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的神秘起源提前了1500年

【正見新聞網2018年11月19日】

巧克力並不是一種新東西。如今我們所熟知的美味上癮的零食已經能夠追溯到4000年前的古代中美洲人。

但新研究表明巧克力的起源故事實際上遠比這個還要早——並且暗示它所被馴養種植的地區完全是另外一個地方,中美洲的南部。

根據一項由加拿大的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研究者們共同牽頭的新國際研究,在厄瓜多高原發現的陶土文物內壁上附著的古代化學殘留物,構成了可可樹(Theobroma cacao)在5450年之前的南美洲就已經被利用的有力證據。

「我們的發現代表了可可樹在美洲已知的最早利用,也是在南美洲首個可以直接確定可可樹利用時間的考古案例,並且支持了指明這個區域是來自厄瓜多的可可樹種植中心的基因組學研究,」作者們在研究文章中寫道。

該研究的根基始於在厄瓜多的聖安娜(SALF)考古點尋找澱粉粒證據的研究,該考古點是古Mayo Chinchipe文化的考古保護區。

人類學考古學家Sonia Zarrillo已經從這個考古點發掘出的陶器中發現了玉米、豆子、木薯和辣椒的痕跡,但當她的研究同伴以及人類學家Michael Blake請她幫忙留意可可樹的痕跡時,他們才獲得了這個巧克力起源的新線索。

「我們清楚Sonia在SALF陶罐中發現的可可澱粉意義重大,」Blake告訴ScienceAlert說,「因為先前在南美洲沒有發現任何使用可可的考古證據,雖然植物學家長期以來都清楚亞馬遜流域有著最龐大的可可種植物和可可樹種類。」

這個比傳統觀點早了15個世紀的可可使用的初步證據激發了他們的興趣,暗示著巧克力的起源明顯處於傳統觀點中起源地的南側。

Blake表示,如果是真的,這就意味著巧克力最初起源於亞馬遜河的上游,然後通過某種方式向北交易或運輸到了哥倫比亞、巴拿馬,然後最終抵達了中美洲和墨西哥。

為了驗證假設,這個團隊開始全面的檢測從SALF考古點發掘出的陶制容器和石制文物,從中不僅發現了可可澱粉粒的蹤跡,還發現了其中的生物分子殘留物(包括可可鹼、茶鹼和咖啡因),以及可可樹的DNA證據。

「我們的證據表明Mayo-Chinchipe人絕對在用可可豆(因為這些含有澱粉粒),還很可能也食用可可豆外面那層鮮甜的果肉,」Blake解釋說。

「因為我們從陶制容器里獲得的證據,其中還有製作精細的馬鐙形壺嘴的瓶子,我們就能推斷出當時的人們會製作飲料。由於這些陶制容器是在SALF的儀式舉行地點發現的,包括還有作為陪葬品的,因此可可很可能是儀式重要飲品的重要構成。」

不過,古Mayo-Chinchipe人的巧克力消費或許不只是在宗教儀式中。製作不那麼精緻的家用陶器碎片也有著可可的痕跡,表明巧克力的食用可能也是一個更為普遍的日常行為。

至於被馴化的可可樹在厄瓜多時期後是如何一路北上的,研究人員也不清楚。

有可能可可樹是慢慢的被散播至哥倫比亞和巴拿馬,那裡的人們會在果園中種植它們。亦或許是貿易商將它們的幼苗長途跋涉的帶到了這裡,包括通過來往太平洋和大西洋海岸的海運。

「關於這些設想,我們沒有任何證據,」Blake說,「但我們十分清楚密克羅尼西亞和玻里尼西亞的船員們有過相似的做法,早在歐洲探險家開啟環球探險之前,他們就已經聚居於太平洋島嶼之上了。」一次性就將巧克力的起源向前推進了1500年左右,似乎好像我們已經發現了作為數千年人類歷史重要支柱的巧克力的真正的起點了。

但或許沒有。有可能未來的考古學研究會發現更早的證據,因為可可樹對我們人類來說是一個顯而易見的誘惑之物。

據Blake說,任何有著陶器和磨石的地方可能都會有一些殘留物,因為陶器是保留它們的「好媒介」——儘管潮濕的熱帶對於有機物的保存不是一個好地方。

「可可樹是如此明顯又魅力十足,」他說。

「它的果實就長在樹幹和主要枝幹上,採摘起來十分方便,而且果肉香甜,這會是第一批占據南美熱帶森林的人類可能享用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