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恩心中永駐

東北大法弟子  子通


【正見網2019年01月03日】

我今年七十四歲,九七年得法。修煉二十多年來,時時在師父的呵護中,寫出點滴經歷,讓同修與世人一起感受師父的慈悲偉大,大法的超常及做為大法弟子的無比幸運,讓師恩在心中永駐。

一、走入大法

九七年七月十二日暑假的第一天,同修向我推薦了法輪功,當晚聽了師父的講法。第二天一氣看了一遍《轉法輪》,但身為高中教師的我,一直懵懵懂懂的,不知書中說的是什麼,說不清、道不明,覺得很奇特。

第三天(七月十四日)在午間的睡夢中,耳邊聽到「你正與你丈夫生氣呢吧?」,眼睛忽睜,室內也沒人啊?可因丈夫滋事,幾天來壓抑在心頭的鬱悶及怨氣頓時全消了,立刻心靜氣爽。我把這事告訴了同修。同修說:「師父管你了,給你化解了心中的積怨及怒氣」。我覺得太神奇了,我還沒懂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呢,師父就管我了。大法的奇妙超常,師父超凡脫俗的大愛,使我義無反顧的投入到大法的修煉中。

做為上班族的我,每天起早晨煉,下班後晚上集體學法,雖然緊張忙碌,但樂而不疲。

學法後,很快腦梗塞、心臟病全好了。無病一身輕,走路飄飄的,家人目睹了大法奇特的祛病健身效果,都支持我修煉,先生及兒女都看了大法書。

二、進京任教

得法一個半月後,暑假結束了,開學後上班就得知高中部砍掉了,馬上要裁員了,礦辦中學,裁員就是失業,人人岌岌可危。我回家告訴先生:「學校要裁人了,你得有思想準備呀」!他說:「你乾的這麼好,裁了你,還能留下誰呢?」。第二天剛到學校,校長就找我談話,我立即欣然答應了,校長驚訝的說:「我可是認真的呀!」我說:「我也是認真的,校長您這工作也不好做,讓誰下誰也不願意下,我下,我配合你的工作。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叫俺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事先考慮別人。』(《轉法輪》)您就放心吧,我沒問題。」校長說:「那就,周五交接吧!(那天是周三)」。我痛快的答應了。回到我的辦公室剛坐下,校長就叫我們三位女教師到校長室來,我們坐下後校長說:「人事變動很大,說說分工。來年,你(指我)教初三,小田(化名)教初二、小月(化名)教初一」。我說:「唉!剛才你不是這麼說的呀」?校長堅定的說:「就這麼定了!」就這麼幾分鐘的時間,我經歷了下崗失業,又委以新任的重大變動。真象師父講的,「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可能我在這件事情上符合了法、守住了心性、放下了名利,師父給弟子的鼓勵吧!後來校長對人說:「這法輪功可真了不得,就李夢蘭(化名),讓她下崗二話沒說。叫男老師下崗,哪個都談不通。學校裁員的事礦裡也沒讓硬來,就這樣停了」。

鑒於學校裁員試點的失敗,礦裡於九七年十月下文件,規定年滿五十歲的幹部全部下崗。我與另外四名男老師在九八年七月學年工作結束後下崗,已沒任何商量。

即將下崗的男老師都在無奈的謀劃後路,我一直忙於指導初三學生的總複習,我很珍惜這最後的工作機會,下崗對我沒有衝擊,因我已懂得了「隨其自然」(《轉法輪》)的法理。

六月二十三日中考。六月二十日我將最後一批畢業生送出了校門,還沒感受到失去學生後的失落,就收到了北京某學校的「招聘培訓通知書」。要求七月九日報到,十日正式開始培訓。

在北京某學校,經過了兩週的軍事、教學培訓後,對教學基本知識、技能以及教學經驗和才藝及身體素質等進行了考評和檢測。在「招聘工作總結大會上」,我獲得了學校頒發的「聘任書」,從那一刻起,我這個沒有見過大事面的基層教師,也正式成為首都北京城裡的一名中學教師了。在我們當地礦區裡這也是一份了不起的榮耀。我知道這份工作和榮耀來自於師父的慈悲與呵護,是對弟子在修煉路上的激勵和鞭策。

在學校任教期間,我堅持晨煉五套功法、午休時間學一講《轉法輪》,周日利用大塊的休息時間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有時聽法錯過了開飯時間,錯過了就不吃,不吃也不餓。在師父的慈悲加持和呵護下,我和我的學生都沐浴的法輪大法的法光裡。

(一)適應新的環境。學校是私辦的封閉式的貴族學校,學生要二十四小時監護,教職人員滿負荷工作,教學質量和管理要求極高極嚴。新的環境、新的節奏、新的管理方式、新的教學體制,使我一時難以適從,進退兩難。就在我的思維進入低谷的時候,師父的法打進了我的腦中「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 「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 (《轉法輪》)我思想穩住了。

(二)學校肯定了我的教學方案。在學校第一次教務工作會議上,點評肯定了我的教學方案為優秀教案。我擔任的高一(九)班在同年段十二個班級的評比中獲得了「優勝班」的獎旗。

(三)頑劣學生的變化。學生康浩(化名)是全校出了名的跟同學幹仗、頂撞老師不好教化的頑劣學生,有一次在食堂就餐時,康浩(化名)大聲喧譁,他的班主任告訴他「不要大聲說話,好好吃飯」,他破口大罵班主任,給班主任難堪、讓老師下不來台。在高二文理分班時分到我班。我首先對康浩的情況進行了分析、做到了心中有數,有針對性的、用交朋友的方式找他談了幾次話,不是批評、指責他的缺點,而是肯定他的優點、激發他人性善的一面,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在日常的教學中,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和善心去感化、關心和愛護他,他感受到了我的真誠和師愛,他的變化非常大,不但愛學習了,也知道關心和尊重老師了。一次開家長會,他的母親非常感慨的說:「我這個兒子呀,從小認死理,他認為不對的就不服、就頂嘴,說他多少次他也改不了。從上小學起他就沒說過幾個老師的好話,這學期變了,說他遇到好老師了,說老師脾氣好、教學有水平,他服了!我就在心裡想,能使我兒子學好、能轉變觀念,這老師真了不起,我得當面謝謝老師」!從那以後,康浩的母親與我建立了聯繫,為了感謝我,曾幾次送我禮品都被我婉言謝絕了,其實,不僅對康浩這樣,對別的學生也是這樣。這都是師父教導的結果,大法不僅改變著弟子,也在改變著社會,使社會道德回升,人心向善。

(四)身體充滿能量。開學初期,超負荷的工作量使我應不暇接,身心疲憊,一到晚上就渾身癱軟、無力,連伸懶腰的力氣都沒有了。可是一覺醒來正好到晨煉時間,煉完五套功法後,心清氣爽,渾身是勁,身體充滿了能量,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師父一直在呵護著弟子。

三、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發動了一場滅絕人性的迫害法輪功運動,對大法和師父進行了鋪天蓋地的誹謗污衊和謊言宣傳,對上億的修煉法輪功的善良民眾,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打壓和迫害。我們家就是一例,十多年來,籠罩在當地「六一零」、街道和警察的騷擾、監視、威脅和恐怖之中,使我的家庭破碎、妻離子散,老人沒人服侍,孫子沒人照看,一家老少經歷了現代人少有的苦難。

二零零八年奧運火炬傳遞經過我市,當時的市長為了自己的政績、為了維護邪黨,指使市公安局大面積綁架法輪功學員。在六月二十四日我被松原市鐵西街派出所警察非法綁架到市看守所,由於不配合警察,將我非法關押一個月後,被非法誣判勞教一年。在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期間,邪惡的管教和犯人包夾對我身心進行了嚴重的摧殘, 強制洗腦、強行轉化,逼迫觀看誹謗大法、污衊師父的錄相,以及所謂的傳統文化來混淆思想,邪悟的幫教軟硬兼施輪番上陣,其中有一個叫陳雅岩的邪悟者,變著花樣的給我灌輸她的邪悟思想,企圖讓我放棄對大法、對師父的信仰。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心裡一遍接一遍的念「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這句法,真是「弟子正念足,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沒幾個回合邪惡敗一陣來,邪悟者再不找我了。

四、在法中昇華

爸爸兄弟六個,就我一個孩子,父輩們對我就像溫室裡的花朵一樣百般呵護、無比嬌慣,在我的記憶中父輩們沒有打罵過我一次、沒有讓我受一點委屈,我也聽話、懂事。上學時學習成績突出,深受老師和同學的喜愛;上班後,工作順利、領導賞識、人緣好,有業績、有榮譽,這一道道光環點綴著我的人生,使別人羨慕過、也使自己陶醉過。

事業上的成功,彌補不了家庭中婆媳之間的矛盾糾葛。兒媳婦是個性格魯蠻,不注重小節,說話大大咧咧,有口無心的人,但在我的眼裡她簡直就是個沒知識、沒文化、低素質、缺教養的這麼一個長幼不分、不可理喻的這麼一個兒媳婦。十多年來,就是看不慣她、看她來氣,瞧不起她,在他們家只要她說話不對我的心事,我撒手就走,不請我我都不回她家(都是兒子跟我道歉,請我回去)。

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煉後,才逐步的認識和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和師父救度弟子的苦心安排。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我們人類往往認為是好的東西,可是在高層次上看往往是壞的。所以人們認為好的,在常人中個人利益得的越多,過的越好,在大覺者們看來,這個人就越不好。不好在哪裡呢?他得的越多,他越傷害別人,得到不該得的東西,他會重名利,於是他會失去德」。在這段法中我悟到了,在人生中所謂的種種光環只不過是套在我身上的一根根名利搓成的繩索,在失德、造業中鑄成了一個剛強、自負,自己說了算的很強大的自我。師父還講:「作為一個修煉人,今後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的法身要從新給你安排的。」(《轉法輪》)

從法中我明白了,看似幸福快樂、萬事如意的人生生活並不是修煉人要走的路,並不是回歸的路,那是六道輪迴、走向地獄的路。我現在清醒了、明白了師父的良苦用心。師父還說:「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無論你是出自於為救度眾生,出自於為證實法,或者是出自於為個人的修煉提高,魔難是一樣的,不會因為你覺的我是在為大法做什麼、我是在為救度眾生做什麼,這個魔難就應該讓路。」(《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的諄諄教誨象甘露一樣滋潤著我的心田。

從前是我拿態度、使性子,不理兒媳婦說走就走,後來就反過來了,是兒媳婦攆我走,兒媳婦脾氣上來不管初一、十五,說罵人就罵人,說攆我走就攆我走,需要我了就打電話,找我回來,我就像她的「出氣筒」一樣,但我的心裡無怨無恨,沒有了看不慣、瞧不起她的心理,因為師父給了我向內找的法寶。「金剛百鍊清純現 真念化開滿天晴」(《洪吟》(四)〈感慨〉)現在我兒媳婦變了,變的那樣懂事,那樣會操持家務,現在兒子一家人生活的和睦、快樂。我發自內心的感恩師父!師父不僅善解了我與媳婦的怨冤,也淨化了我的身心,在正法不多的時間裡,弟子只有精進實修,努力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叩拜師尊!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