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根本轉變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叢中


【正見網2019年02月06日】

我是一九九七年冬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現今七十八歲。修煉後我的身心發生了很大變化。身體好和心性的提高就不必說了。這裡我只想談談我修煉後人生觀念方面的兩個根本轉變來證實大法的超常和偉大師尊對眾生的洪恩。

一.關於對信神的根本轉變

師父在《轉法輪》第191頁中講:「有些人就固執到這種成度:你一說氣功,他從內心笑話你,他認為你是搞迷信,太可笑了。你一說氣功中的現象,他就覺的你這個人太愚昧。」這就是對我這類人的真實寫照。我修煉前確實就是這樣的人。因為常人的觀念特別重,只相信自己看到的、接觸到的和認識到的那點事。根本不知道常人都是在迷中,都是井底之蛙,看不到大天。

在一九九六年正月的時候,法輪大法傳到我們村。當時在我住所附近,就有二十多人在修煉法輪功。當時在我看來也就是在農閒時節鍛鍊鍛鍊身體而已,有沒啥不好的。到九七年秋收結束後,我看這些人煉的挺來勁的。因閒著沒事,於是我也想了解了解法輪功到底是咋回事。於是就向熟人借來了一本《轉法輪》看了起來。因為我是帶著常人觀念看的,所以看了一遍也沒看出來啥,只是明白了是叫人做好人,不要做壞事,那當然沒錯。但是覺得有些地方說的太玄,不相信。因為閒著沒事,那就再看看吧。又看了一遍也沒啥大的進展。只是覺得做好人是對的,同時明白了善惡有報的道理。於是想再深入看看吧,接著又看了一遍。看完後心想: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是正的,我的本願也是要做一個好人。我對現在社會上一些亂象一直是看不慣的。但是書上說的那些我認為玄的地方是不是真實的得通過實踐來檢驗。反正沒有對人有害的地方,又是在常人中修煉,對生活與工作又沒啥影響。本來我就不抽菸,對酒也沒啥癮。要煉的話就是得著啥也損失不了啥,那就煉煉看看吧。

於是就跟他們一起練起來了,這一煉不要緊。可能我與大法與師父也有著很大的緣分。一發心要修煉師父就管我了。因為我當時就已經是五十六歲的人了,身體各方面都已經在走下坡路了,可是一開始煉功渾身就感覺有勁了,體力就像恢復到年輕時的感覺。直到現在接近八十歲了,體力一直不減當年。我原本有肩周炎,一隻胳膊抬不到位;還有膝關節炎,下雨陰天就疼痛。煉功後不知不覺就好了。從此更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在此之後師父在法中所說的修煉人在煉功中應該出現的各種狀態在我身上陸陸續續都出現了。讓我真正認識師父在法中講的那些當時我認為玄的地方,原來都是真實存在的呀!由此使我不得不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

我這個人有個特點,認準的事總有個堅持勁,能夠持之以恆。師父在《轉法輪》第290頁中講:「真正修煉的人是知道他的輕重的,他會知道珍惜的。」這麼珍貴的大法,又是親身受益者,我當然知道他的輕重。同時我也知道了人生的真諦和來到這個世上的目的。所以我從修煉一開始,二十多年從未鬆懈過,始終一個勁的堅持按照師父教導我們做的:認真學法、煉功、修心性、修好自己;用心發好正念,清除邪惡;廣傳真相,救度眾生在盡力的做著,把大法擺在生活中的首位,踴躍的、樂呵呵的做著,從未把它當成負擔。我也不執著時間。基督教被迫害三百多年才正過來,我們的大法還用那麼長時間嗎?所以我不執著時間。就按照師父教導的三件事認真做好。相信師父一定會有一個讓我們如意的安排。因為從法中我知道了人來世上的真正目的就是要得正法、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與眾生一同返回各自的來源處。

二、對邪黨認識的根本轉變

俗世間有句話:「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們平民百姓雖然沒有能力左右社會形勢,但也總盼望著國家興旺發達,百姓安居樂業。所以我因受邪黨的謊言欺騙,總認為它能夠把祖國治理好,對它寄予很大的希望,致使對它在每次發生危機時,也只是認為它是在摸索前進中的失誤而已,並沒有考慮到它是存心那樣乾的。但是在鄧小平提出「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邪話時我就有了看法。那不是製造兩極分化嗎?一部分人先富,誰先富,只有掌權人能先富。所以隨之就出現了官商勾結,貪官污吏橫行,因此才引起了一九八九年大學生反官搗的場面,本來應該藉此機會收斂一下來緩和一下局勢。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把手無寸鐵、憂國憂民的青年學子動用軍隊像對待敵人一樣給鎮壓了。到今天已經近三十年了也沒人給個說法。另外邪黨在當初提出的所反對的社會亂象的口號。現在在它們身上都充分體現出來了,而且更甚,有過之而無不及。

法輪大法於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師父在中國大陸傳開。到一九九九年只在中國大陸就上億人在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大法是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原則教人修心向善的。師父在《轉法輪》第329-330頁中講:「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大法修煉者都是按照這個原則去做的。對人類社會道德的回升、精神文明建設、治安狀況好轉已經起到了正面的促進作用。在一九九八年底中央派出的調查組得出的結論都公開承認法輪大法對社會、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但是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邪黨卻對上億的大法修煉者發動了血腥的壓迫。從這一刻起我對這個邪黨不只是失去了信心,而是真正看清了它是一個最邪惡的東西。師父在《精進要旨二》〈理性〉中講:「因為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它迫害死數百萬大法修煉人,造成很多家庭破碎,妻離子散,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幼小的孩子成了孤兒。更慘無人道的是活摘大法弟子人體器官賣錢。

自從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使我更進一步的認清了邪黨的真正面目。特別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出來,更使人們明白了它就是舊的宇宙勢力安排的毀滅人類與眾生的魔。

師父在《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講:「因為中共邪黨是反神的,也不叫人信神。無神論本身就罪惡滔天。神造了你,你不承認神?那只能被神淘汰。」。「灌輸邪惡的邪黨的鬥爭哲學,這是反宇宙的,連魔都消滅它。」(《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師父在《二零一四年舊金山講法》中講:「因為舊勢力就是那麼安排的——把它當個小丑,耍完了就消滅它,」

人都說江澤民膽小。我認為它的膽子最大。沒有人敢做的事它敢做:一、縱容手下人「悶聲發大財」。以腐敗治國,造成貪官遍地,無官不貪,歷史罕見。二、出賣國土,邪黨的壞頭頭都不敢做它做了。本身是婊子,還要立牌坊,找庫恩給它立傳。三、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造成器官移植橫禍。明著殺人,天理難容。

說它膽子小是因為自己壞事干多了怕被清算而膽小。

用盡人間的語言,也表達不盡師尊對我們的救度之恩,在此雙手合十叩拜師尊。

以上是我修大法後兩個根本轉變,因層次有限,不符合法處請同修指正。

下面送讀者兩句話:

    緣有線牽
人神即在一念間
登天高梯在眼前
有緣之人快得法
機緣錯過悔無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