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師父一步一步走出迷霧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1月09日】

學法點負責集體交流的協調人問我能否下次交流。我答應二周後交流。過了一週,她與我確認時,我還沒開始寫稿,她又給了我一週的延期。我心裡的慚愧稍稍緩解一下。可是心中明白,找到我交流也不是偶然的。師父早年在大陸傳法時,聽說每期講法班上都讓學員交心得體會。學員個個都交,雖然修煉之初不免認識初淺,師父趕晚上上完課時間一篇一篇的看。這不是師父在閱卷嗎?

我自己深深知道,每次寫稿,都能從過去的跟頭中找出更多不足,從過去修煉的精進回顧中找到修煉如初的動力。師父現在有一億弟子遍布世界各個領域和角落。一次國際法會也不過上萬學員參加,師父不可能當面叫我們寫稿。但是學員來叫我不同樣是師父給予的機會嗎?我想師父要我提高呀,我不能不寫。師父的法身會閱卷,眾神也會關注這位大法弟子交什麼卷。所以我應該認真答卷。

下面交流一些神韻草根推廣工作協調中的修煉體會。

4年前11月初,在本地進行草根工作開始之前,我們公司突然宣布來個大裁員。過了幾天,當佛學會負責人把貼年曆海報、掛門把手、劇場發傳單,和mall裡賣票的協調工作交到我手上時,我覺得好重的擔子哪!我猶豫了一下,會不會影響我的工作啊?但轉念就調整好心態欣然接受。我知道這不僅是當地佛學會負責人對我的信任,更是師父通過他們交到我手上的工作。我答應下來就如同接過軍令狀一般,無論如何要修好自己完成好這些工作,要對得起師父與同修交給的重託。

我在美國念完大學和研究生院後已工作很多年了,基本都在幾家大公司工作。大公司裁員在經濟全球化出現之後變的多了。公司為了競爭,減少人力費用,或技術更新轉型從而在人才上新陳代謝等等理由從而裁員。當年進入現在這家公司,我的初衷就是因為看到當時這家大公司裡沒有我們學員,所以我發願要來這裡工作,利用工作機會講真相救眾生。我從工作面試開始,就開始利用各種機會講真相。在這家公司工作的十年中,每一次裁員,或在美國境內的大組搬遷,都沒影響到我們組。在上面部門範圍之外,或最接近的,在百人大組以外,裁員之事都被擋住了,沒影響到我。師父在《大法是圓容的》中說:「穩定的工作也使修煉者不至於為了溫飽問題、生存問題而耽誤修煉與安心洪法,及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我知道是師父幫弟子擋住了這一次次的風險,保證弟子一個穩定的修煉講真相的環境與條件。

在當時我心裡生出些許歡喜心,心想,我有師父,師父會幫我,舊勢力因素沒招,干擾不到我。這就像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因為你是修煉的人,師父會管你的。但是你執著,心又起來了,這回我不怕了,我有師父管,來吧。(眾笑)那麼你這種完全依賴心又是執著,師父看了有了這個心又不管你,等你放下這個心了再說。就說這個意思呀,修煉修煉,就是人的一顆心,是不是?不能夠把握不好自己。正念對待一切,什麼都不怕,我是修正法的,我怕什麼!」

這一次我也意識到了心態上有漏,立即調整。舊勢力因素企圖干擾,時不時就有不正的念頭進來。我用法中悟到的理一個個清除出去。包括去掉歡喜心,怕心,在擺放常人工作與協調推廣神韻草根工作之間關係時衝撞到的私心。我對自己說,我的念頭眾多的神在看著,我是一個修煉多年的大法弟子,我要讓眾神配服,不能讓師父被舊勢力笑話。

這一年的草根協調工作緊湊的強度超越我個人限度,我不僅協調,還堅持與先生同修每周末各一天出去掛門把手,時不時去劇場發材料,以了解社區與劇場的反饋得以在協調工作中作調整。

11月中,經理突然有一天宣布當天發裁員通知。這是第一次真的觸及到我們組,並且要在我們組裁一半人員。這一天結束下班,沒我的事。我知道師父幫我又擋了。可是,那些時日發正念跟不上,晚上發正念基本都困過去。但我也沒有嚴格對待改變狀態。新年回來後上班,又來了第二輪裁員。經理把我叫去辦公室,面部表情惡狠狠的交給我一份60天載員通知,即60天後我如果沒有找到公司的其它工作,就真的沒工作了。

經理的表情讓我明白了,我長期對他的怨恨沒有放下。他對女性員工們工作上苛刻刁難,在我有了孩子之後, 在我生活、工作各方面都極其艱難的情況下對我的工作條件上、項目預算和時間進度上不斷給我極不合理的壓力。一位女同事因為受到他極其不公正的對待去人事部匯報,人事部下來調查了多位員工,我如實將9年來這個經理對待女性員工的違反公司條例的行徑作了回答。人事部與他核實,當然了,被他猜出是誰投的訴,誰提供了證據。當然,真正的心性上的原因,是我對這個經理多年的怨恨一直沒有放下。

師父在《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在整個人類歷史過程中,都是這樣。如果你們不能正確去對待,不能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向內去找,那真的是沒有辦法修。尤其是在這場迫害中,你不能夠升起正念來,反而增加了無數的仇恨。中共邪黨是很壞,不久就一定要淘汰它。可是哪,你們知道什麼是壞人、好人嗎?你心裡裝的是恨、是惡,大家想想這是什麼生命?會表現在行為上,甚至於表現在面像上,人瞅你都是惡的。我不是說一些大法弟子修的不好,修的好的一面就隔開了。只要在人這邊還有你人的東西存在,就有那些不好的東西,就有不好的思想,越到表面表現的越差。師父為什麼給你們講法,就是要告訴你們這些,叫你們明白。」

另外一方面,就是前面提到的我進入這個公司的初衷是為了在常人環境中講真相救眾生。第二個孩子出生之後的最初二年中,我處於疲於奔命的狀態。雖然在大法弟子中我依然努力參與大法的工作,但在公司裡只退守到做好本職工作,沒有在工作環境中如同以往那樣積極開拓講真相的機會了。而我的工作,就是為講真相而存在的,是為大法而來的!在前些年,我努力在公司裡講真相,推廣神韻,小面積,大面積的嘗試。雖然曾經有過多次風波,有時被不懷好意的人誣告,人事部一位經理還找過我談話,但是通過講真相之後都有驚無險的化解了。那些年,公司裁員波動都離的我遠遠的。

我明白了,為什麼這一次裁到我了。是我陷進了常人的恩怨中不能擺正關係,忘了在這個工作環境中大法弟子的使命。

對自己修煉狀態的失望中,我靜下心來審視時局,大法的安排是什麼,看看舊勢力要從中干擾什麼。當時草根工作仍在進行中。而協調mall賣票很快就要開始了。本來就忙到完全超負荷,現在裁員之事又加進來分心,又得去找工作。師父會讓我這麼去分心嗎?不會!60天之後沒工作,那時神韻就剛好到達了,那時也不用忙成這樣了,我卻反而沒工作了,有時間了?最忙時卻插進這個事情,那不是不讓我好好完成這些草根協調工作嗎?讓本地正在進行到一半的草根推廣工作受到衝擊嗎?我看明白了舊勢力的安排,心裡想著我得走師父安排的路呀!我心裡對師父說,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不管邪惡安排什麼,不承認它, 就是不承認它,就是無論如何不承認它!

可是師父安排的路在哪呢?下一步該怎麼走?去人事部申訴我被經理報復而被裁員,讓他們撤銷對我的裁員?因為從常人工作的評估來說,前一年我在全組所有的項目經理中,項目成功評估指數處於第一,我有足夠理由申訴。還是不再分散精力只管找工作?可是在那些年我們公司內部找工作至少得70天以上,何況當時公司內部到處都裁員,要找自己的專業更不好找。還是去別家公司找工作,既能找到合適自己的本行,又容易找?

我雖然看不到師父給我當時在前面安排了如何一條路,但我相信我只需要在目前每一步上以法衡量,按照師父在這一小步上安排的要求走,一步一步都這樣走下去,回頭來再看那就是按照師父安排的完整的路走出了這段迷霧。我漸漸心裡有了底。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那麼作為學員來講,在這場魔難中能夠做到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你就能走過來。那些沒做好的,實質上你不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嗎?承認了你不就好像是它們一夥的嗎?迫害中由於你做的不好,也給學員內部造成了不穩定與迫害的加劇,你不也在推波助流、幫助邪惡嗎?否定它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

我堅定自己的信心能排除干擾,所以不向佛學會負責人請求減少我當時的協調工作量。為本地大法弟子在神韻推廣中的整體穩定,這件事我不向負責人提起,不讓他們操心,也不驚動學員,不在推廣神韻中增加不穩定因素。在多年大法工作協調中,我常常看到在重要的項目進行中,這個學員或那個學員受干擾了,工作、家裡,或消業,或學員矛盾等等,從而不能繼續參與大法工作或根本就一直參與不進來。舊勢力從中拉一個學員出局,就消弱我們整體的一部分力量,也使這個整體受到衝擊。這些情況看到過很多。所以邪惡這個伎倆我看的明白,不能讓它們得逞。我把自己碰到的魔難留在少數二位同修的交流範圍內,不動聲色的繼續做好神韻推廣。

邪惡不就是不讓我有時間協調草根工作嗎?那我就要有更多的時間協調下去!邪惡讓我沒工作而去找工作,那我就要以最短時間排除工作問題!有師父帶著我,就一定能一步一步走過去!

我也看到了,在當時情況下,在本公司根本沒有項目主管的工作招人,我要放下多年的工作經驗,去找與我不相關的其它專業並從頭開始嗎?我看到自己在名利中的掙扎。沒問題呀,我就放下名利心,放下架子,申請不管等級高低的工作。即然來此是為了給這個公司的眾生講真相,一切也都曾是師父開創給我的機會與道路,那麼就應該放下種種心態履行諾言。先生同修很支持,並不要求我去外面其它公司找本專業工作。他和另一位同修給了我很大的勉勵和正念加持,讓我感到身邊同修的輔助,一起在走這條路。先生在一個周末掛門把手的中午時間,趁回家取東西,還特意鼓勵我放下心。

我的孩子同修們也給了我極大的幫助。兒子告訴我他夢境中看到的驚險與脫離險境後天上出現的彩虹。

在那期間,我除了完成草根推廣的協調工作,依舊每周一次出去與同修們掛門。冬天寒冷的溫度與清鮮的空氣使我頭腦非常清醒。一邊掛門一邊發正念,終於把發正念也趕上來了!我用掛門的早上時間邊走邊集中發正念,下午掛門時間邊走邊在手機上收尾下周的協調工作。

就在這當口上,小女兒又出了水痘,需要在家照顧。師父在《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因為你是修煉人了,你才碰到的;因為你是修煉人了,這些事情無論是正面的反應、負面的反應,都是好事。(熱烈鼓掌)因為它是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為你提高而準備的。」果然,壞事變好事,先生請假一週照顧孩子,反而使我有了更多時間有序做好,調整自己。

公司裡一位經理在知道我的情況後,給我指明了不要去人事部申訴,應該立即找工作,並幫助我修改簡歷,他主動向其他經理推薦我。過了二周,本部門另外二位經理在協商之後,把我雇用去了他們組做一個10個月的項目。這樣,前後20天不到的時間,我的工作問題就解決了!  最關鍵的,我手上神韻草根協調工作也一點沒耽誤!

當新的經理在面試後的2個小時之內打電話給我,告知我被雇用時,他說,立即就搬來新的組上班!我首先謝謝他,然後提出新工作一開始的3個星期,我希望申請停薪離職去做義工。他一聽是做神韻義工,說他前一年已經看過。他問我能不能離職短於3周,因為新項目需要我去做。我平和而堅定的回答說,我可以與你商量這三個星期離職從哪一天開始,但時日長短不能商量,就是三個星期。我心裡知道,這麼短時間解決工作問題,是因為師父的安排。我應該履行我的諾言,我不是要有更多的時間做神韻嗎?這個機緣到了,我放棄三個星期的收入,去做神韻推廣。什麼事情能更重要啊?常人不會有想法,常人經理應該輔助大法弟子實現他在大法中的諾言,這是常人經理處在這個位置上的福份。經理一聽我很篤定的口氣,馬上就答應了。讓我在公司網上把申請遞交給人事部,其它一切歸到新組的手續依次到位。

在mall 賣票最關鍵的時段,恰恰是我全職做神韻推廣的三個星期。很高興多了自己一個全職賣票人力。那年在mall裡賣票,是我們地區首次嘗試以本地區人力為主賣票,以外地學員作輔。我知道這對我們地區學員能不能全力而上,擔負起自己對自己地區眾生的責任,有著舉足輕重的意義。師父的法身在看著,眾神在看著,邪惡也在虎視眈眈。而我們一起做到了!  那三個星期,我得以天天賣票,去補足4個mall空缺的時檔。也及時了解了現場賣票情況,對協調人力,培訓新手掌握了切合實際的依據,可以在協調中做到有的放矢。

三週之後,我回去上班。在新的環境中,既工作又講真相。三個月後,上司頒發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獎。這是眾生感謝大法救度的喜悅。

這個項目做完後,我在另一個部門找到了工作。從此以後,我每2~3年換一個新的部門。利用這些新的工作機會,在新的環境中開始新的工作,並給周圍同事講真相,介紹神韻。雖然遇到的挑戰形式不同,有時覺的講真相的環境變的難度越來越大,但我知道,師父給弟子安排的路,一定是越走越寬!

謝謝師尊,謝謝各位同修對我修煉上多年的幫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