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24年 42種語言 擁有全球讀者的轉法輪

【正見新聞網2019年01月05日】

這是一本萬古難遇的奇書,他能讓人變好,他能讓人健康;他回答了人類百思不解的命運之謎,他闡述了宇宙萬物的運動規率;他令中共邪黨嫉恨發狂而傾舉國之力鎮壓至今,他使修煉人百折不撓而堅定修煉二十載有餘;

這本書問世短短几十年,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擁有讀者億萬之眾,遍及全球110多個國家和地區,受歡迎程度足以越居幾千年來人類流傳下來的所有道德與智慧經典之首;他已經成為無數人的每日必讀之書,很多人都在背誦,有人甚至已經背誦上千遍……

這本書就是《轉法輪》。

 《轉法輪》是佛家上乘大法法輪大法(法輪功)指導煉功人修煉的主要著作,書作者為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

1994年12月,《轉法輪》由國務院廣播電視部下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1995年1月4日,李洪志大師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舉行《轉法輪》的首發式。 今年的1月4日是《轉法輪》出版發行24周年紀念日,幾位來自不同國家的《轉法輪》的讀者,暢談研讀這本著作的感想以及這本書對他們生活的意義。

「一本無價的指導書」

 4年前,24歲愛爾蘭小伙子格瑞尼(Paul Greaney)正漫無目的地在舊金山大街上溜達著,他是從都柏林學商業和中文,正在美國短期工作。和很多當代青年一樣,他酗酒、抽菸,天天百無聊賴在空虛中度日。當時,他正感覺自己的身體和精神都脆弱得不堪一擊。

 正當他路過唐人街的時候,一個年輕的中國女孩走到了他面前,微笑地跟他打招呼:「你好!」並遞過來兩張小冊子。

 格瑞尼一看,一張小冊子上印著三個金色的大字「真、善、忍」,他內心忽地一動。那個時候他正在讀老子的《道德經》和一些佛教的書,而法輪功是一種包含了佛家和道家理論的古老修煉方法。

他回家就上網找到了《轉法輪》和其他法輪功書籍,「這就是我要找的。」他對自己說。他自學法輪功動作,立即感受到了強大能量,從此他開始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我到現在可能讀了100多遍《轉法輪》了吧,他對我來說是一本無價的道德指導書。」格瑞尼說,「我過去讀過很多不同的哲學書,讀過很多民族的經典書籍,但是沒有一本書像《轉法輪》這樣能夠指導我,並用平和、理性的方式幫助我和家人度過艱難的時期。」

「對當代人來說,《轉法輪》是唯一的闡述更高層次法理的書,其他典籍或者修煉方法都不如他博大精深,並具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格瑞尼表示,他現在天天讀《轉法輪》,越讀越明白做好人的道理,越來越平靜,越來越遠離煩惱。

   「一本救命的書」

 美國姑娘梅爾(Tiffany Meier) 在大學學習小提琴和電影製作,雖然她學習成績優異,表面也很開心,但是學習的壓力經常讓她有一種壓抑的情緒。

大四那年的三月份,紐約還很寒冷。一天她自己一個人待在宿舍裡,朋友們都出去了,她忽然感覺內心壓力非常大:老師在催她畢業後選什麼職業,父母的經濟壓力那麼大,朋友無故埋怨她……她感覺眼前一片灰暗,她忽然一種自殺的渴望。

 她打開自己的電腦,上了博客,通常她心中煩悶的時候都會寫寫博客來消遣。可是這次卻沒有效果,她的手在鍵盤上漫無目的地敲擊著,忽然她看見自己打出的一行字:「你是知道答案的。」她於是想到了自己在4歲半就從母親那裡看過的《轉法輪》,就背誦其中的幾段文字,頓時她感覺心靈的天空明亮了起來。

「多年來,《轉法輪》就像我心中的太陽,我知道無論我多麼艱難,多難受,只要我有《轉法輪》,我一定會過得去的。」她說,「他叫我為別人著想,幫助別人,不和別人競爭;這本書對我來說就是一本救命的書。」

 「一本解惑的書」

 在三州地區擁有三家診所的整合醫學專家楊景端博士一生都在探索人體與生命的科學,但是在10年之前他卻一直沒有找到答案。

 1998年的一天他在自家附近的小賣部中發現了一套法輪功的書籍,他從此開始了法輪大法的修煉,立即奇蹟般戒掉了多年的菸癮。

 「看了《轉法輪》之後,人和人體等等怎麼回事,對我一下子就全清楚了。」他說,「他讓我明白了中醫的來源、中、西醫是解決什麼問題的、以及人的靈魂和人體的關係等等一切我以前不明白的事情。」

 「所以這本書對於我來說是一本解惑的書,他解答了我對人生、生命和我的專業領域所有的問題,用極其淺白、通俗的語言解決了所有困惑。」

 「這本書是渡船」

 中國大陸的一個法輪功學員大維(化名)從1995年開始讀《轉法輪》,到現在他已經背誦1000多遍了。

 自從中國共產黨1999年720以莫須有的罪名鎮壓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以後,大維被抓五次。在北方一家勞教所裡,他一天在心裡默背一遍《轉法輪》,就是靠書中強大的正念支撐才度過了那段非人的日子。

 「我回想著《轉法輪》上的每一頁,每一段。共9講,60個問題,332頁,601個自然段,一共背了200多遍。」他回憶說,「有時候為了加深理解,我就從倒數第一段背,一直被到第一段。」

 「整天我的身體都在能量場的包圍中,有時候能感受到表面身體的變化。」那時候,再惡的警察在他面前也惡不起來,電棍一到他的身上就沒電了,最後勞教所把誹謗法輪功的材料從他面前都收走了。

 大維把《轉法輪》比做「船」。「就像一個人飄洋過海,並不是這個人如何厲害,他是靠渡船的承載過去的,要是沒有渡船的承載,人早就淹死了。」

 出獄之後,大維發現默寫比背誦效果還要好,因為精力更加集中,他現在正在默寫第十遍。「《轉法輪》能淨化人的思想,當你溶於其中後,思想中那些不好的想法還沒有形成就被消掉了。」

「一部佛法」

 秘魯小伙子特裡哥索(Enrico Trigoso)第一次接觸的《轉法輪》是西班牙文的,他後來碰到一些問題促使他想看中文原文,於是開始學中文,結果發生了神奇的事情。他從一個只認識幾個中文字的人,學了三個月的中文《轉法輪》便能夠通讀全書,6個月就能和中國人用流利的漢語交談了。

到現在,已成為作曲家的特裡哥索已經看過700多遍《轉法輪》了。他越看越入神,思想也越來越擴大,對音樂的理解也越來越加深了。

「最關鍵的是我現在能夠為他人著想了,以前別人對我不好,我是不會去想自己哪裡不好的,但《轉法輪》教人真善忍,我現在會忍住,緩一下,想內找自己的不足,這是和我以前巨大的不同。」

他說,「而且,我對專業的態度更加認真,原來認為音樂是用來娛樂和表現自己以及追求名利的,現在我發現音樂是很神聖的事情,可以修自己又可以幫助別人,這對我來說是巨大的變化。」

特裡哥索用嫻熟的中文引用釋迦牟尼佛的預言談起他對《轉法輪》的認識:「『人生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如果你想要你的人生未來有個好歸宿的話,你就一定要看《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