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最後越要抓緊修去色慾心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2月07日】

由於邪惡迫害造成原因,本地不少同修處於單身,我發現這部分同修色慾心比較突出,單身跟單身同修接觸中不嚴肅,有的被邪惡抓住把柄綁架迫害,有的出現病業狀態。

有個男同修跟女同修去發資料時,女同修坐在摩托車後座上,說:「真好,有種初戀感覺。」男同修說:「別瞎說,這可不鬧著玩的。」後來這個女同修又跟另一個單身男同修一起做資料,覺得男同修脾氣好,人也厚道,就說:「等我跟我丈夫離婚了,就跟你結婚。」男同修也沒嚴詞拒絕,只是說:「你有孩子和丈夫,得讓他們有個完整家呀?」女同修色慾心已經很重了,如果當時能棒喝她,也許不會出現後來她出去掛條幅時被綁架了。

還有一個單身女同修,曾被勞教過,吃過不少苦,大法事也沒少做,可她身體一難受時,就領著孩子到一個單身男同修家住,睡在客廳沙發上,她跟同修說:「他家場好。」男同修也不拒絕。周圍同修很擔心,勸她:「要不你們結婚,不能這樣,古人都講男女不同居一室」,這太危險呀?」女同修說她沒啥事,也沒色心。可是,不管有事沒事,兩個異性單身同居一室,是修煉人之舉嗎?自己修好自己場一樣強,別外求。這事邪惡要干擾了,很容易把兩人毀了。雖然女同修有意想跟男同修成家,可男同修心裡想的不是她。

有個上班族的單身男同修,在異性同修中挑挑揀揀,這個處幾天,那個處幾天,很輕浮。後來跟一個女同修結婚了,可不到半年又分居了,說合不來。可背地裡又跟另一個女同修聯繫,他問這個女同修:「你要同意,我馬上跟她離婚。」這個男同修學法迷糊,發正念倒掌,警察經常騷擾他,有一次他騎摩托車去看那個女同修,路上撞車,骨折住進醫院。出事後他不告訴妻子,打電話讓那個女同修幫忙,這禍不是自己招來的嗎?

還有個單身女同修,雖然是流離失所,由於本地環境好,吃住同修都能幫助解決,她常去一個老同修家,跟老同修念叨:「幫我找個對像吧?找個對像吧?」老同修想指出她的色慾心,見她流離失所不容易,也就沒說。後來她跟幾個同修說:「我有個夢一直不解?說我在一個倉庫裡(躲藏很苦),裡面有個浴缸(色慾),裡面是密密麻麻紅色小蟲子,不知啥意思?」當時同修也沒悟到是啥意思?後來她被綁架和判刑時,才悟到是點化她的色慾心重。師父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沒做好就會被鑽空子,」(《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單身同修生活不容易,一個人過日子很苦,許多寂寞和難處無法跟別人說,可是大法修煉是開在常人中,跟過去在深山裡寂寞苦修幾百上千年不一樣,那種苦其實我們都經歷過,相比之下,今天的修煉條件和環境不是很寬鬆和幸福嗎?

還有個單身男同修,是老弟子,他想成個家,本地單身女同修也不少,他談了一個又一個,一個也沒成,後來被邪惡綁架。出來後,有個單身女同修馬上去找他。我想,同修應該好好反思自己?別把悔恨帶到永遠。有時候,我看到單身男女同修在一起交流時,缺少正派和威嚴氣,相互間說話很隨便,有的言辭不雅,容易讓人誤解。有的坐在一起挺近,夏天有的女同修把裙子撩的高過膝蓋,裸露大腿。有的男同修去學法小組脫外褲,只穿襯褲,讓常人不解?人有人的形像,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形像,漫天神都在矚目我們,點點滴滴都被宇宙全程攝像,都要留給未來。

還有個女同修在家裡做資料,也常出去撒,丈夫雖不修煉也幫她裝訂和整理,按說已經很了不起了,可她總嫌棄丈夫軟弱無能,常跟丈夫吵架,一吵架就鬧著離婚。她跟另一個男同修說:「咱倆結婚吧?」男同修沒答應,也沒制止,去農村發資料時,她總愛跟那個男同修搭伴兒,一次偶然機會,另一個同修看見了兩人曖昧之舉。後來他們兩人都被綁架和判刑。   

   
我也接觸過幾個單身男同修,真是一臉正氣,跟單身女同修說話時禮貌有節。我還認識一個單身女同修,跟男同修說話時總保持一定距離,從不嘻嘻哈哈,膩膩歪歪,男同修到她家有事說事,沒事不嘮閒嗑,言行舉動真讓人佩服。當然,我不是說單身男女同修不能結婚,也不是說不能在一起交流,我說的是一顆心:一個夠大法標準的心。

這篇文章憋了好長時間才寫,話題敏感,怕傷了同修。我也問過自己:「不寫不行嗎?」可又想:舊宇宙生命是為私的,我能嗎?什麼叫對同修負責?曝光負面現象雖然疼點,可能讓同修提高呀?總比當老好人看同修掉下去好,總比邪惡迫害同修時後悔好?!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