給你端茶倒水的人都沒有,你能堅持過來嗎?萬一……因為你的原因,你的過失怎麼向自己的兄弟姐妹把這事解釋清楚,到時自己的親戚朋友會怎麼想?如果對大法造成損失,你怎麼去彌補?這時候我對下地獄的擔憂已經超過了對死亡的恐懼。而且連個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了。

不願意多想了,就這樣吧,我決定去醫院。進了醫院檢查後,醫生立即就給我做手術,手術後四天我就出院了。我按照出院時醫院的預約,一個月後讓我去專科醫生那裡聽診斷結果,醫生通過翻譯告訴我:「你患的是膀胱癌。」並且給我開了診斷書,讓我回到給我做手術的那家醫院去做後期治療。回家後我與家人同修說明此情況後,包括我自己在內,大家一致認為,這件事到此為止,不能再靠醫院治療。

從法中我知道:修煉人是沒有病的,這都是假象。我認識到必須回到大法中來,這次的一大關沒能過去,我一定要吸取教訓,加強學法,要真正的從修心性上下功夫,遇到問題一定要向內找,找到人心和執著後,一定要把它挖出來並清除它。我必須堅定不移的守住對師尊和大法的信念,從修煉人的角度上來看問題,這一刀不是把我的病給拿掉了,而是把本來返到身體表面上的、自己應該消掉的業力,又重新壓進了我的身體裡。而師尊是把我們生生世世的業力從我們身體中由內而外的向表面推出來。師父在很多次講法時告誡我們:修煉人的理和常人的理是反的。這個債到時候自己還是要還的。因為我這一關沒過好,必須要重新過。就像自己缺了這一課,必須補上這一課。必須去掉自己人的觀念和怕死的心。自己才能真正的從法上提高上來。

出院後的第二天我就去了景點參與講真相,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四個整點與全球同步發正念。我通過大量學法,我開始也能用大法來對照和要求自己了。逐漸的我的各種執著心也在一點一點的去,這樣我平穩的度過了一年多。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二次神奇的啟示,使我越來越感受到師尊真是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我,使我想修好自己的信心也越來越增強了。

在去執著心的修煉過程中,在矛盾面前,在向內找的過程中,當我找到一個人心或執著時,我就發正念從心裡堅決的清除它,一次清除不掉,就二次,三次,甚至更多次,我知道只要我堅定的做,師父就會幫助我、加持我,幫我去除那些不好的東西。

在師尊的看護和加持下,我在修煉上稍微有了那麼一點點進步。出自對師尊的無比感恩之情促使我開始寫這次的法會修煉心得體會,向師尊匯報,以表達自己對師尊無以言表的感恩之情。我修煉了這麼多年,從來也沒有像今年這樣認認真真的寫過心得體會。寫完後心裡感覺稍微寬慰了一些。

在今年八月二十一日,那是我寫完第一篇法會交流稿後大約十幾天的一個下午,突然我又大量尿血,到第二天早上,我不但尿血還伴隨著尿頻、尿急。每過五、六分鐘或十來分鐘就要上趟廁所。我想該來的總歸要來的,我欠的債我得還。那就正念面對吧。既然今天不能去真相點了,那麼我就在家好好學法、發正念。再好好找一找自己還有什麼執著心沒意識到,把它都找出來並清除它。

名利心、妒嫉心、色慾心、自以為是的心、不修口的心、怨恨心、怕吃苦求安逸的心、歡喜心、執著口欲的心、執著各種常人網路媒體的心,我真找到了一大堆的執著心,有些是不容易察覺的執著心;而有些是自己明明白白知道的但還在執著的東西,就是放不下,不願割捨。比如對網路上常人媒體的執著心。

師父在《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中說:「因為你在人這,耳聽目睹,這社會上什麼骯髒的東西你都看到了、你都聽到過了。大家知道,什麼叫聽到、什麼叫看到啊?不象人想的,哦,我看完了就完了,我也沒有把它拿過來;我聽到了我也沒有去學,就沒事了。不是的,任何東西都是物質的,你聽到了,就灌進去了,就進到你身體裡。你看到了就進去。」

家人同修也在法上和我交流,也給我指出許多心性上的問題,比如爭鬥心、怨恨心、看不慣別人的心、自以為是的心、強加於人的心等各種不好的心。雖然我們都是同修,而且每天都生活在一起。說來也慚愧,因為像今天這樣面對面的,不帶任何情緒的,雙方都是祥和的,不帶有指責性和強加於人的坦誠交流。這在以前是從來沒有過的。讓我感覺到真誠、善良和慈悲的心態能使環境變得非常祥和。直覺告訴我,是師父安排她在幫助我。通過這次交流,使我去掉很多對她的不好的心,比如看不慣她的心,怨恨心等不好的想法。也認識到向內找的重要性,也找到了自己內心深處隱藏的許多執著心。心裡對師父說弟子目前首先應該,必須馬上要去除的執著心是執著對看網路上各種常人媒體的慾望。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舉個例子說,一個瓶子裡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裡,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裡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我悟到,當我的腦子裡裝的都是那些骯髒不堪的、常人的東西時我怎麼能學好法?怎麼去同化法?

還有一個非常不好心可以毀掉一個修煉人的心,就是不珍惜自己的心。師父在《精進要旨二》說:「弟子們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每次感到放不下自己的執著時知道自己離大法遠了。感覺到心裡空落落的,重新找回修煉。認真修煉一段時間後又鬆懈,去不掉的人心又重拾回原來的執著。幾次三番的不能嚴肅對待,不能珍惜自己,讓慈悲的師父有多失望啊!你讓師父怎麼救你、度你?想到這兒,我自己後悔的心痛,心裡對師父說:「弟子今天必須要徹底去掉這不珍惜自己的心,以及執著看常人網路媒體的慾望。」哪怕再難、再不捨,就算割肉一樣的痛我也要去除它,不能再這樣放縱自己了。今後我一定要嚴肅對待修煉。

我和家人同修的交流在不知不覺中過了二個多小時,這時我的尿道不刺痛了,小便也不急了,肚子也餓了。二個小時前那萬般痛苦的感覺一掃而空,身體非常的舒服。師父啊!您替弟子承受了,您把弟子淨化了,替弟子消業了!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感覺身體都恢復正常了,小便也正常,胃也正常了,一切疼痛都消失了。我吃了早飯就去山上講真相了,走在山上大草坪上,仰望蒼穹,師父哎!弟子無法言表您偉大慈悲救度的再生之恩。我千言萬語彙成一句真心話:「從今以後弟子一定踏踏實實的修煉,時刻以法來要求自己。遇事向內找,找出不足的問題、人心和慾望,再難再苦我也要去掉它。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弟子會更加用心的去做。一切按照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路走。我要跟師父回家。精進實修以報師恩。」

以上是我的一點修煉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拜師父!
謝謝同修!

(2018 澳大利亞法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