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老人絕處逢生的故事(六)



【正見網2018年11月09日】

目前,雖然科技、醫術高度發達,療養保健條件特別優越,各種體育鍛鍊運動方式多種多樣,可是,在很多疾病面前,依然是無能為力,很多人仍然生活在病魔纏身的悲苦之中。尤其是還有很多人因為貧窮治不起病,只能等死。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傳遍神州大地,真、善、忍法理使一億修煉者身心淨化,道德昇華。有無數事例證實,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出現許多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奇蹟。這裡列舉百歲老人罹患頑疾和絕症,因各種因緣際遇修煉法輪大法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後,都得以絕處逢生,獲得了身心的健康。

法輪大法是真正性命雙修的佛家修煉大法,以真、善、忍法理為指導,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學煉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開智開慧,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早在一九九八年,大陸醫學界就為此作過五次醫學調查,其後,北美及台灣的醫學工作者也做了相關的健康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8%。
 
 (二十八)百歲老翁和老伴喜得大法  一家十人同修煉

老翁和老伴雙雙出生於民國前,歷經近百年的風雨滄桑,嘗盡人世間的酸甜苦辣,有幸在垂暮之年喜得大法,雙雙攜手邁進生命的第二春。

老翁二零零二年時,得法修煉快六年了。得法前的身體被三高(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早搏、失眠等病折磨,經常頭昏腦脹,步履維艱,被醫院搶救過多次,病危通知書也下過好多次。十餘年老翁的醫療費用計達十幾萬元。

得法一個多月,老翁便體驗到了無病是怎樣的一身輕。大約在一九九七年四月,兒女們回家聚餐,午眠之後三點鐘左右,老翁一覺醒來想起床,卻發現起床困難,勉強起來後也站立不穩,家人驚作一團,趕快拿血壓計測血壓,此時血壓已高達一百零五至一百九十五。有的說趕快給醫院打電話要救護車;有的則到老翁工作單位把住院費借來了;有的知道老翁修煉已得益很大,就說先冷靜地想想是不是和原來生病的時候一樣,去不去醫院由老翁自己拿主意。這時候,老翁說,謝謝大家的好意,讓我考慮一下再說。

約到下午六七點鐘,血壓仍高居不下。當血壓上升到一百零六至二百的時候,老翁猛然悟到沒有任何原因而突發高血壓,不是真實的病,是慈悲的師父在為他清理身體,是對他的考驗,同時想起師父「一念之差」的教導,頓時揮去了一切常人之心,精神隨之振奮起來。老翁於是向家人宣布:明天早晨仍然去煉功點煉功。你們都放心各自回家去吧,我不會有事的。晚上十點,老翁感覺自己舉止輕鬆正常多了,精神也愉快了。保姆替老翁測血壓,結果竟是七十至一百三十五,再正常不過了。

老翁立即通知了子女們。大家在驚喜感嘆之餘,兩個女兒和一個女婿立即表示要加入修煉的行列。他老伴剛開始修煉不久,師尊便為她清理身體,連續一個星期的劇烈腹瀉之後,她年輕時因一場大病而幾乎瞎了的一隻眼睛竟然奇蹟般地復明了,腫脹了幾十年的腳脖子也不知不覺消了腫。進老翁家時大字不識一個、已年近半百的保姆,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後,也跟著老翁他們學法,還能不費力地通讀《轉法輪》了。全家共有十人,前前後後步入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個個都修得不錯。其中一個女兒一度行步極為困難,經醫院檢查結論為」右腿髖關節壞死」,必須馬上換一個鋼製的,否則左腿的髖關節也將保持不久。但是煉功剛三個月的時候,她的髖關節竟死而復生了,行動也自如了。

(二十九)醫生說於奶奶最多活五年 可現在健康長壽好著呢

於奶奶七十六歲的時候,得了宮頸癌。在當地幾家大醫院都做了檢查,確診無誤。專家說她歲數大了,身體素質差,不能手術,可採用放射療法治療,但是,也有副作用。做好了,樂觀點估計能延長四五年的壽命。但沒到四年,也就是二零零五年,發現於奶奶體內癌細胞已轉移到腹部,胃、膀胱、直腸等處都有了。老人非常痛苦,大便排不出來,飯也吃不下。因為採用放射療法治療,她總感到肚子涼,就喝酒,喝了酒就好受。可是她越喝越多,每次喝了酒,她就控制不了自己,也不分白天黑夜,迷迷糊糊的鬧酒瘋,抓住兒女們說話語無倫次的,不知自己說什麼。等酒勁過後接著喝。搞得兒女們身心疲憊,苦不堪言。

二零零六年過完年,小兒子把於奶奶接家住,可是只住了一個月,就把小兒子累病了,於是就把於奶奶接到了二女兒家。二女兒為於奶奶找來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音,放給老太太聽,老太太聽了一個晚上,就覺得聽李老師講法太舒服了,心裡特別開朗,就放不下了。轉天於奶奶就試著煉打坐,在此之前她身體非常虛弱,根本不能坐。從那天起,她試著坐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個小時,直到最後能雙盤坐二個小時。每天堅持聽法,身體逐漸好起來,到了五月份,於奶奶說:李老師說了,煉功人不能喝酒。她從此就不再喝酒了,身體很快就恢復起來,體重也增加了十幾斤,飯量也漸增。兒女們都非常高興。

二零零九年,於奶奶在大女兒家時不慎摔了一跤,造成蝶骨骨折,大小便失禁。住進了醫院,每天輸液,住了半個月後,病情加重,出現心衰、肺感染等症,大夫會診都感到很棘手,告訴子女們準備後事。於奶奶的兒子們開始忙著為老人準備後事,但是她的二女兒覺得,還是應該讓老太太學法煉功,於是她就陪著於奶奶一起學,一個月後老太太能坐起來了,兩個多月後她又能走路了。兒女們無不讚嘆法輪大法的美好。

這些年在於奶奶身上還發生了許多神奇的事,她的天目是打開的,經常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看到旋轉的法輪,和另外空間中李洪志師父的法身,她煉功動作不對時,師父的法身就給她糾正動作。一天,兒子、兒媳都不在家,她感到肚子涼,自己就用通電的熱水袋,敷在肚子上,然後她蓋了兩床被,躺下。結果老太太睡著了,似睡非睡中,她看到屋子裡特別亮,有一個非常漂亮的仙女,坐在那裡。她就想睜眼仔細看看,睜眼一看,那些美麗的景象就消失了,仙女也沒了。屋子裡都是煙,被子都烤糊了,嚇得於奶奶趕緊把被子扔到了地上。但她自己連肉皮都沒傷著。兒子下班回來,看到滿屋子的煙,和燒糊了的被子,嚇了一跳,當得知老人毫髮無損,才鬆了口氣,心中充滿對法輪大法師父的感恩。

當年老奶奶得癌症時,她女兒(是醫生)的同事,都知道她一直靠輸胺基酸、脂肪乳、白蛋白等營養品維持生命,後來不再看到她到醫院來,擔心她已經去世了。但多年後遇到她女兒時,都關心的詢問老人的情況,女兒就一五一十的講:於奶奶學了法輪功,健康長壽好著呢。

(三十)發生在近百歲大媽身上的神奇事

我大媽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年她七十六歲。

當時,大媽身體多病:高血壓、風濕、腰間盤增生,最嚴重的是她對各種食物、花草過敏。一九九八年的一天。她的腰間盤增生又犯了,疼痛難忍,得打止痛針。我丈夫(是醫生)到她家給她打針。看到老人家痛苦的樣子,我丈夫說:您這病只有煉法輪功能好。您家人都知道我妻子全身是病,到處治病也不見好,反而更重。特別是癲癇病,時常犯,嚴重時一天就三次,一週都醒不來。這樣醫院都不讓我上夜班了。可她煉法輪功不到兩年病全好了。

十月一天,我去看大媽,她高興的說:你煉功病都好了,我要跟你學。我就給她聽師父講法,看師尊教功錄像。多年來大媽過敏嚴重,過年過節,兒女們都到飯店吃飯,不能在家燉魚燉肉。嚴重時大媽連大米都過敏,眼睛腫的睜不開。可是大媽在修煉大法後,不到一週時間能走路了,不到三個月時間大媽嚴重的過敏病全消失了,過敏病全好了。她說今年兒女們都可以回家過年了。

後來,大媽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她一個字不識,可和同修在一起能讀《轉法輪》,家人都覺得太神奇。她說大法書里的字能認識,《明慧週刊》就不認識了。

在九九年七二零後,片警多次上門騷擾大媽,但她堅信師尊,堅信大法,一直學法、煉功不停。一次同修在學法,來了四、五個警察,把同修的書和她家的大法書籍、煉功帶都搶走了。老人啥都沒有了,上哪去找大法書呢?就在第三天,她大兒子把單位收到的大法書都送給母親。

大媽一直很精進,學法、煉功、講真相從不耽誤。在她八十多歲的時候,有一天中午洗澡時她滑倒,當時左腿不能動了,大女兒嚇得和弟妹們商量送醫院。她當時念很正:我有師父管,你們都回去上班,我沒事。這時醫生和家人都來了,說:您八十多歲的人了,都這樣了。說著就要往擔架上抬她。大媽說:「你們要送我去死,不想要媽了?!你們都知道我身體一身病是怎樣好的。」孩子們和醫生靜靜的聽著。

不一會兒,大媽身體輕鬆了就自己往床前爬,不知不覺腿象沒病似的站起來了。家人和醫生都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大媽家有五人走入了大法修煉。

(三十一)母親得大法身心健康

李華(化名)的母親,是一九九八年八月喜得大法,那年她七十八歲。

第一次看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講法錄像時,她就雙盤看完,看完後她說這個法可真講理啊!

學法大約三個月她就來例假了。

李華全家人都覺得這個法輪大法太神奇了,這個師父不一般,說什麼有什麼。李華母親還經常能看見大法輪在天上旋轉,打坐時看見自己穿古代衣服,帶著佛珠。

以前,李華的母親因為經歷了共產黨的歷次運動,在精神上、生活中承受的巨大壓力使她得了一身病,如:心臟病,血液粘稠,低血壓,胃下垂等各種病,一個星期不打點滴,不喝雞湯就起不來床,走到哪大藥包拎到哪,從來沒離開藥。給她自己及兒女們都帶來很大的負擔。修煉以後,她一身輕,大藥包全扔了, 並且目清耳聰,頭腦清醒。在二零一零年自己九十歲生日宴會上上台講話,感謝親朋好友,在百忙中為自己來過生日。親朋好友都說這法輪大法太好了,這老太太就是見證。因他們都知道李華的母親修煉大法。

年輕時李華的母親從來沒工作過,現在還能工作了呢。因李華的嫂子看公廁,於是天暖的時候,母親就從家四樓下來過馬路到公廁一坐,為的是證實法輪大法能救人。人們來來往往都說這老太太精神十足,這真是修來的,她就說:「我就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師父讓人做好人,電視裡演大法不好那都是假的,我以前一身病,學大法後全好了。」大部分人說大法是好,就看你這身板我們也相信。人們問你怎麼學啊?認字嗎?不認字,聽師父講法錄音、煉功、修心,心眼要好,要忍讓別人。

人們都很好奇問她多大年齡,一點也不糊塗,她就告訴多大了,藉機會講真相,讓人記住法輪大法好。不論有多少有緣人與她講話,問她身體怎麼這麼好,她都告訴人們學法輪大法學好的,你們可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李華的親朋好友中,都知道李華的母親以前身體狀況,現如今這麼大年齡身體健康,頭腦清晰,說話伶俐,都相信法輪大法好,並作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三十二)老公公由坐輪椅變成推輪椅

我公公二零零六年九十三歲了,是離休幹部,過去是邪黨的黨員。現已退出邪黨。

二零零四年農曆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三時許,突然接到二弟電話,說是我公公病了,已經送往醫院了。我們夫妻倆馬上趕到醫院,大夫做了一系列的檢查,確診得的是腦血栓。接著辦了住院手續。

這時,老人家已經是四肢無力不能行走了,胳膊、腿都不會動了,失去了一切生活自理的能力。在醫院打針吃藥三十多天,不見效,全家人急的沒辦法。這時醫院的大夫說:你們出院吧,回去慢慢調養,再待下去也沒多大意思了。於是就出院了。

回家以後,我們兄妹四人輪流護理。幸運的是公公腦子一直很清醒。於是我就給他講大法的真相,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他戴上護身符;給他看大法的資料,然後又給他請了大法的書。他接受的還比較容易。

在很短的時間內,公公的病症明顯好轉,而且一天比一天好:兩個多月時,他的手就會拿東西了,逐漸胳膊也能抬起來了,也能坐起來了。到了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兩臂就能撐住身體了,到了六月份就能站了,到了十月份自己就能上輪椅了,後由坐輪椅變成推輪椅。現在公公能自己走路了,不偏不歪,穩穩噹噹。

全家人都喜出望外,我丈夫說:「簡直是奇蹟,法輪大法真神奇!」法輪大法給了我公公第二次生命,也啟發了我丈夫,現在我丈夫也得法了。

(三十三)百歲老人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起死回生

1.病秧子馮老太太頑疾不治自愈

黑龍江省五常市衛國鄉馮老太太,自打年輕時起多種疾病纏身,是全村出了名的病秧子,在「大躍進」那個年代就患上了拉肚子病,人稱稀屎癆,還有脫肛病折磨得她寢食難安,下衣內褲總不見乾淨,每年用的衛生紙就是幾大麻袋。

還有坐月子時不慎得的左手掌骨節痛,手不能按東西,稍有不慎就疼得渾身直冒冷汗;幾十年的胃疼病時不時就折磨得她吃不下食物,到處求醫問藥,錢沒少花、藥沒少吃,就是治不好。

二零零四年秋天馮老太快不行了,一位修煉法輪功的親人從外地趕回家告訴她「法輪大法好」。耳聾眼花的馮老太學了幾十遍才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記住。從那以後,馮老太白天念晚上念,坐臥、站行都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幾個月過去了,馮老太多年久治不愈的病不治自愈,還扔掉拐杖,行走自如。全家人感激大法,全村人感嘆大法的神奇。

2.周氏老太病入膏肓絕處逢生

吉林省農安縣青山口鄉唐家村有一週氏老太,九十二歲那年六月初,一病不起,有時糊塗,有時明白,病情日漸沉重,已入膏肓之象。

家人都說不行了,老親少友都送了信,吉林、農安、德惠各地八個女兒都回了家,準備後事。棺材也抬出來了,老牛什麼的都紮好了,一切就序,就等著老太太咽氣了。

老太太的二女兒是個堅定的大法弟子,回來一看老太太有時還能明白,就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周氏老太本來受二女兒影響就想學法,苦於耳朵聽不到才沒學,如今一聽就信了,開始念起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她二女兒並跟親朋好友講大法真相和自家被迫害真相――兩個兒子還在獄中,全家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曾有四人被勞教,被非法抓捕過的有十幾口。這些親朋好友大都知道大法好,也有幾個跟著煉的和新學的。但有的個別的還是學著電視上的說,笑她「痴迷」。可周氏老太天天念這兩句,病竟一天天好起來,如今已恢復如初。大家都服了。

可巧的是,周氏侄媳(即其女兒的家嫂)原也學過幾天法,後來聽了她一個在縣委的親戚的話就不敢學了,原來的病都回來了,結果這幾天就去世了,這樣原來給周氏預備的「老牛」什麼的就成了她的了。

該信什麼,不該信什麼,自己說了算。法輪大法的神效已經有很多人親身經歷了。若只因為一時的怕心而不能選擇好自己的未來,多不值得呀。

3.百歲外婆虔誠念「大法好」起死回生

我外婆二零零四年九十八歲,春節前不慎摔倒,造成腰、胯部嚴重受傷,臥床不起,且疼痛難忍。家人要送她去醫院治療,可外婆堅決不同意,並說醫院治不好她的傷還花錢,這樣家人只能看著她遭受痛苦卻無能為力。外婆時而昏迷,時而清醒,還說胡話,家人都說她不久於人世。

有一天外婆把她子女叫到跟前交代後事,過後家人按照外婆要求準備後事去了。那天輪到我去照顧外婆,看到外婆在痛苦的呻吟,我心裡很難過,哀嘆世人逃脫不了生老病死。我邊陪外婆,邊學法,學法時突然想到,我們師父說過:「三界之內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而來、為法而成、為法而造就的,」[1]「就是一個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要保護他了,」[2] 想到這些,我應該告訴外婆法輪大法好。雖然以前也告訴她,但自己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蹲監獄,外婆一時不能接受。

現在不同了,應該再給她機會。於是我試著貼著外婆耳邊說:「你喊法輪大法好,就不痛了,就沒有痛苦。」外婆聽後即點頭,並慢慢睜開眼睛。我見後很高興,接著告訴她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外婆說:「你寫出來(外婆識字,平時喜歡看書報)。」我馬上用鋼筆寫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外婆看後說:「你要用毛筆寫我才看的清楚。」我再用毛筆寫在大張紙上。從此外婆經常念,半夜醒來也看也念,無醫無藥治療,起死回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