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精選今譯:杜審言《和晉陵陸丞早春遊望》

慧誠


【正見網2018年12月21日】

 【原詩】
和晉陵陸丞早春遊望
獨有宦遊人,偏驚物候新。
雲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淑氣催黃鳥,晴光轉綠苹。
忽聞歌古調,歸思欲沾巾。

【作者簡介】  
杜審言(645—708)字必簡,襄陽(今湖北襄陽)人。670年舉進士,任濕城(今山西晉中汾陽縣)尉。性剛正直,為同僚所妒,696年左右遷洛陽丞,聖曆元年(698)貶吉州(治所在今江西吉安)司戶參軍。後為司馬周季重、司戶郭若訥所誣害,坐獄。被免官,回到洛陽。被武后召見,武后器重他的文才,授著作郎,後又遷膳部員外郎。中宗神龍初年(705),因與張易之交往,流放峰州(治所在今越南河西省),不久被召還。中宗景龍二年(708)授國子監主簿,加修文館直學士。

杜審言在初唐詩壇上,與蘇味道、李嶠、崔融,合稱「文章四友」,杜在四友中是較為突出者。他的詩歌有一部分是較少雕飾的、有成就的作品。在五言律詩的創作上,達到成熟的境地。對唐代「近體詩」的形成和發展,有積極的貢獻。陳子昂在《送吉州杜司戶審言序》中,對他作了高度評價,他說:「徐、陳、應、劉,不得劂其壘。何、王、沈、謝,適足靡其旗。」認為徐幹、陳琳、應湯、劉楨、何遜、王融、沈約、謝眺,都不能與之匹敵。清代王夫之說:「近體,梁陳已有,至杜審言而始葉於度。」指出了杜審言在唐詩發展上的貢獻。(據《薑齋詩話》)

【注釋】
詩題:和:唱和。晉陵:古郡名,今江蘇常州市。陸丞:陸姓郡
丞,其名不詳。    
獨有二句:宦遊人,因求仕而到處奔走的人。物候:指自然界的各種現象,即指隨節候而變化的現象。
雲霞二句:雲霞:此指朝霞。    
淑氣二句:淑氣:溫暖的氣候。綠苹:水中植物,亦稱水苹,浮苹:浮在水面的草,葉綠色,夏天開小白花。    
忽聞二句:古調:古色古香的格調,指優秀的富有傳統文化韻味的詩作。這裡是讚美陸丞的《早春遊望》詩。    
    
【今譯】
獨有我這個到處奔波求官的人,
才對春天的變化感到如此驚心。
遠看霞光從海面上升起,
近看梅紅柳綠使江南處處皆春。
溫暖的春風催促黃鸝鳴叫,
和煦的陽光使水中苹草顏色轉深。    
忽然聽到陸丞《早春望游》這首大作,
思鄉的淚水沾濕了我的衣襟。
(忽然聽到古色古香的傳統文化的神韻,
想返本歸真,而淚濕衣襟!)

【說明】
這首五言律詩,是一首唱和詩。詩中借對春天景色的描繪,抒發了詩人懷念家鄉的真摯感情,曲折地表達了政治失意的苦悶心情。詩的開頭兩句,交代詩人長期宦遊的孤獨感受,觸景動情,因景物變化而感到吃驚,暗示詩人因時光流逝而功業無就的苦悶。因是宦遊人,久客在外,對節氣的變化,特別敏感,故用「獨有」、「偏驚」開篇,而偏驚又是因處境獨特而生,可謂「起調甚高而響」。接下四句承「獨有」、「偏驚」,以遠近相間的筆勢,描繪了江南綺麗壯美的自然風光。尤其刻意於「物候新」的描寫,用雲霞、蒼海、紅梅、綠柳,春江、黃鳥、白日、綠苹,等富有特色的景物,組成一幅氣象萬千、景色秀美的江南早春的藝術畫面,於讚美中流露了詩人留連忘返的心情。雲霞是出海的曙色,梅柳為渡江的春色,春氣催促黃鳥鳴囀,陽光使苹草轉為深綠,這正是詩人所「偏驚」的「物候新」!是詩人所獨有的「宦遊人」的獨特感受。「出」、「渡」、「催」、「轉」四字,把早春的物候的獨有的美,作了動態而形像的刻畫。使詩情畫,更添濃郁。結尾二句,筆勢急轉,以忽聞陸丞的詩語、歌聲,思淚沾巾,既點明了和詩之意,又形像地描寫了作者對家鄉的深深懷念之情。「忽聞」對上面「物候新」的早春景色,作急驟轉折,江南早春,令人迷戀,也令人驚心,因友人之古調,觸動鄉愁,江南非久戀之地,歸思之情,也就更濃了。「忽聞歌古調」二句,是對古人傳統文化的高度想往與讚頌!
    
這首詩,以情起、以情結,首尾照應,章法嚴謹,起句點宦遊孤獨之感,中間鋪寫江南早春美景,結句寫歸思悲慨之態。以「獨有」,「偏驚」,「忽聞」構成轉折頓挫,使感情抒發得淋漓盡致。

明代胡應麟在《詩藪》中,評論說:「初唐五言律,『獨有宦遊人』為第一。」又說:「初唐無七言律,五言亦未超然。二體之妙,杜審言實為首倡。五言則『行止皆無地』、『獨有宦遊人』;排律則『六位乾坤動』、『北地寒應苦』,七言則『季冬除夜』…『昆陵震澤』…皆極高華雄整。少陵(這裡講杜甫繼承了杜審言)繼起,百代模楷,有自來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詩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