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修煉 謝師恩

大陸大法弟子口述 同修整理


【正見網2019年01月31日】

我今年六十七歲,九六年得法。二十二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順利的走到現在。在整個修煉的每一步的前行中,無不浸透著師父的良苦用心。現寫出點滴經歷,與同修分享。

一、師父圓了我的修煉夢

少兒時見到爸爸打坐修佛就心馳神往。九歲時告訴爸爸:「我長大也煉。」爸爸說:「跟我練唄!」我搖頭說:「不的,不練你這個,長大我自己去找!」隨著年齡的增長,修行的念頭也與日俱增。但因九歲時失去了母親,爸常年在外奔波,很少回家,十三歲我就帶著九歲的弟弟獨立生活。整日悶悶不樂,也不知愁啥。

二十一歲時,爸爸給我訂了親,並收了彩禮。我拗不過,吞了百片安眠藥片拒婚。死裡逃生後爸說:「再不逼你了,你自己找對像吧!」其實我不是反對爸爸包辦,我就是從心底裡不想嫁人(總想著修行)。但是對我一個二十多歲的大姑娘來說,已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了,因為爸爸得用給我定親時收人家的彩禮給弟弟定親。修行已成了我的夢。

二十五歲時我結婚了。丈夫是個遊手好閒的人,大錢掙不來,小錢不去掙,有幾個錢就去喝大酒,三十幾歲學會了風流。無望的婚姻驅使我進廟當了虔誠的居士,天天磕一百多個頭,誠心修了兩年也沒覺得咋樣。丈夫依舊我行我素,我依舊鬱鬱寡歡,整日不開心。

廟裡有個居士偷偷告訴我,現在有個李大師在傳功,都說很好。我就像一個跋涉在茫茫原野中的夜行人,猛然看見了光亮,欣喜無比的找到了法輪功的煉功點。屋裡正在放映師父的講法錄像,一進屋就覺得好舒服,師父講的法就像暖暖的清泉,沖刷著我與生俱來的苦悶與抑鬱,頓覺神清氣爽,心胸豁然開朗。那種無以言表的神奇與玄妙讓我意識到這就是我要找的法。於是我就走入了大法修煉。師父圓了我的修煉夢。

學法後,從小落下的凍瘡、偏頭痛、腿疼、痔瘡、心臟病、胃病全好了。我這個從小失去母愛的人,二十多年來第一次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愉悅,發自內心的感恩師父、叩拜師尊。

二、我的生活中只有修煉最重要

走入大法後,「真善忍」的法理使我知道了人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人活著的目地是什麼!師父說:「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1)通過學法我知道了自己以前造業大,今生就苦難多,吃苦受累是在消自己的業,還自己的債,長自己的功。從此能夠包容、諒解丈夫的所為,不再抱怨丈夫。

九九年中共邪黨對大法的迫害開始後,在邪黨的恐怖威脅下丈夫百般阻撓我修煉、做證實法的事,有一次打破了我的頭,還以離婚要挾我。我鄭重的告訴他:「我的生活中只有修煉最重要,誰也擋不住!」在我們夫妻鬧彆扭、家庭不和的情況下,丈夫出軌、另尋新歡,悄然離家出走,那時我婆婆剛去世,兒子才十九歲,這個破散的家象山一樣壓在了我身上。丈夫走了債沒帶走,給我留下了三千元的外債,要債的人上門討債我沒有錢還,就將口糧田賣了還清了丈夫留下的債務。親友們說我傻,我告訴他們,我是修大法的,丈夫不仁我不能不義,他的債我來還,不能讓世人來罵我們,也讓世人看看修大法的是怎樣做人的。

我帶著十九歲的兒子生活了三年,年邁的父親憂慮我,四個姐姐勸說我再組建個家庭。我糾結,眼下的困難和再成家後的煩惱,我知道大法在我心中不可動搖,出於親情我對姐姐們說:「嫁人也行,但必須是支持我煉法輪功的,否則決不再嫁。」她們瞪大眼睛吼我:「你瘋了?!萬不可提法輪功,迫害這麼嚴重,誰敢要你當老婆呀?」我說:「我的生活中只有修煉最重要,沒有這樣的我永不找!」後來還真有一個不僅支持我煉法輪功,還願意接納我兒子的人。當時我的小兒子二十二歲,未婚。因邪惡還在迫害大法,能如此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人,必是善良的有緣人,了解一段時間後與他組建了新的家庭。

三、常念大法好 全家得福報

新組建的家庭是一個大家庭,丈夫有一個兒子、三個女兒,我有兩個兒子,我們一家八口,後來兒女們相繼有了自己的小家,但每逢年節都聚會到我這裡來,其樂融融,他(她)們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並能常念「法輪大法好」,師父的慈悲呵護著我們全家,全家人都得到了福報。

(一)我丈夫原來體弱多病,有嚴重的腎病、心臟病、腦血栓,行走靠輪椅,在師父的加持下他也隨著我聽法、有時也煉煉功,現在他心臟病好了,腦血栓也減輕了自己也能走了,不用輪椅了,早年因服藥太多,腰椎無力,腰坐不直,成四十五度角,現在也好了,完全能直立坐,也不疼。

(二)大女兒及女婿幾次發生車禍,都安然無恙,有一次大女婿開著農村種地用的大五零車,不小心翻到四、五米深的溝裡,車內四人竟然毫髮未傷;三女兒找到了稱心如意的丈夫,不僅家庭經濟條件好,人品也好;我的小兒子也成家立業,媳婦孝順,生意紅火。

四、救人路上步不停

得法後師父改變了我的人生道路,使我有了一個安靜祥和、而又支持我修煉的家庭和丈夫,我沒有理由不做好「三件事」,救人是我的誓約,道路師父都給我鋪好,所以我一有時間就講真相勸三退,從不錯過救人的機會。去市場買菜給賣菜的講,也給買菜的人講,坐公交車跟乘客講,在醫院護理丈夫時,就給同病房的病友及家人講、給護士講、在醫院走廊也跟有緣人講。丈夫在家白天需要護理出不去,我就晚上背上大包真相資料到住宅小區或到鄉下去送發,無論颳風下雨、嚴寒酷暑從來沒有耽誤過。

即時在夢中我也不忘救人。有一次夢見我已故的父親,躺在我身邊,我敢忙喊:「爸,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聽「嘭」的一聲隨著一團煙霧,我爸站起了身,高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騰空飛走了;還有一次夢見我已故的大姐夫的一張大照片,我對著大姐夫的照片喊:「大姐夫快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驟然間大照片後面又出現了層層疊疊的無限延伸的照片,都同時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漸漸隱退去了。

五、幫助魔難中的同修

師父告訴不落下一個同修,因都是師父的親人。我附近有幾位老年同修,有的學法不煉功,有的煉功不學法,不看《明慧週刊》及《正見週刊》。我就逐個去與他們切磋,不僅要學法煉功,也要按時看週刊。

七十八歲的同修A,修煉很謹慎,家中不存資料,每次週刊一到我就先給她送去,她看完後我再送到下一個同修手中,逐個取逐個送,讓她們都能看到週刊,了解當前的正法形勢,跟上正法進程。

我從農村搬到市裡居住,尋找同修,有一常人告訴我他知道一個煉法輪功的,就住在附近。我按照他說的地址找到了同修家,同修的家人把我讓進了屋,一看床上有一個很重的病人,肚子鼓的高高的,眼睛腫的睜不開,不能看東西。床上的同修聽說有同修來看她,她激動的對我說:「謝謝你來看我!我就不信師父不管我!」我愣了一下,原來是同修呀!她向我哭訴:「同修都不管我了,不搭理我,我就不吃藥,我就聽法,我就不信師父不要我!」我也動情了,心想怎麼會這樣,但我知道讓我碰上決非偶然,我決不能放棄同修。我急忙對她說:「這不是師父派我來了嗎!我特意為你來的,我來陪伴你,咱們共同來清除邪惡、走出魔難。」我還告訴她師父講:「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我們一定能堅勝迫害同修肉身的邪惡。

之後我就常去與她一起學法、切磋,給她讀《明慧週刊》中同修的交流文章。同修的悟性也好,思想觀念轉變也挺快,放下了執著自我和怨恨同修的心,她的身體也開始向好的方向轉化。後來我又搬家離開了她,但我們常有聯繫,現在她已經完全康復,又走入了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正法修煉之中。

以上是我得法修煉過程的一些片段,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叩拜師父,合十

註:
(1)《轉法輪》
(2)《洪吟二 <師徒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