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媳婦和娘掉進河裡先救誰」想到的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1月20日】

這句話大陸人幾乎一代代人都在說,也幾乎難倒了一輩輩人,不管問者還是答者,都是站在為私基點上的智慧,體現出的是做人的境界。我想,如果真有這事話,丈夫先去救母親,也許媳婦會活下來,上天會讓他見證行孝和無私出現的奇蹟;如果面對母親生死而不顧去救媳婦,也許媳婦會有更大悲劇在後面等著,上天不會把福報給一個自私和不孝之子。舊宇宙屬性是為私的,這句話是傳統文化留給人的,想突破其中的私很難。

由此我想到,在惡黨對大法迫害的這些年裡,不少同修都遇到過上面類似的問答,比如:有的妻子問丈夫:「你是要大法?還是要我?要我就別修大法,要大法咱們就離婚。」面對這樣絕對的單項選擇題,往往同修很不好回答,不可能放棄大法,又不想離婚,咋辦好?一些同修雖然沒離婚,但家庭魔難很大,原因很多是這個問題促成的。我曾經就面對過這樣問題,妻子一次發火,跟我叫板,我說:「離婚可以,想不讓我修大法,門也沒有。」說了這句話後,雖然沒離婚,但好長時間妻子不理我,傷透心樣子,可能覺得我靠不住,很委屈,這正是舊勢力要達到的效果,由此給你製造一連串家庭魔難。我想,這句話承傳到今天可能就是給大法弟子用的。

從法中我們知道,大法修煉要符合常人狀態,邪惡操作不修煉家人質問你:「要我?還是要大法?」不管咋回答,舊勢力把下面的魔難已經給你擺好了:如果你不放棄大法的話,就等於不要妻子,形式上可能沒離婚,已經有不符合常人狀態之嫌了,已經不符合大法對弟子的要求了,而且,這句話等於給對方心裡紮上一刀,讓對方恨你,讓你家庭魔難不斷,這正是邪惡要達到的效果。邪惡這一招很難意識到,也不好察覺,要發正念剷除這種邪惡安排和干擾,大法給我們很多智慧,站在為他的基點上就不難回答這個問題。

本地還發生幾起這樣事:惡警把大法弟子非法抓到看守所,讓母親、妻子、孩子給同修跪下,然後問同修:「你是要家人?還是要大法?如果要家人,你寫個悔過書馬上回家。如果要大法,就等著判你。」這話能把同修逼到牆角:面對眼前一個個哀求的目光和淚眼,同修不忍心傷害家人,可又知道不能寫悔過書。其實,這種場面不能順著邪惡回答,因為怎麼回答都會讓邪惡抓到把柄:如果你違心的寫了悔過書,正達到了邪惡把你拉下來目地:從此會沒完沒了給你製造魔難。如果在家人哀求和哭訴面前你不動心,也不寫三書,邪惡照樣抓住把柄,它們會操縱人煽動造謠:「練法輪功人無情無義,家人給他們跪著都不轉彎,練邪了呀?」同修回家後,家人和親戚也是冷漠對待你,甚至家庭魔難很大,這是邪惡安排的另一種迫害,這種迫害更複雜和艱難,有的同修就是突破不了這種魔難最後放棄了。

這跟「媳婦和娘掉進河裡先救誰」是一樣的,先救誰?怎麼回答?作為舊宇宙留下這個為私的話題,可從來沒聽說真有這樣的事發生。新宇宙生命屬性是為他的,是不自我的,你站在為她的基點上去回答她,其實也不難。如果妻子問:「你是要我?還是要大法?」可以堂堂正正告訴她:「夫妻是上天賜給的緣份,能不要嗎?離婚是神所不允許的,一個人不要啥也不能不要媳婦,這是人的品行問題。至於大法更得要,為啥要?沒學大法前我身體啥樣?脾氣啥樣?學大法後身體啥樣?脾氣啥樣?你心裡沒數嗎?你讓我做好人還是做壞人?再說了,大法是修神佛的,假如我修成了你的福報知道有多大嗎?假如你干擾我,不讓我修,你的罪有多大你知道嗎?」人人都有佛性,你真的為她好,說的是真心話,平時再理智些,不讓她為你擔心,她能不支持你嗎?舊勢力安排的家庭魔難就會不攻自破。

如果在看守所或監獄惡警問這話,其實正是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也是邪惡丟醜的機會,雖然身在牢籠,但邪不壓正,我們可以堂堂正正跟家人說;我以前啥樣?學大法後啥樣?做真善忍有錯嗎?惡警為什麼用這種損招?為什麼讓你們給我跪著?是要毀了你們……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這個時候就是講真相,講真相能打開家人的心結,也許還能把警察救度了呢,真正達到大法標準要求時,師父什麼都能做,邪惡安排啥也不是,大法弟子遇到的一切都是證實大法和成就自己威德的機會。

個人淺悟,不在法的地方請批評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