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寫文章中去執著

東北大法弟子 蒼宇新


【正見網2018年12月18日】

一件事情過後,在向內找自己的過程中我經常寫成交流文章,然後發到明慧網或正見網,一般自己認為比較滿意的都能發表,也有沒有發表的。在下筆之前一般題目早已經有了,但是思路不是很清晰,提起筆來在寫的過程中思路逐漸清晰了,框架結構漸漸形成。認識到的執著心一個個的顯露出來,寫著寫著突然思路開闊了,更深的一層法理展現出來了,寫交流文章這也是我修煉的一部分,不是為了寫文章而寫,是為了更深入的向內找,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和各種人的觀念,這就是修煉。因為我的修煉環境比較閉塞,沒有更多的機會與同修交流,所以一有時間就喜歡把自己的心路過程形成文字,發到網上檢驗一下心性標準,沒有發表的文章再看看文章里隱藏著什麼人心沒有發覺,過幾天或過些日子就會有新的認識,認識到文章里執著自我的東西較多。

有一次想寫一篇交流文章,早就應該成文,但是覺得難度很大,涉及的同修面大,所以遲遲不肯動筆,終於有一天突破一些障礙用了好幾個小時終於成文,不知怎麼保存的,等我再打開文檔時是一張白紙,除了標題什麼也沒有。我就放下了,沒有著急寫,覺得自己認識提高提高再說吧。幾個月以後終於完成了那篇交流稿,思路拓寬了很多,文筆乾淨了許多,在正見網上發表了。後來發現丟失的那篇稿件證實自己的東西較多,向內找自己不足的地方幾乎沒有。任何事情對我們修煉人來說都不是偶然的,都有修煉的因素在裡邊的。

今年寫文章時在沒有安全隱患的情況下我使用一個筆名,自己也比較喜歡,那時用三個字母cyx,現在用的是文字。十一月下旬寫一篇交流短文《修煉中無小事》,同時發給了明慧網和正見網,文章很快在明慧網上發表了。有時上網時也看看正見網發沒發表,一天看到一位河北大法弟子寫的文章,和我一樣的筆名,一個字不差,心裡暗想,怎麼和我一樣的名字,我的名字已經用了很長時間了,也沒有多想就過去了。

過幾天看到正見網上一篇《修煉無小事》的文章,一看到標題我笑了:啊! 是同修幫我改了一下標題,去掉一個字,以為是我的文章發表了,於是就點開標題進入一看,不是我的文章,是山東大法弟子寫的。然後心裡想不能發了,這麼長時間了,於是就放下了這顆心,再上網就不找了,該干什麼就干什麼。從投稿大約十天後在正見網上看到標題《修煉中無小事》,一看是我的文章,在網上看到它沒有異樣的感覺、很平淡,跟在我電腦桌面上看到它是一樣的平淡,時間長了,把那個好奇心、求發表的心都磨去了。但是署名卻是河北大法弟子 蒼宇新。

我這才悟到,從筆名重名到署名弄錯,這絕非偶然,是提醒自己認識到有一顆求名的心在干擾我。是啊!修煉二十多年了,在常人中的名都看淡放下了,不爭也不鬥了,不求了,可是在大法弟子的心目中還想留有一席之地,想讓同修看到,又是她寫的文章,還是求名的心在隱藏著,是該去它的時候了。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寫文章的過程就是不斷的純淨自己的過程,也是我向內找修自己的過程。

如果文章對同修的提高有個借鑑,或對同修的修煉有所幫助,該發表就發表,不發表也有我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裡面,和署名有什麼關係呢?這樣一想「名心」還有生存的空間嗎?

最後請允許恭錄師父在《精進要旨》〈再認識〉中的一段話共勉:

「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以上是一點淺見 ,不妥之處敬請指出!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